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M】《双向暗恋》

cp:眼镜莫蒂x小酷哥莫蒂,无差,be


1
莫蒂远远望见他们一行人,但不确定对方有没有看见自己,所以他不动声色地后退着,准备从小巷的岔路离开。然而他退到了另一个人的怀里,那是一个比他高一头的莫蒂,留着染绿的鸡冠头,有一个鼻钉。这个莫蒂把他揽在胸前,一手扣着他的脖子,一手扣着他的双臂,皮马甲上的装饰链条硌着他的后背。
“抓到你了。”他在莫蒂耳边说,烟味灌进莫蒂的鼻子里。
“放开我!”莫蒂的挣扎忽略不计,他甚至狠狠踩了朋克莫蒂的靴子几脚,但是对方就像根本感觉不到一样不为所动。
“没了他,你能把我们怎么样呢?”朋克莫蒂说,然后冲着远处那帮同样看起来就是混混的莫蒂们喊道:“你们过来,他在这儿!”
那帮莫蒂果然走过来了,为首的那个和朋克莫蒂是情侣发型,只不过没染发,他叫独行者莫蒂,但是实际上身后永远跟着一帮小弟,从来不独行。他冲莫蒂咧嘴笑了,豁了两颗牙,是他早年挑战上一任帮派老大的时候被打掉的。
“我们的小四眼今天没上晚自习啊!”他的嘴巴里全是腐败的味道,莫蒂怀疑他吸毒。他单手摘掉了莫蒂的眼镜,把它折叠起来,递给身旁的手下,那些莫蒂们小心地捧着眼镜传下去。
这是个从莫蒂入学起就持续的游戏,他们会藏起他的眼镜,让他只能像个瞎子一样摸遍整个操场寻找。但他们从不会弄坏它,甚至连划痕都没有。
就像这对鸡冠头兄弟也从不会真伤害小四眼,他们都是些没有瑞克的小混球,对待这些受学校保护的,待分配瑞克的乖莫蒂们,他们的欺凌从不出格,也从未被瑞克老师抓到过把柄。所以眼镜莫蒂只好日复一日忍受他们找麻烦。
“还给我!”莫蒂叫到,他试图去咬独行者莫蒂的手指,但是对方敏捷地躲开了。
“哎呦呦,小四眼变凶了呢,”独行者莫蒂假惺惺地鼓掌笑道,“我忘了,你只和他一起上晚自习,因为那个笨蛋的成绩太差了,总是被留下来,而你呢,每次都陪他到很晚,你可是第一名。”
全校第一和倒数第一玩到一起的事成了尽人皆知的新闻,或者说,绯闻。但实际上,他们只一起过过一夜,那一夜成了莫蒂的最大遗憾。
“他不是笨蛋!他只是有自己的想法。”莫蒂反驳道,他看不清对面莫蒂们的讥笑嘴脸。没人在乎小酷哥的想法,他已经死了。
2
小酷哥,一个转学过来的,数次被瑞克抛弃的莫蒂,他有一半的普通学生面具,也有一半的社会人经验,他与众不同。
莫蒂从没见过这样的同学,小酷哥和学校格格不入,他不穿制服,上课迟到,和老师顶嘴,还数次把可循环标志上的莫蒂头像换成老师瑞克的照片。他成绩很差,但那是因为他经常故意写错答案,以及被扣了太多操行分。他会讲笑话,尤其是关于老师的俏皮话,他发明了好多恶作剧和歌谣,在学校里流传。他带头抵制瑞克老师不合理的作业,拿人形立牌帮助走廊罚站的其他学生逃跑。
所以,小酷哥是个万人迷,学生们都喜欢他。眼镜莫蒂也是这样,他发现小酷哥喜欢把袖子挽到肩膀,整条胳膊都是好看的古铜色,而不像其他男孩子那样,一到夏天就被晒成两截颜色,于是他经常盯着小酷哥肩膀的皮肤看个没完。他还喜欢小酷哥前额的卷发,大概是每天早上都要用卷发棒和吹风机捣鼓半天,深藏不露的精致。
