【RAM】证人(今日新闻有感)

预警与说明:

cp:莫蒂/杰西卡,莫蒂已成年,瑞克已去世

灵感来源:《rick and morty》第一季第五集,莫蒂被软豆国王猥///亵了

以及近日新闻。写到望远镜的时候还哭了一下下。

希望不萌这个剧的人也可以看懂。



瑞克桑切斯死后的第五年,莫蒂几乎忘记了以前的冒险,银河联邦早就重新接管了地球。不过现在他们的统/治非常现代化,再也没有人需要吃药丸为生,地球人的传统衣食住行方式延续,甚至科技更加发展。

莫蒂和杰西卡在家庆祝结婚一周年。红发女孩是二婚了,但莫蒂不在乎,兜兜转转,他们似乎找到了最稳妥的人生。Jerry始终看不上儿媳,不过反正莫蒂小两口自己住。

一个月前,有地球菜餐厅发生了食客集体食物中毒的事件,联邦紧急关停了这个区里屈指可数的几家地球菜饭馆,一关就是40天。禁/令还没解除,所以想出去庆祝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莫蒂乐得在家亲自下厨,因为杰西卡怀孕了。而为了吸取瑞克的教训,他决定从第一时间起就做个好丈夫、好爸爸。他还记得自己14岁时,和一个外星“充//气/娃//娃”生下孩子,那份幸福感记忆犹新,他把饭菜摆上桌,从抽屉底层掏出一个粉色的晶体:“想不想一起看维度电视台?”

“你还留着那玩意!小心哪天被政//府查了。”杰西卡一边埋怨着,一边去开电视机。

“只要你不举//报我,没人知道!”莫蒂语气宠溺,他把已经显怀的妻子按回椅子上,自己去安装。

 

他在新闻上看见了软豆国王的脸。莫蒂脑子轰了一下,这件事他从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包括杰西卡,包括瑞克。他甚至偶有在夜晚回想起,都觉得可能是自己记忆出现了偏差,那个外星男人的脸在他脑海里早就模糊不堪。

然而他没想到,再见到的时候,他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个人出现在新闻播音员左上角的画框里,在调台的时候,莫蒂只匆匆一瞥,就一秒钟辨认了出来。他存在,那件事也存在,莫蒂忽然觉得已将为人父的他,又退回当年那个哭泣的无助的孩子。

“你怎么了?”杰西卡问。

“我认识的人,上了电视。”莫蒂把声音调大,放下了刀叉。

“呵,那我要看看是谁啦,你能认识很有名的……”

“嘘!”莫蒂的神色已经不太对了。

新闻说,这位当时被奉为民族解放英雄、英年早逝的国王,最近被外//媒爆出生前有组织的猥/亵儿童。但是软豆国现政府对这一怀疑并未积极回应,国际人///权组织还不知道这种“传统”是否仍在持续,因为目前缺乏有力证人,外界也难以介入其中。

“如果有当年的受害者能够站出来指证,会对事态发展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播音员最后呼吁说。然而,在银河联邦的管/制下,维度电视台本来就处于灰/色地/带,有条件使用的人并不多;软豆国虽然不算穷国,但是总人口少,国际影响力弱,两种原因混合,这条新闻本身的曝光度就大大下降了。

指望当地人站出来就更难了,根据莫蒂了解,软豆国是银河联邦里消息较为闭塞的国家之一,这种事应该在国内被强压下来了。更何况,就算这件事被彻底曝光,真的有一条联邦新法,会为早已过了诉讼时效的受害者们讨回公道吗?

他的脑子里转过了无数个“这没什么卵用”的借口,简直比瑞克转的还快,然而莫蒂无法说服自己忘掉这条新闻。见过了的事,没法假装它不存在。

“莫蒂,莫蒂!”杰西卡叫他,“你在想什么?一会儿你的饭都凉了。”她隐隐觉得不对劲,这条新闻的内容,和丈夫的表情,让杰西卡有点慌张。她张罗着想去了热饭菜,然而一条新闻的功夫,饭菜又能凉到哪里去呢?

莫蒂不知道杰西卡会怎么想,她会不会责怪他?因为某种意义上,莫蒂在那么小的时候就“不纯洁”了,那Jerry还有什么资格嫌弃二婚的儿媳配不上自己的儿子?那她这一年来受到的一些不公正和冷嘲热讽,都白受了吗?如果她真的为此发难,莫蒂没有力气争辩。

然而如果他选择作证,那所有人都会知道是他,他会被人/肉出来,哪怕最好的情况下,杰西卡也肯定会知道。可能继承了一些桑切斯家的基因,莫蒂是个性格有点“冷”的人,他没有那么强的同理心,其他的孩子们归根结底他也不认识,而他自以为已经放下这件事很多年了。

当年瑞克都没有帮他,看这操/蛋的银河联邦,用汉堡薯条就收买了人心,人们几乎忘了还能看维度电视台的日子。这世道,谁还帮得了谁呢?

