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 Before we sense

泪。文笔太好了

念:

一个短小的复健,短篇一发完。并不是故意赶在今天,只是碰巧写完了。


警示:都rps了,当然免不了ooc啊【


可有可无的BGM-Intro






Andrew意识到了。




当长久以来的疲惫与兴奋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情绪洗刷时,Andrew正一手拖着腮,另一只手的指甲一下一下地嗑在杯沿,那是他无意识的小动作。刚刚结束了一轮与片场工作人员们的把酒笑谈,Andrew得以暂时抽身,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Jesse不在他身边,整个世界仿佛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高脚杯内的香槟气泡如同奋不顾身的小美人鱼,在晚宴的流光溢彩中转瞬即逝。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Andrew想。他与Jesse私下里一同抱怨过的长得仿佛无穷无尽的颁奖季,无数的宴会访谈,都一一落下了帷幕。




在这场饯别晚宴的早些时候,或者早在颁奖季接受记者提问的时候Jesse就说过了,“全体制作组人员一起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 ,这或许是我所拥有过的最好的时光,在这之后我们即将分别,投入崭新的工作中去,但我想……”Andrew当时站在他几步远的身后,Jesse的话如同指尖紧握的流沙,带来些微刺痛又很快从指缝中溜走。Andrew并未能够立时把握到刺痛背后的含义,这并不能怪他,整个颁奖季他们的精神都紧绷着,或许他的神经从接到剧本试读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绷紧了,谁知道呢,他有的时候甚至并不真正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偷偷怀疑Jesse也是,然而Jesse的话提醒了他,在他终于闲下来一个人坐在桌边盯着杯中的香槟时,他终于意识到,是时候该与大家分别了,他与Jesse该分别了。




Jesse会同他告别吗?这个问题如同一阵凉风,将Andrew从酒会醺然的气氛中吹醒。他叮叮叩着杯子,突然不敢抬起头寻找Jesse的身影。




当然,他所认识的Jesse是那样一个友善的人,Andrew相信临走之前自己会从Jesse那里收获风趣而又真挚的临别赠言,作为共事了一段时间的同僚,作为一个真诚的朋友,或许还会有一个拥抱。一个拥抱并不为过。




然而Andrew不知道自己是否希望,或许会有那么一种可能,从此刻开始直到晚宴结束,他们都不曾再碰到对方,就这样各自回家。没有说过再见,是不是可以不算离别。




或许Jesse不擅长告别,那样也没关系,反正Andrew自己也说不上擅长。在此之前,他花去了晚宴的所有时间与身边的每一个人碰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类似的台词,哦是的,好的,谢谢,再见。他不希望和Jesse也说这些,但他不知道当Jesse再一次出现在视线里时,自己可以跟他说什么。




是的,伙计我会想念你,我会想念这段美好的时光。好的,我们有空再联系,有机会的话我很愿意再一起聚聚。谢谢,你是一名非常非常优秀的演员,与你一起合作真的非常非常的荣幸愉快。再见……再见。




到了最后一个环节,Andrew突然无法再推进下去。




他曾经和Jesse交换了无数个再见。明天见,我会骑车去楼下接你;回头见,我先回客房换件衬衣;晚安,期待着周末和你一起去看电影......然而这一次,除了再见,Andrew再没有什么后续可以附加。




Andrew突然间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联系或许并没有那么牢固。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Jesse与他就这样不辞而别,Andrew也找不出任何可以抱怨的理由。这样一来,先前Jesse被人匆忙拉走时擦着他耳际说的那句“哦不,谢谢,说实话我宁可要一杯柠檬水”可能就是他们之间最后的交谈了。




Andrew拿起手中的杯子,缓缓地靠向椅背。他能感受到一阵潮水正一点一点升起,慢慢地将他整个人淹没,那些他与Jesse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他们曾拥有过的时光,都浸泡在潮水中,一点点地发胀。Andrew闭上眼睛,试图抓住其中的蛛丝马迹。




* * *




周围充斥着喧嚣的背景音,店内的流行乐、桌椅拖动的声响、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与马路上的喇叭声混杂在一起交织成一个平凡而轻松的周末。


“所以,你怎么看片尾主人公的那段独白?”在兴致勃勃讨论完几处演技方面的细节后,Andrew突然抛出了这个问题。




“你是说,”Jesse放下手中的果汁,偏头看向身旁的Andrew,复述起电影中的台词:“‘爱情在最开始就达到了最好,怎么走都是下坡路。切实的拥有、陪伴和相知相惜,都比不过开始的迷恋、欲望和疯狂想念……’”




他们坐在快餐店的玻璃橱窗前,Jesse的眼睛在冬日阳光的淘洗下呈现出一种更为通透的蓝绿色,犹如童年时视若珍宝的玻璃球。Andrew目不转睛地盯着Jesse,随着他一起轻声默念,“‘我怀念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准许对方进入彼此生命,一切都是未知,却又无限可能。’”他们互相凝视着,笑意默契地攀上两个人的嘴角。




“所以,你相信吗?”