他成了“倾慕者”中的一员,不过不同的是,作为全校第一,眼镜莫蒂不敢表现出来自己对小酷哥的喜欢。在小酷哥上课又讲笑话,其他同学都笑的时候,眼镜莫蒂不笑,但他会把这个笑话记下来,回家看上好几遍。他在周末偷偷卷自己的头发,并且故意错过了这个月的剪发,他想让头发留长一点。他还发现小酷哥的肚子上似乎有一块纹身,他在体育课想尽办法,也没观察到那个纹身到底是什么,但他开始想至少弄个纹身贴什么的。他的成绩也下降了一点儿,因为他开始觉得小酷哥说的那些瑞克不是我们的神之类的话也有道理。
他本来的好朋友,左撇子莫蒂和蜥蜴莫蒂都成了小酷哥的跟班,聊天时候也满口都是小酷哥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别再提他了!”终于有一天,眼镜莫蒂忍无可忍,冲着两个朋友发火。
“我早就发现你看不惯他了!”左撇子莫蒂气呼呼地说,“可他帮我修吐司机,本来只有瑞克才会修,你嫉妒他比你聪明。”
“你怕他要是好好考试,你就不再是全校第一了。”小蜥蜴小声补充道,说完,心虚地看了看左撇子莫蒂,见他端着盛满食物的餐盒离席,就也跟着走了,只留给莫蒂一个难过的眼神和轻轻的摇头。
莫蒂倒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好朋友都看不出来自己喜欢他,那么小酷哥更是不可能知道了。没人知道的恋爱容易失控,莫蒂的心已经都被小酷哥占据了,可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失去朋友后,他一个人放学回家,开始被朋克莫蒂和独行者莫蒂骚扰。
3
上学期刚开学不久,眼镜莫蒂又在找他的眼镜,最后在位于体育馆地下一层的车库的角落里,找到了独行者莫蒂的墨镜盒。他从中拿出自己的眼镜戴上,刚刚站起来,就看见小酷哥正和隔壁班的老师瑞克在一起。
他赶紧蹲下去,再小心翼翼地从车后面探出头,小酷哥有着好看肌肉线条的手臂在瑞克的大手里就变得看起来很纤细了,他被老师拽着推搡进轿车里。眼镜莫蒂看不见车里发生了什么事,但他本能的觉得不对劲,所以他一直藏着,直到小酷哥下车,瑞克老师驾车离开。
小酷哥的那缕卷发乱了,衣服有点皱,手臂上有红色的指印,他拖着脚步往出走,眼镜莫蒂悄悄跟着。但没一会儿,就在小酷哥马上要走出地下车库的时候,他突然回过身来,把没来得及躲藏也无处可藏的莫蒂抓了个现行。
莫蒂被他按在墙上,小酷哥愤怒质问他为什么跟踪自己,眼镜莫蒂哑口无言。但是他的拳头刚扬起,车库里面就亮了,应该是某个瑞克开车出库,狭窄的出口处没有地方避让,于是小酷哥放下拳头,顺势往眼镜莫蒂的身上一靠,他们的脸几乎挨在一起。眼镜莫蒂感觉到小酷哥身上热乎乎的,于是他的心像是被这热浪激到了,烫的猛然一缩,让他一瞬间差点憋过气去。几秒之后,光亮消失,小酷哥飞快起身,拎着眼镜莫蒂,把他拖到体育馆里。
校队在训练,体育馆里噪声嘈杂,眼镜莫蒂没说他看见小酷哥进那辆车,小酷哥也没解释,倒是问了个清楚都是谁在欺负莫蒂。“这就是你最近成绩下降的原因?”他问。
眼镜莫蒂心想你才是这个原因,但他回答说“是”,怯怯地求小酷哥不要再找新的麻烦。
“我去帮你解决旧麻烦,放心,不会有新麻烦了。”小酷哥大大咧咧地保证道。
“或者他们能每周少堵我几次也可以,你能不能帮我和他们商量商量……”
“笨蛋,这种事是可以商量的吗?”
“那你打算怎么帮我?”
