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似此星辰非昨夜(二)

rps 真人、真实环境背景

部分时间轴错乱

部分ooc

 

第一部分

 

第一章 第四节

曾经,他们俩都宣称对对方“一见钟情”。

“我第一次遇见你,也是你第一次遇见我。”“多巧啊!”

《社交网络》的剧本试读会是一切的开始。Andrew本来是要演Mark的角色的,但是后来被改成了Eduardo,所以他自认为对Mark的角色也非常了解。然而Jesse开口的时候,Andrew竟然觉得自己仿佛是第一次接触这个角色一样,坐在他对面的年轻男孩让他看到了真正天才的降临人世。

Andrew使用Facebook这个伟大的发明,但是他从来没有觉得扎克伯格是一个天才。Andrew仔细研究过剧本,他知道编剧索金笔下的Mark聪明过人,但是也自负、固执、渴望权利。这些人设和Andrew本身相去甚远,他从感性上很难把这样的Mark看做一个英雄人物。所以事实上,当他得知自己不用再出演Mark的时候委实松了口气。然而,他也从来没有真正想过把Mark当作朋友,尤其是愿意和他并肩奋斗,保护他沉浸在自己的梦想里,由自己去处理一切外在的麻烦,这个程度的朋友。

直到Andrew遇见Jesse,这个小个子的卷发的同龄人,哪怕穿着拖鞋帽衫,驼着背,飞快地语速中夹杂着颤音,也让人不得不想对着他俯首称臣,帮助他实现天下之梦。他感觉这场试读会比他参加过的最疯狂的party还要疯狂,他气血上涌,体内逐渐积累的力量无从释放,活跃的思维产生的电流让他从头麻到脚,他渴望给自己和Jesse的身上装上快进键,把全部剧本飞快地过一遍,他实在是太期待Jesse接下来的表现了。

那一场试读中,Andrew已经分不清自己和Eduardo的界限、Jesse和Mark的界限。我是别人的Eduardo,但我是Jesse的Wardo,这真让人受宠若惊。所以,他带着一种宗教般的惊喜,在朗读结束后主动握手。

事后,Andrew回想Jesse当时一现而逝的惊讶神情,还觉得羞赧不堪,他自己的脸上一定写满了“太棒了!让我们一起来造个Facebook吧!”这样的字眼,伸过去的手上一定还带着汗,握得也太过用力,好像他真觉得自己像Eduardo那么英年才俊,才如此主动热情。而Jesse迅速把神态收回来,好像运用了一部分演员的特长似的,他伸来的手在微微发抖,眼神有一点闪烁不安:“你好,我叫Jesse Eisenberg。”

“我叫Andrew Garfield。”一个抑制不住的、大大的笑容。

与其说对Jesse一见钟情,倒不如说对天才心生敬畏。Andrew自己则像一个布道者那样,肩巨着“让天才的光芒普照世间”的责任。他拉着还没弄清状况的Jesse穿过工作的人群,顺便介绍着:“这是Jesse,他刚才演的Mark棒极了!”

这样的热情让Jesse惊慌失措,他低着头任由Andrew拽着向前,只看得到周围人的腿和手臂,一路念叨着:“哦,不是我,不是我。”一直到了比较安静的地方,Jesse才能够正常说话:“其实你刚才读得也特别好……但是上帝啊,你为什么要拉我游街?”

游街?我的本意是布道……Andrew也刚刚从兴奋中回过神来,他的面前是剧组的一员而已,他刚才的做法太夸张了。Andrew本能地意识到Jesse是那种游离世外的存在,他即便是神,也是不会普度众生的那种。

“我看到你的脸,哦不,你刚才的表演,太激动了,我自己也研究过Mark的部分,但是完全和你不在一个层面上,你让我重新认识了整个剧本。所以我就,你懂的,eureka……”轮到Andrew面红耳赤,他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体内力气迅速溜走,他的自尊心摇摇欲坠。

“被发现新知识的幸福感砸晕了头,是这个意思吧?”Jesse看见对方如此慌乱,他的紧张反而大大缓解了,否则他们就会像相互面对面鞠躬、但是头撞在一起的日本人一样可笑。

“是是是!一见钟情!呃,我是说对于知识。”Andrew需要一个更透气的地方。但他强迫自己站在那面落地窗前,因为确实也没有更透气的所在了。

Andrew西装笔挺,Jesse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服,Andrew个子高,Jesse还把右脚交叉着踩在窗框上,更要抬头看他。他们两个都镇定下来以后,又谈论了一会剧本,Jesse始终谦逊、彬彬有礼,Andrew反而觉得对方的气场更强大,他有一种能让人不得不赞同他观点的能力。

其实,Jesse几乎已经记不起来自己当时说过什么了,他这个角度看上去,Andrew的侧脸倒影在玻璃上,窗外的蓝天作为底色,Jesse觉得他美丽得好像天使。这就是一见钟情吗?Jesse心想,要不然我为什么会觉得视线无法从他英俊又真诚的脸庞上挪开?