 

“莫蒂,能告诉我今天白天你看到的那个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入睡前,杰西卡小心翼翼地问丈夫,她安慰性的把手放在莫蒂的脖颈。

然而丈夫的反馈却让她心惊。本来背对着她的莫蒂嗖地起身,连带着把被子也拽起,裹住自己,条件反射般往后躲去,以至于直接撞上了床板。莫蒂尴尬地微笑,道着歉,重新握住妻子的手。

“无论发生过什么,我都站在你这边。“杰西卡说,她拉过丈夫的手,按在自己的肚皮上,”为了小小莫蒂,我们得坦诚,我们是一家人。“

他终于哭出来,但仍然是隐忍的,只是滑落了一滴眼泪。他说出来那天在厕所发生的事,莫蒂惊讶地发现,回忆一旦被唤起,那些细节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他记得软豆国王把他推进厕所的第几个隔间,他记得马桶里污秽的味道。

他记得自己被弄脏了裤子,一路上都害怕滑滑他们发现,回家的时候还头一次主动自己洗了衣服,为了掩饰,他洗了全套衣服,而不仅仅是裤子。回想起来,莫蒂觉得自己当时很蠢,只是在公共卫生间蹭脏了而已啊,谁会通过布料上一圈黄色的污渍,就猜测出什么事情来呢?可小时的他却怕得要死,那个人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和外公来冒险,他可以查到自己的头上,仿佛有能看到千里之外的望远镜。

没人帮他,也没人知道。莫蒂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对瑞克始终含着的隐隐的恨意来源何方,他神通广大的外公,宇宙中神一样的存在,没能帮他。而这个人已经离开了他五年,连软豆国王自己都死了,这件事仿佛全球变暖气候下的山顶积雪,缓慢地、但迟早都蒸发掉。

“莫蒂,瑞克他并没有不管你,是他杀了软豆国王!”杰西卡突然说。

“什么?你不要安慰我,他已经去世,我早就适应了没有他的生活,我不会让对他的感觉影响我们现在的。”

“不不,莫蒂,还记得你把毒素莫蒂剥离自身,变成健康莫蒂那一次吗?瑞克为了你,喝醉痛哭了很多次,他一喝多就给我打电话,絮叨了很多你的事。”

“所以……杰西卡,”莫蒂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妻子,除了一头红发,她已经不再那么年轻,但她仿佛回到了少女时期的模样,“你一直都知道?”

“对啊,我一直都知道,既然你不说,我也不问。”杰西卡把丈夫搂在怀里,让他轻轻枕在自己的腹部,“那天瑞克开了一个传送门,你先走后,他在离开前又补了一枪,射死了软豆国王。”

“哦,G……”莫蒂的眼泪突然喷薄而出,他这才知道原来他身边的人,瑞克和杰西卡,都是爱他的。他哭了好久好久,一开始还是趴在妻子身上,然后想起来怕吓到宝宝,就坐起来,把脸埋进蜷起的膝盖。

他一直以为自己过去这道坎儿了,但他并没有,也许永远都不会;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长大,足够坚强,但他有一部分永远被留在那个外星厕所;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孤独的,但他并不是。

杰西卡轻轻抓挠着莫蒂棕色的头发,女性温柔灵巧的手指帮他舒缓着,他渐渐止住了哭泣,刚才周身的寒冷也慢慢褪去了些。他要做爸爸了,虽然他曾发誓自己不会有半点像瑞克桑切斯,但现在,他想做自己儿子的瑞克。他会保护他,甚至做得更好,如果再来类似的情况,他一定会跟着儿子去厕所,不会让他自己去。

“莫蒂,如果你想去做证,就去吧。”杰西卡说,“但问题是,银河联邦管//制了传送枪,你先得找一个正当理由才可以出国……”她的莫蒂有一个瑞克,但还有很多孩子没有瑞克。

“咱家其实,还藏着一把传送枪。”

银河联邦困不住渴望自/由和正义的人。那份至关重要的传送枪制作公式,瑞克桑切斯在死前早就暗暗散播了出去。

 

莫蒂起身去拉紧窗帘,对面已经熄灯的写字楼楼身吊着电子宣传牌,联邦梦的宣传语是天蓝色的,镶了淡黄色的边线,这配色隐藏在雾霾和夜幕中,在电子屏上迟钝麻木地滚动着。

他曾有过一些时刻豪情万丈,甚至在陌生星球的大清洗中搭救不认识的姑娘,也曾不计后果地帮fart逃脱。但瑞克不在的这些年,银河联邦的压抑统/治下,他几乎消解了任何过于浓烈和激动的情绪。

他在卧室打开了传送门,跟妻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深深吻别。他看向又被妻子悄悄摆起的瑞克桑切斯的照片,他们一家人和住在屁/股里的豚鼠种族玩得不亦乐乎,外公的脸离镜头最近,笑得槽牙都露出来,委实不算照的好看。

放心,他只是去作个证,录一份口供,顺利的话天亮就回来,不顺利的话,也应该能赶上周一上班。未来的困难还数不胜数,他小小的努力不过是个撕开巨型遮/羞布的开端。如果是瑞克也许能做的更多、更好吧,莫蒂想,于是他更加不害怕了。

  48 14
评论(14)
热度(48)
  1. 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杏老师 转载了此文字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