“你放学把他们引到车库门口,我偷一辆车,径直开出去撞死他们。”
“呃,请你不要……”
“我在逗你啊!小四眼!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莫蒂想说他讨厌别人叫他小四眼,但是这次心里又分明没有生气。
4
果然从此以后,朋克莫蒂和独行者莫蒂再也没有欺负过眼镜莫蒂,以至于他以为小酷哥真的做了什么过激的事。他甚至去寻找这个小帮派的下落,结果发现是兄弟俩看上了同一个红发姑娘,大打出手,帮派元气大伤。
他们开始一起放学,如果哪科老师又留小酷哥做题,眼镜莫蒂就一直在同一个教室等着他,小酷哥会绕路把眼镜莫蒂送回家。有时候课上,他也会附和小酷哥的笑话,慢慢地,左撇子莫蒂和小蜥蜴又成为了他的朋友,他们四个人经常在一块儿玩。
但谣言也开始传播开来。老师找眼镜莫蒂谈话,但还没谈完,就发现小酷哥在窗外徘徊,等着他一起回家。一出办公室,小酷哥就拉起莫蒂的手,拔腿就跑,走廊两边是看热闹的同学,沿路的起哄声就像进行曲。
他们翘了课,跑去吃冰淇淋。“嗨,你别听他们的,我,我没有喜欢你。”眼镜莫蒂结结巴巴说,嘴巴被冰淇淋冻得生疼,他吃得太快了。
小酷哥愣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复了镇定,他又用满不在乎的口气说:“我当然知道,你看老师们如临大敌的样子,傻逼同学们起哄的样子,而其实我们只是朋友没有早恋,是不是很爽,我们耍到他们了,因为他们自大,神经质,固执……”他从不一口气说这么多,因为这样不酷。
“只要我的成绩不下降,他们就奈何不了我们。”莫蒂说。
“我们的课业就是狗屎,骗子,洗脑手册。”小酷哥突然激动起来。
“你又这么说,那为什么每个人考试成绩都不一样?”
“你想问为什么你是正数第一,我是倒数第一吧!”
“我没那个意思……”
“得了吧小四眼,我一会儿就要伤你的心了,你还在这儿假惺惺什么呢。”小酷哥边说着,边把自己的冰淇淋球儿推给对方吃。
“我没假……”
“听我说,”小酷哥打断了莫蒂的话,他变得很严肃,“瑞克的学校教我们服从,放弃自我,神化瑞克,在这样的地方考分越高,证明奴性越强。所以莫蒂,马上要毕业了,你会被某个瑞克领走,开始你的奴隶生活,我管不着,但我想告诉你,你必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是如果我成绩好,我会有一个对我很好的瑞克,他也不会虐待我什么的。”眼镜莫蒂不太爱听小酷哥说这些,他开始低头吃那份冰淇淋球。这种想法小酷哥平常已经和同学们宣扬过不少了,但是这么严肃而且直指眼镜莫蒂自身,还是头一次。
“你不明白,”小酷哥有点失望,“我不想让你受伤害。”
“我不会的。我会按你说的,如果他要伤害我,我就跑。”眼镜莫蒂笑笑。
“尽量让自己跑得了。”小酷哥说,然后从对方那里挖了一勺冰淇淋,他盯着眼镜莫蒂那两排不齐的小小牙齿,“打不过就咬他!”