从那场Andrew因为激动而絮絮叨叨、磕磕巴巴的谈话中,Jesse感觉到对方的真诚和理解,这在曾经他的生活中是极少见的情况。Jesse的少年时代充满不愉快的记忆,他总是少年老成,格格不入,形单影只,没人愿意听他说那些距离自己的生活、时代、空间都遥远不堪的知识,更谈不上和他深入讨论什么了。

可是Andrew不同,甚至可以说他对Jesse的理解好像伯牙对子期一般精确和敏锐。Jesse的话匣刚开,Andrew就知道他要表达什么意思,Jesse的话锋一转,Andrew就知道他接下来的反转大概什么走向。虽然他们仅仅是在谈论剧本,但是Jesse觉得这个温柔得像鹿一样的年轻人,和自己讨论了前世今生;虽然他们仅仅是在使用自己的名字谈论Mark和Wardo,但是Jesse觉得他已经认识这个热情洋溢的帅气演员很久了。从来没有人愿意这么耐心地听他讲话,更没有人能抓住他每一个或轻或重的古怪笑点。

 第五节

从此,Andrew和Jesse形影不离。Jesse每天载Andrew去片场,他们会在车上聊各种话题,最多还是关于剧本。芬奇给每个演员都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他们必须对当天的戏份有清晰的个人见解。Andrew对此总是非常紧张,因为他经常没有足够深刻或者新颖的想法,会被导演当场问住。而Jesse惶恐的则是当众发言,他经常因为紧张就把话题越带越远,不过这还往往有奇效,讨论会上的所有人都跟着他的话魂游天外,然后灵感迸发。

Andrew不确定是不是剧本的情节影响,才让Jesse的路怒症越来越明显,还是随着他们渐渐熟悉,Jesse懒得隐藏性格中的缺点。一个早上,Andrew本来正在Jesse的车上一边吃饼干一边讲一个关于道具的笑话,突然Jesse开了车窗,比着中指向外面骂了一句脏话。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Andrew已经说出的半截句子碎在了地上没有下文,嘴巴里的饼干被一口吞下,他完全愣住了。

“他并线没提前打灯。”Jesse的两只手都回到了方向盘上,笑容也回到脸上,车窗顺从地升起,Andrew也顺从地说:“恩这种人最讨厌了,多危险!”

这是Andrew没有见过的一面,属于Mark的而不是卷发Jesse的那一面,可他竟然觉得异常性感。这一瞬间的黑暗力量一直蕴藏在Jesse的体内,在片场Mark的面孔上爆发出来,偶尔压抑不住的碎片,则在这样的车水马龙间喷薄而出。

Andrew庆幸自己有足够多的机会,看到Mark的每一面,他已经理解了这个人对未来庞大帝国的深深期待。Mark的所有行为都是指向这唯一单纯的目标,他的天才配得上他的傲慢和冷酷,包括刚才被超车的那一幕所呈现出来的暴躁。这个角色从剧本中走出,从片场上离开,来到了Andrew的生活里,整个拍摄过程中,他可以和Mark朝夕相处,角色就像一座冰山,当他可以近距离观察到冰山在水面之下的部分和每一个侧面时,他就有信心演好镜头前的冰山一角,就像它本属于自己的生活那样简单。这一刻,Andrew爱上了Mark,帝国缔造者,拥有神力的人,他终于觉得自己有足够的情感和能力去扮演Mark唯一的朋友了。

通过后视镜瞥见的Jesse凌厉的眼神,像极了Mark,Andrew也爱上了Jesse,伟大角色的缔造者,同样拥有神力的人。他觉得Jesse身上具有所有天才人物的特征,同时又摒弃了极端的一面,把它们游刃有余得转换成“路怒族”这样的小缺点表现出来。电视上的天才总是具备破坏力,身边的天才把恶魔成功豢养在安全带之下。

第六节

来到片场的时间刚刚好,Jesse开车总是很快。Andrew很想问问他是怎么做到情绪转变如此之快的,但是这样的特质未免太让旁人毛骨悚然了一点,Jesse一定不愿意说,Andrew决定把自己的“讨教”藏在心里,慢慢观察。可是如果不聊点什么,Andrew又害怕这冷场,他本来就是一个温暖的好人,最受不了面面相觑、无话可说,可惜之前的那个笑话已经随着饼干吞掉了,再提起来也就不好笑了,Jesse擅长讲笑话,Andrew不想在他面前显得过分外行。

“我去接水,等我一下。”Jesse结束了Andrew的胡思乱想。他其实是去吃抗抑郁的药了,每天早上应该一起床便吃的,今天差点忘记了,但是就目前和Andrew的关系而言,他还不想告诉对方这样私密的事情。

等他回去就马上开始工作了,他见Andrew已经穿戴整齐,赶忙去换鞋子,虽然只耽搁了一分钟不到,芬奇的脸还是不太好看。接下来是一场需要Jesse不停奔跑的戏,他在导演的要求下来来回回跑了几十次。这并非是有意惩罚他的不守时,Jesse已经习惯了处女座导演的严格要求,不NG个百八十次芬奇是不会罢休的。

