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jewnicorn】似此星辰非昨夜(三)

rps 真人、真实环境背景

部分时间轴错乱

部分ooc

 

第二部分

 

 

第一章 第八节

拍摄进度越来越深入,Jesse和Andrew的关系也越来越好,Jesse渐渐放松下来,不再计较Joseph的玩笑话,Andrew的崇拜狂迹象也逐步减轻,这让Jesse大松了一口气,毕竟谦逊到自卑如他,被人成天捧到天边并不是轻松的体验。Andrew对自己的爱在Jesse看来一览无余,他浓烈的表白早就超过了对Jesse演技方面的赞赏,太多的肢体接触也超过直男的范畴。

可是,Jesse不敢表白,他害怕如果他迈出那一步,对方拒绝了的话,连朋友都不能再做,何况电影还没有拍摄完毕,至少这些儿女情长要等到竣工之后。如果是Andrew主动的话呢?Jesse有时候会禁不住这样想,可他其实更怕这样的情况,因为他没想好用怎样的姿态迎接那表白。如果是Jesse,他没有经验,可能会慌乱无措,如果是Mark,大概会冷漠处理,可是对方又会不顾一切、一往而前。Mark和Jesse一样有着禁欲的特质,可是显然Mark才是那个霸道总裁万人迷,Jesse只是一个孤单的小演员、一个傀儡。

这样的想法让Jesse心跳漏了一拍。如果Andrew爱的,始终是Mark而不是Jesse呢?他又要如何分辨?他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不是空穴来风,因为Andrew的表演形式是体验流派的,和自己完全相反,Jesse不太能理解Andrew的感觉,但是他从课堂上学到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理论。如果他现在对自己的关注仅仅是因为移情,那么所谓的暧昧感不过是剧本和社会风气带来的,他们应止步于友情。

下了雨,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Jesse一把抄起帽衫,他不是一个主动型的人,可是如果不找Andrew谈谈,他会溺死在自己的胡思乱想里。Andrew住在这所酒店的同一层,明天的拍摄不需要太多演员,不少人今天没有住,这意味着他的举动被人看见的可能性小了很多。

Jesse站在Andrew的房门前,抬着的手举棋不定。他没有准备好语言,而他紧张起来就会语速加快,讲一些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收场的话,或者说和主题无关的细枝末节,最后戛然而止。他知道自己这个缺点,也不害怕Andrew看到,可是他要说什么呢?你是不是爱我?你还是爱Mark?听上去好像色情狂。Mark是一个只存在于电影里的角色,甚至Jesse都不准备看这电影。而且,Jesse是一个男人,他并不清楚Andrew的性取向。想到这里,Jesse决定还是先回房间,等一切工作都结束以后,将来写封信问他吧。

可是正在他转身要走的瞬间,房门开了,Andrew迎面和他撞上,两个人同时大叫一声。

“你是来找我的吗?”

我需要我的镇定皮筋儿,我需要我的药,我需要一架时光倒流的机器。Jesse张嘴,磕磕绊绊:“呃……没什么事,我……我是以为白天有东西落在你那里,后来想到并没有……所以就没事了……”这个谎话一秒钟以前都没有出现在Jesse脑子里,他就这么顺嘴编了出来。

“Joseph他们在酒吧,他叫我一定去听听,现在有个乐队在表演。一起去看看吗?明天咱俩有工作,不喝酒。”Andrew的话不是编的,但是他淡定的神情是。他早就从猫眼看见Jesse莫名其妙地在他门口徘徊了,直到刚才见Jesse要走,才急忙开门挽留。Andrew庆幸自己呆在一个安全地带,没人知道他刚才在偷窥。

Jesse那么优秀,他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我又能提供给他什么呢? Andrew希望自己如果手里真有Jesse落下的东西就好了。虽然刚才那紧皱的眉头,凌乱破碎的脚步,无意识中跳动的眼皮,都让Jesse看上去只是一个为了某些隐情而进退两难的普通男孩,可Andrew还是觉得自己并没有权利询问他到底是怎样的隐情。以及那隐情,和自己有怎样的关联。

第九节

酒吧非常近,两个人共撑一把伞走过去。Andrew瞥见Jesse脖子上还没完全褪去的红晕,他见过太多次Jesse的紧张,而且这种紧张感当他摇身一变成为自信的、攻击力满满的Mark的时候一扫而空,在对比中显得更为诱人。但是害羞,Andrew还没有见过Jesse害羞,拍戏呕吐那次不算,那应该属于难堪。