然后他们一起笑起来。
5
他们唯一一次一起过夜,是在树林里,四个好朋友一起出去玩,两人分享一个帐篷。离得太近了,眼镜莫蒂有点手足无措,为了找点话题,他提问小酷哥肚子上的纹身是什么。
小酷哥眼睛里都是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你有一次上课打呵欠,伸手把衣服带起来了,我,我正好在看你。”他有点后悔自己开启这个话题,心里拜托小酷哥千万不要发现自己其实是一直在盯着他看。
“如果我给你看了,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左撇子和小蜥蜴也不行。”小酷哥说,“而且,你保证不评价我。”
“我保证。”莫蒂推推眼镜,煞有其事地准备发个誓,到现在为止,气氛都很欢乐。
但是小酷哥没有回应这个梗,他慢慢把上衣撩起来,那里的皮肤光滑和白,跟他的手臂颜色不一样,让眼镜莫蒂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但是所谓的纹身,是一段条形码。气氛凝固了。
小酷哥看着目瞪口呆的眼镜莫蒂,告诉他:“我是被改造过的,这里植入的是戏剧化的人设,所以我才那么愤世嫉俗,到处宣扬莫蒂的自由,瑞克的压迫。这种思想并不是来自我自己,而是瑞克。”
眼镜莫蒂继续目瞪口呆,良久,他才回过神来。他突然发现,原来小酷哥离自己这么近,他那种万人迷的、同时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酷”,不过是植入的性格罢了。
眼镜莫蒂突然就有了自信,他把手放在那处纹身上,另一只手去搂小酷哥的脖子,他的头蹭到帐篷里的小灯泡,灯光摇曳起来,他几乎有点压迫地,把小酷哥拉到自己面前,亲吻他,手从纹身渐渐挪到下体。
小酷哥像是吓到了一样,他拼命挣扎,推开了眼镜莫蒂。“莫蒂,你要干嘛?”他没叫他“小四眼”,他再也没叫过他“小四眼”。
“我喜欢你,从你一来我就喜欢你了,你还帮我解决了朋克莫蒂他们,我们四个成天一块玩,你当着老师的面拉我的手,你也喜欢我,对吗?”
小酷哥拼命摇头,躲着眼镜莫蒂伸过来的手。“你不喜欢我,你只是以前太压抑了。我帮你释放了对瑞克的不满,因为你永远不会真的反抗瑞克。”
“这是你被植入的功能吗?”
“什么?不,当然不是。”小酷哥吃惊地推开眼镜莫蒂,“你果然什么也不懂,莫蒂。”他离开了帐篷,跑进夜色里。
那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6
小酷哥失踪一周后,被宣布死亡,他的学籍被注销,座位换了新人,只有那些俏皮的顺口溜证明他存在过,然而低年级的学生们已经不知道这些顺口溜的来历了。
这是眼镜莫蒂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月了,朋克莫蒂和独行者莫蒂和好,帮派又卷土重来,他们抓到了他,并且意识到那个红头发的婊子就是莫蒂的“男朋友”送过来的离间计。
“他有自己的想法?他能有什么想法?”独行者莫蒂拍拍眼镜莫蒂的脸,说,“这次你不会再见到你的眼镜了。你的毕业考当不了第一了,只能被分配给那种只拿莫蒂当人盾和毒品携带容器的人渣瑞克。”
小酷哥真的有自己的想法吗?眼镜莫蒂犹豫了,他脑子里闪过小酷哥的那些话和做法,没人在乎他说什么,但他仍然要说。如果他有自由意志,他早就应该闭嘴了。但又或者真相应该是:小酷哥不会闭嘴,除非他喜欢的人深深伤害了他。
因为“莫蒂,你什么都不懂”,所以他才再也不想说了。现在,“小四眼”终于懂了。
“我不会参加什么毕业考了!”眼镜莫蒂喊道,“但你也别想弄坏我的眼镜!”
“你还很乐意当小四眼咯?”
我想当他的小四眼,眼镜莫蒂心想。他抬高腿对着独行者莫蒂就是一脚,正踹中对方的私处,又在独行者莫蒂痛的弯腰低头时,再一个踢腿在他的面门。独行者莫蒂嚎叫着抬起头,他的牙又少了一颗。
莫蒂第一次打架,他咬眼前见到的一切肉体,开始是手臂和手腕,之后是小腿和脚踝。他最终还是失去了眼镜。人群散去以后,莫蒂仰面躺在地上,他觉得小酷哥朝着自己走来,他龇龇牙,指着自己染血的嘴巴,说:“你教我的。没用在瑞克身上。”
“用在任何想欺负你的人身上都行。”小酷哥说,他低着头,那缕卷发随着风飘着,衣服也被风吹的掀起来,腹部并没有条形码。
“我不配喜欢你。”眼镜莫蒂说。
“没什么配不配的,小四眼,我也早就喜欢你了,从你很体贴的没有问我那天在停车场发生什么事开始。”
莫蒂想说那是一个误会,他当时确实没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小酷哥已经渐渐变淡了,随着一阵风消失,莫蒂眨眨眼睛,只看见天蓝无云。

  24 2
评论(2)
热度(24)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