Jesse有时候觉得导演很可怜,如果他没有像现在这样功成名就,一定会受到很多的非议和不配合,毕竟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是看不出来芬奇眼中那个层次的细微差别的,他像一个孤独的英雄,守卫着自己艺术品战地,成王败寇。Mark又何尝不是呢,如果Facebook失败了,他对Eduardo的失去岂不是没有意义。也不全没有,他们可能会一起做更长时间的朋友,但是只要Mark的野心还在,他们就不是一路人。

Jesse这样想着,开始下一次奔跑。最后,他终于听见别人告诉他这一条ok了,但眼前的树晃了起来,哦不,是他自己在晃。他赶快扶住树,听见Andrew的声音似乎来自远处,越来越近。Jesse不希望任何人看见他扶着树呕吐的模样,秽物的味道让他难堪,而且吐得停不下来,直到他的手里被塞上一杯水,Andrew果然还是出现在了身边。接着,他拿纸巾给Jesse擦嘴,仿佛Jesse是一个患病的幼儿,自己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地履行职责的父亲。他把一切做得如此顺理成章,对那摊近在咫尺的呕吐物视而不见,这让Jesse的难堪都无从安放了。

Jesse想拿过纸巾来自己擦,却反而握到了Andrew的手。那是他第一次主动碰到Andrew的皮肤,即使Andrew曾经无数次和他勾肩搭背,或者拉起他的手就走了。Jesse的脸上慢慢升腾了红晕,周围还有别的同事,他匆匆忙忙站起来,说了句谢谢就端着杯子赶快逃走了。Andrew有点沮丧,手里还拿着剩下的纸巾,犹豫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追上去。也许是他害羞了吧,毕竟当众呕吐是很不雅的事,对于完美无瑕的天才来说,大概算是件大失误。

而快步走到洗手间的Jesse,把水杯重重放在水池上,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轻轻摸上去,烫烫的,好像言情片里的小女孩子,镜子里的人回忆着刚才Andrew手指的温度,笑容不由自主地浮现,这样的表情让Jesse觉得自己很陌生。“幼稚!”他低声说了一句,手指把笑容搓下来。这时有人进来了,Jesse赶忙转身进了隔间,心口砰砰直跳,好像刚才的小心思能被一个一无所知的陌生员工撞破似的。

第七节

第二天,Andrew刚一上车,就向Jesse亮了亮手中的饭盒:“我做的,你猜是什么?”

“是你的营养便当,让我只能中午一个人去吃盒饭的坏东西。”

“喂,我是说你猜里面有什么!”Andrew已经习惯了Jesse的“机智问答”。

“你爱吃的,放着火腿和生菜,蛋黄酱,英国人无聊的食物品味,和吃剧组盒饭没什么差别。”Jesse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调侃道。

然而并不是的,这是Andrew为他们做的午餐配菜,一大份生菜沙拉。“我们仍然吃工作餐,但是可以两个人分享一份沙拉,我按照网上的食材表做了搭配。”Jesse喜欢素食,但并非严格的素食主义者,Andrew本无需将就他不在沙拉里放肉的。

这样的话,人们就会看见我们从同一个饭盒里分享食物。Jesse有一点担心,对他这样的“微洁癖患者”来说,这算是某种程度上的亲密接触。再加上片场人多嘴杂,假如让Joseph这样的八卦王看见了的话,难免不被酸一酸。

然而,这样微弱的心理斗争,Andrew根本看不出来,而且他就算看出来也不会在乎。中午,两把叉子就不小心叉上了同一片生菜。一瞬间,Jesse脑补了两个人像两只兔子一样飞快地咀嚼菜叶的形象,然后它们的嘴巴就被叶子带着撞在一起,这真暧昧,且更好笑。但Andrew的叉子立马退出战斗,转而叉上了一颗蓝莓,Andrew的冷静应对让Jesse为自己刚才的脑洞大开汗颜了。他只是习惯性地把所有东西都先让给你,习惯性地保护你,甚至习惯性地崇拜你,Jesse,你想要的不能再更多了,他默默想。

“皇帝和皇后在共进午餐吗?” Joseph的声音传来,Jesse又做贼心虚地添了一连串小动作:把叉子放回自己面前的餐巾纸上,假装专心致志地盯着三明治里的酸黄瓜,挠挠头,好像在犹豫从哪里吃下一口,啊不对,手指沾着面包屑不可以挠头,先擦手——咣当一声,餐巾纸被Jesse拿起来的同时,叉子落在地上。

反观Andrew要从容地多:“什么皇帝皇后?”喂,你是在装傻吗,Jesse心想,当然是我们,这家伙下一秒就要提Justin了。

“Facebook帝国的皇帝和皇后呀,Justin现在还没得宠呢吧?”果然。

Andrew一边大笑,一边弯腰捡起叉子:“皇帝在此,还不知道使用敬词呀,他可是个暴君呢!”

 

 

 

  9 2
评论(2)
热度(9)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