Andrew确信Jesse有心思瞒着他,他已经知道Jesse的很多小秘密了,比如他需要吃抗抑郁的药,他焦虑症发作的时候要在手臂套上紧紧的皮筋,他暗恋过中学的一个很孤僻的女同学,而当他终于鼓起勇气问她每天都出现在自己家附近,是不是在跟踪自己的时候,女孩惊讶地说她喂的流浪狗在这里有个窝。

他知道Jesse从来没有恋爱过,他自己也没有什么正经的恋爱经历,他们年纪都不小了,但是在感情方面却还像学生一样青涩。Andrew猜想,Jesse可能像Mark一样对爱情非常迟钝,不同的是,Mark看起来对人类的亲密关系毫无兴趣,而Jesse只是没有碰到合适的人没有经验和体会。

所以,Jesse为什么要害羞呢?除非他暗恋我……别做梦了,他是天才,天才不需要一段凡人的恋爱。Andrew告诫自己接下来要表现得正常一点,把诡异的气氛控制在酒吧之外。

若不是雨虽然不大但是很细密,让Jesse没有不打伞的借口,他早就跳出伞外了。Jesse只暗恋过一个女同学,没有过任何情感经验,可是此刻,近在咫尺的Andrew的每一下呼吸,都让他的每一个毛孔、每一滴血液严阵以待。他知道Andrew是不会俯下身来,在伞下,在细雨中亲吻自己的,可他的身体却做好了准备。幻梦都会破碎,只会让遗憾叠加着对自己懦弱的责备,把理智吞噬,Jesse不能允许发生这样的意外。一切非常态之事,都阻隔在酒吧大门之外吧。

收伞,走入,看见Joseph挥舞着手臂,舞台上唱着古老民族情歌的乐手泪流满面。Jesse听不懂歌词的语言,他只觉得这首歌是关于废弃的盟誓,曾经相爱的两个人在沧海桑田间渐渐疏远,他相信爱情,只是不相信古怪如自己,能得到Andrew的爱。

 第十节

拍砸电脑那场戏的那一天,全组的精神都紧绷着。道具组早就准备好了一整箱的电脑给芬奇毁,服化部门严阵以待因为这场戏看上去会无数次花掉Andrew的眼妆。前一天在更衣室,两个人进行过一场深入讨论,关于每一个动作细节、表情管理。

“Jesse,你有没有遇见过类似的情形?”Andrew一边换下当天的衬衣,一边把话题转到了剧本之外。Jesse看见他毫不避讳地裸露着脊背,身材修长优雅,天生一副贵公子的气质,而且即便是肌肉也线条柔和,他的纯真感真是融合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我吗?我当然是被背叛的那一个,我的生活和Mark这种人没有任何相似。”可能只是光线带来的错觉,Jesse觉得Andrew眼圈发红,他补充道,“也许我也伤害过别人,像Mark这样的不自知的情况下,即便是普通人也可能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对对方造成了什么影响。”

“我有过一个朋友,中学的时候,她是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我是说根据传统意义上的审美,金发碧眼,有点俗气对吧,这样的长相?”

“嗯哼?”Jesse示意他继续说。

“可是她是个机车女,你想象不到吧,以为我只会骑那个滑稽的小摩托?其实我那时候可叛经离道了,我是他们帮派的一员。你想一想,一个长相乖巧的金发妹,带领着一帮荷尔蒙爆棚时期的男孩子和女朋克,她周身有一种分裂的美感。”

“你竟然做过这样的事?我上学的时候,能有人愿意和我共进午餐就谢天谢地了。然后你们怎么样?你爱上了她吗?”

“不,我没有,我并不爱她,恩,是因为一些我自己的原因。”Andrew忽然就慌张了几秒,好像Jesse的问话差点打探出什么来,他顿了顿,“她好像一个明星那样高不可攀,而我竟然成了她的密友,那段时间,我知道她所有私下的一面。她有一次失恋,我们帮她去捉弄了一番那个游泳队的男孩子,好吧说捉弄这个词可能有点轻描淡写,我们都觉得她帅极了,敢爱敢恨,只有我知道她事后趴在我肩头哭的样子。只有我,让她卸下盔甲,只有我,知道那些面对世人的尖刺是怎样也扎伤她自己。”

后来回忆起这段对话,Jesse觉得自己记错了重点,他想象了一下面前这个已经换好自己的衣服,看上去阳光明媚的暖男,几年以前留着散乱的长发,骑上机车去帮女王打架的样子。原来他也有不是那么好脾气的一面嘛。

“她现在什么样?”

