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似此星辰非昨夜(四)

rps 真人、真实环境背景

部分时间轴错乱

部分ooc


第三部分

 

第十二节

他们在电影里的感情结束于一个下雨的傍晚,他们在现实里的感情开始于一个下雨的清晨。十一月份,电影已经结束了全球大部分地区的上映。

在一个庆祝的晚宴上,没有白天的大团媒体以后,Jesse显然放松了不少。那一顿饭,他好像是在拍他们和Justin吃饭的那场戏一样放松,他嘴里跑火车,讲很多一本正经的黄笑话和胡说八道。Andrew满眼都是笑,好像要用目光把Jesse融化成一块小熊糖,然后揣进兜里。

但是到了后半程,Andrew开始担忧,随着这部电影相关的工作越来越少,如果以后都见不到Jesse了,那么人生中是不是就再也没有类似精妙的段子了?拍摄早就完成,Mark活在电影的世界里,和Wardo分崩离析,但Jesse活在现实里,Andrew希望能和他弥补电影世界的遗憾。是不是过分异想天开了?

他的眼神蒙上了一层烟雾,变得忧伤起来,但是周围人只当他是有些成功之后的伤感,倒是Jesse坚定地握了握他的手。你是在说:别担心,我们还会在一起吗?你是在说:我们之间不会这么快结束吗?周围都是人,Andrew不敢问,他静看着Jesse的侧脸,那时候他的腮上还有点婴儿肥,下巴没有这么尖,但是也非常瘦弱,让人有点怀疑那个坚定的有力的握手是不是真的。Jesse的侧脸完美无瑕,Jesse的脸完美无瑕,Jesse完美无瑕,如果这时有人恰好注意到Andrew的目光,一定会淹没在这腻死人的糖浆里。

Andrew开始不停喝酒,沉浸在他的脑内小剧场里,他已经脑补了宴会结束以后,Jesse要怎么解释那一下握手了。他颤抖的声线,躲避的眼神,局促的手势动作,急不可见的红晕,和因为喘不上气而产生的小小的换气声。他会跟我说,嗨,我们接下来一起出去玩一趟吧,终于从处女座芬奇的变态压榨下解脱了,我们去看雪吧,哎你知道有一本书叫《雪国》吗?……而我会傻笑着答应,约定好时间,讨论具体去哪里。

然后,Andrew就醉了。他后来的记忆断断续续,只听得好像是Justin问道:“你们刚才谁灌他了?”后来,Jesse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关切的问:“怎么样?你可以自己走吗?”Andrew对任何外界的交流都无法回应,然后他感觉到Jesse搂着他的腰,把他扶起来,他比Jesse高,一时间让Jesse踉跄了一下,他还感到有点抱歉,用可能早都变形了的声音说sorry,像那种变音器似的。

等Andrew再次睁开眼睛,他歪斜着坐在Jesse房间的沙发上,正被Jesse拿着一块方巾擦脸。太尴尬了,脑补的所有对话都没有发生,自己还是一副贪杯的样子,我们不会去看雪景了,他可能再也不想看见我的脸了。于是Andrew抓住Jesse的手,尽最大可能的清晰、真挚地致歉。

“我帮你收拾干净了,你可以自己脱掉衣服吗,你睡我的床吧。”Jesse不是第一次和Andrew拉手了,可他这次顿了一下,然后神经质的把毛巾叠整齐——明明这是一会还要洗的呢。

“这是你的房间,我们一起在床上睡吧!”如果是平常,Andrew一定不会这么脱口而出的,尤其在他自己都已经感觉到他迷离的双眼和潮红的脸颊,搭配这个句子,是有多暧昧。

然而Jesse拒绝了,他睡了沙发。Andrew非常失望,几乎要不管不顾地再找一个随便的理由把他拉上床,但是冷毛巾的清洁毕竟还是让他清醒了一点,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举动。早上,Andrew在一夜混乱的梦境中醒来,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直到他半睁着眼睛看见客厅沙发上睡着的Jesse,然后Andrew猛然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衣服。他轻手轻脚地起来,在不扰醒Jesse的情况下去浴室拿一身睡衣,赫然看见晾衣绳上搭着他的衣服,难道我昨天吐在自己衣服上了么,Andrew恼火地想。浴室的窗帘没拉,能看到外面细细密密的雨,隔音很好,屋子里听不见雨声。

一时间,Andrew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静,除了Jesse均匀的呼吸声。他蜷在沙发上好像一条小小的金毛,如果他有尾巴,一定也紧紧地卷在腹部。Andrew痴迷了,他悄悄走过去在Jesse的脸颊印下一个吻,然后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迅速转身,可正是这一个转身,睡衣的下摆扫到了Jesse的脸,他醒了。Andrew以为他知道了,现在好像做错事被发现的孩子,赶忙说:“对不起,我刚才不小心……”“哦,弄醒我吧?没事,反正已经天亮了。”