“哈哈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观点,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足够的经验和资格来谈论爱情,不过假设我有的话,我基本上同意这一观点。”




“基本上?”Andrew又忍不住咯咯笑起来,他的眼中像是盛满了枫糖。即使这一观点在他看来有些悲观,但无论Jesse说什么,他总是克制不住地感到喜悦。




“我在想,所谓的最开始就达到最好,或许应该说成:最好的情感永远存在于当事人意识到之前。意识到的那一刻才是走向下坡路的开始。”Jesse的语速逐渐加快,同时短暂阖上了眼睛,那是他陷入思考的标志,“所以衰变并不一定会发生,如果永远意识不到就可以永远将这份情感维持在最好的状态,不用质疑已经拥有的,也无需担忧即将失去的。‘一切都是未知,却又无限可能。’”




Jesse再次念这句台词时与先前有所不同,仿佛一时兴起投入了表演的成分,他的声音如同砂纸摩擦玻璃,直到擦出裂痕,内里压抑的痛苦便趁机逸出。初听之人容易感到不适,然而Andrew却总是被这个声音深深吸引。




“哇哦。”Andrew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只能发出纯粹的感叹。他的大半注意力投放在了话语之外,Jesse的声音,Jesse的嘴唇,Jesse颤动的睫毛。




Jesse睁开眼睛,如梦初醒般眨了眨,“抱歉,我好像走题了。”他重又恢复Andrew熟悉的略带局促的笑容,试图假装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哦,不,不,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我想你说的很好,所以没关系,不用在意。”Andrew试图用他丰富的肢体语言和一个明媚的微笑来增加自己的说服力。他或许成功了,Jesse半真半假地抱怨他不该如此纵容每一个在他面前滔滔不绝的人。




“不过,始终无法察觉到自己的真心也会让人觉得有些悲伤不是吗?”Andrew玩弄着饮料杯里的吸管,视线仍然舍不得离开Jesse。




Jesse这次并没有抬头,少见的有些孩子气地拿薯条戳着番茄酱,从Andrew的角度可以欣赏到他嘴角弯起的温柔。




“但我想,作为当事人他们是幸运的。”








* * *




Andrew回过神来的时候杯中的香槟已经空了,有人在他身边坐下,想同他聊聊他即将参演的那部令人兴奋的超级英雄电影,那是一个Andrew梦寐以求的角色,也确实值得他兴奋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他已经乐此不疲地与许多人分享过他的喜悦与期待了,并相信自己还可以说上几天几夜,但不是现在。在Andrew能够想到该如何开口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瞄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Jesse与他隔着算不上密集的人群,刚好足够Andrew看清他一边倾听身边人谈话一边捏着高脚杯啜饮的样子。他穿着黑色的西装,一边点头一边轻微摇晃,进场前顺手帮他整理过的领带又被他捏得皱巴巴的,然而总体来说看起来依然很好,总是那么的好。




下一秒Jesse突然抬起头,对上了Andrew的视线。他隔着远远的人群向他微笑起来,整个人在灯下散发出柔和的光彩,连时间的齿轮都忍不住暂时停止了转动。




所以这就是全部了,Andrew想。他看到Jesse抬起手来冲他挥了挥,隔着最美好的时光,宛如一个告别。












END.






——————


唉容我申辩一句,虽然全文是从Andrew的角度来写所以看起来有点那啥,但文中他在即将失去的那一刻才意识自己对于Jesse的情感到底是怎样的,他才是比较幸运的那个,所以我对他真的很好!【。


写文真的好难啊,请给我一点反馈吧【走开啦

  21
评论
热度(21)
  1. 独角兽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让人崩溃的文字,每次看都要哭。我不想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放不下这艘幽灵船,但是这个文写出了最贴近真实的...
  2. 杏老师 转载了此文字
    泪。文笔太好了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