“我不知道,我们不再是朋友了。”Andrew垂下眼睛,“这就是我要说的关于背叛的故事。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狗血剧,只是有一天,她交了新的男朋友,我却不是第一个知道的那个人,而且我也不知道是谁取代了我的位置。她好像需要和过去告别,在一场误杀中把我这个属于旧时代的朋友也清除了出去。我眼里的她依然强大自信,可是我再也看不见盔甲之下的样子,也许她就是变了,也许她只是对我屏蔽了一部分信息,我至今也无从知道。”

“Andrew,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我知道,我信你。不管你今后的人生还要经历什么样的阶段,都不会把我划进旧时光的范畴,你是我唯一能想到的绝对不会背叛我的人。”

Andrew想起曾经自问,自己能为Jesse提供什么,他现在有了答案,支持和保护,这是我愿意用全部生命给予Jesse的东西,因为他和机车女不一样,他连盔甲都没有,赤裸裸地孤立于丛林中,周围都是尘土和铁骑。

如果我能保护Jesse,他就不用和这个世界赤身相搏,他就有更多的空间发挥自己的才华,活成他想要的样子,不需要做任何妥协,保持一颗赤子之心,甚至我帮他拒绝一切诱惑,让他能毫发无伤地永远保持现在的样子,我迷恋的样子。Andrew是Jesse的铠甲,Jesse只需安心地当一个软肋。

Jesse有一种错觉,他们在说的话都是海誓山盟。因为他们现在都穿着自己的衣服,虽然他的衣服和Mark也没有太大不同。Mark会抛弃Wardo,而Jesse永远不背叛Andrew。

可是背叛这个词,有太多层含义。

第十一节

这一场戏拍得不算顺利,可能是每个人的期望值都太高了。一遍遍NG,Andrew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强烈程度,Jesse一次次凝视那张写着“I’m CEO ,bitch”的名片,每一遍都让Andrew的心重新痛一次。直到最后尘埃落定的一声cut,Andrew的眼泪才终于流下来。服化组搞错了,他是CFO,他在向自己最好的朋友宣布复仇,支持他做这一切的就剩下最后那些无意义的尊严,他怎么可以哭。

Jesse追着Andrew去更衣室,看见这个敬业的演员把脸埋在手里。“有我在,我一直在。”Jesse挨着他坐下,手抚上他的背。

“Jesse,你昨天说过的,永远永远不要抛下我。如果你也觉得我被落下得太远,我知道你是天才,我跟不上,但是请提前告诉我,给我一次努力赶上的机会。Jesse,我经常不懂你在想什么,我能偷走你的俏皮话,你的双关语,你对剧本的建议,可我偷不走你的未来。我想参与的未来,可我猜不到它将会是什么样子。”

“听着,我……我并不知道我的未来,因为我不是Mark,没有一个Facebook那样的事业等着我。”Jesse并不太会安慰人,而且他还有着“这一次应该是表白吧”的奢望,“我们的未来,就是拍更多的好电影吧,我们在下一部电影里合作,下下一部,今后的每一部。”

“答应我,下一部电影,跟你的经纪人说,我们一起拍。”Andrew的情绪平复了一些,“我能不能以后的工作餐只和你一起吃,我不想理Justin了。”

Jesse笑了,他这是还在戏里呢。

“我要保护Jesse,保护他纯真的心。”后来在宣传期,类似的意思被Andrew当着媒体说了无数次。他帮Jesse缓解被采访紧张的尴尬,帮Jesse解决记者不妥当的问题,在那个西班牙人无聊的科学节目上,把Jesse护在身后。如果当真是一场爆炸,或者一场绑架,或者任何呸呸呸的坏事,Andrew坚信自己仍然不惧怕挡在Jesse的身前。

Jesse给他所有这样的机会,他知道Andrew这样做的时候会心安,会有一种使命达成的感觉。他每一次都微笑倾听Andrew的溢美之词,总说笑话逗得对方哈哈大笑,Jesse不喜欢绝大部分人类的夸张笑脸,Andrew是一个特例,哪怕他仍然觉得Andrew笑起来又皱又丑,却无法抑制自己引发这张帅脸扭曲的冲动。

Andrew总是说要保护Jesse,像小王子保护他的玫瑰花,可Jesse眼里更脆弱的人明明是Andrew,因为他在每一场戏里都毫不设防地把自己剖给人看,不惮于给人们展示他鲜活的却也血淋淋的心。他没有玫瑰的刺,也没有保护罩,就这样把这副伤口撕开的肉身带出片场之外。

他已经不在乎Andrew爱上的是Mark还是Jesse了,他不想让一个虚构的角色成为自身的情敌,我不是Mark,因为我懂你、永不会背叛你,让我来保护你吧,做你的盔甲,如果我足够资格。电影之外,Jesse要给出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结局。

 

 

 

  8 10
评论(10)
热度(8)
  1. 独角兽的小号AlineZ是杏老师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真的特别特别爱自己写的这一部分,说来惭愧,读到的时候总是想哭。。Andrew一直以为自己足够主动,...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