Andrew一直都不知道,那天的吻Jesse到底有没有感觉。

“我说,谢谢你昨晚把我带回来,我喝醉了,真是太丢脸了,给你添麻烦了。”Andrew回忆起自己的意乱情迷,昨天的自己好像一个傻瓜,干什么都冒冒失失的。

“帮我拉开窗帘吧,今天我们要去哪儿?外面是不是挺冷的。”Jesse已经坐起来了,他穿着一个松松垮垮的短袖T当作睡衣,下面还在被子里。

Andrew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向被子下滑去,其实被子足够厚实,根本看不见轮廓,但Andrew还是脑补了Jesse晨勃的样子。俗话说得好,根本停不下来,从昨天开始,他的脑子就一直在想这些事。所以从Jesse的角度看上去,就是Andrew忽然脸一红,几乎是跳着去拉窗帘。

外面下雨了。深秋的雨很冷,但今天下午他们要去一个通告。上映档期后,再来一大波通告,关于这部电影的所有日常工作就收尾了,除了将来如果有颁奖什么的。Andrew害怕下雨,他被这部电影伤到了,也许这回是头一次Jesse牵着Andrew的手做访谈呢。

雨从窗上细密地流下来,屋子里仿佛按了静音键,直到他俩同时说:“我想说……”“你先。”

第十三章

Andrew浑身发烫,觉得自己从耳朵根红到后脚跟,他张了嘴但是想好的表白词卡在了喉咙。

反而是Jesse先说了:“你不喜欢雨天,通告我们踩着时间去吧。我们能在一起呆一个上午。一个上午足够我说完认识你以来,我所有没说出的,呃,情话。”

这算是表白吗?可是一句情话还没有说呢,怎么好像就已经表白过了一样!Andrew觉得天旋地转,本来他就宿醉,而且昨天考虑了一晚上怎么开口,今天好运就像彗星撞地球一样撞上了他!

“我其实不怎么会说情话,要不然,我给你背段台词吧?”Jesse简直是开口跪,刚才的霸道总裁范儿瞬间荡然无存。

可他也不用说了,Andrew吻了上来。他看上去情不自禁,甚至有点气势汹汹地把嘴巴伸过去,好像马上要来个沙发咚一样,可是等唇和唇真的要触碰的时候,Andrew突然犹豫了,好像终于知道了羞涩和矜持是何物。他颤抖地、轻柔地碰了碰Jesse堪称禁欲的薄嘴唇,似乎一时间还不敢直接吻进去。近乡情更怯,Andrew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期待这样的时刻了,他突然不知道头要摆到什么角度,要怎样夹起对方的唇瓣,要不要伸出舌头,会不会显得太色情、不够尊重。可是初吻要怎么做才算正式呢?

Jesse接过他的吻,搂着Andrew的肩膀,自然地变换了姿势,让Andrew处在身下。被子从Jesse的肩头滑落,他下面只穿了一条普通的四角裤。Jesse的吻和他蹩脚的情话完全不是一种风格,他只试探了几秒钟,就霸道地用舌头入侵。对方的嘴巴更厚实一点,也更柔软,Jesse意外地发现Andrew是如此被动和羞赧,舌头几乎不敢动,只会等着Jesse的舌去“勾引”它,才缠绕几毫秒,直到Jesse如此这般地侵略了四次,才勇敢地迎上来。

雨还在下,接吻的声音让Andrew的红晕从耳朵蔓延到脖子都不够,直红到了锁骨。Jesse又吻了那里,才慢慢睁开眼睛。

“这是我第一次吻别人!”Andrew的声音有一点难以置信的惊喜,“和同性!”他补充到。

亲吻嘴唇而不是脸颊,Jesse暗暗想,十几分钟以前你吻醒了我。

“我也是。Andrew,你是我第一个爱的男人。”Jesse的眼里闪着光芒,Andrew分不清有没有泪花存在。

“我们是不是太草率了?你看,我们是在酒店……”Andrew的慌乱还没退去。

“这是因为我们在这边工作,不能住在家里。”

“可是我还穿着浴袍,啊,一个袖子都要掉下来了……”

“这是因为你的衣服昨天洗了。”

“还有你连裤子都没穿……”

“我刚睡醒啊,我为什么要穿着裤子睡觉。”

“还是湿吻……”

“有人规定初吻必须什么样吗?时间强度位置流程?”

……

2010年11月15日,伴随着一场不知道算秋雨还是冬雨,暗恋Andrew一年之后,Jesse向他表了白。

 

 

 

  6 3
评论(3)
热度(6)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