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Poor Liar》一个关于奥斯卡的be短篇

Rps

Be

前部分黑化、严重ooc预警。结尾逆转。

 

短篇一发完。

Andrew在奥斯卡采访时口误说出对Jesse的感情,Jesse去找他……

 

    果不出所料。陪跑。对于这个结果Andrew早就有所准备,能得到提名他已经很开心了。

    从不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向着目标做力所能及的努力,不强求结果,只在乎过程——这是来自第89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获得者Andrew Garfield的鸡汤。

    话虽这么说,比起陪跑来,Andrew更在意的是这个记者使用了“鸡汤”这个词汇。他时刻自我鞭挞的人生信条之一,被轻描淡写成“鸡汤”,还顺带产生了“一个没获奖失败者的精神胜利法”的意味,这真让人不快。

    可是他仍然对着镜头微笑着,这是场直播,他们采访得奖的人,也采访没得奖的人,他不能在这种场合发作,或者粗鲁地直接纠正对方。这算不得虚伪。

    “您接下来的作品是什么呢?据说是一部关于同性恋者的经典话剧?”

    Andrew也不喜欢对方做作的提问方式,但他还是三言两语介绍了一下接下来的工作,结尾补充道:“我想把它献给Jesse。”

    这算过分坦诚。

    头一次见到陪跑的风头压过领奖的,在奥斯卡出柜?对象是另一个曾经的提名人?“奥提夫夫好样的!”这样的头条不容得Jesse不注意到了。

    当时他正随手拿起鞋架上的报纸裹东西,一边干活一边走到摇篮旁边逗孩子。被卷起的报纸上Andrew的脸些许变形,让他觉得有些陌生。六年没见了,虽然短信联系是存在的,哪怕没有联系,对方也应该知道他的孩子刚出生不久吧?这是闹哪一出?

    口误暴露潜意识,Jesse试着分析,凭借对Andrew的了解,他看得出当记者说出鸡汤那个词的时候,Andrew就已经存在不满了,这人太诚实,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后面的话显然是无意识顺嘴。也就是说,在Andrew心里,这话剧他确实是演给Jesse的。

 

    Andrew不强求人生中绝大部分事情,除了Jesse。Eduardo说I’m coming back for everything,但他没带走Mark,在现实里,Andrew也没能带走Jesse。

    当时在出柜问题上,Andrew犹豫了,他知道自己有漂亮的脸,但那却是他一直想摆脱的东西,他想扮演一个男人,而不再是少年,同性恋的身份会成为他进一步的束缚。后来,他扮演医疗兵和神父,把面孔弄上血污和泥巴,终于不再有人说他过分少年气。

    而我行我素的Jesse毫不在意外界的看法和定位,这是一切问题的开始。所以,当人到中年,Andrew终于理解了Jesse在年少时期就洞悉的道理——义无反顾地做自己——的时候,他才知道已经错过一生一世。

    所以《天使在美国》是他的自我救赎,是他在心底默默献给Jesse的迟到表白。可他不小心说了出来。

 

    夜半的敲门声急促,Andrew刚开了个小缝,就见到Jesse拎着背包往里冲。安全链没拉开,对方被弹了回去,骂了句脏话。

    “你怎么来了!”Andrew手忙脚乱地把他让进屋,关上门,“有没有夹到你的手?”

    “赶过来的,还能怎么过来,你都当着全世界人民的面召唤我了。”Jesse穿着长款的呢大衣,里面是一件波点的衬衫,背包颜色花哨,除了脏NB鞋和刚长出来还不长的卷发,Andrew简直要怀疑面前是一个替身。

    “你为什么打扮成这样……你来干嘛……”Andrew突然有点害怕,他觉得这个Jesse好像是另外一个人格,虽然他们很久不见,但是短信还是会发发的,Jesse还是那么在意书写规范,而现在这个人呢,看起来是能把表情图用得风生水起的样子。

    “来谢谢你,帮我提升热度,你知道我太低调了。”Jesse脱掉大衣,背包随手扔在地上,“你还和原来一样,出门自带睡衣。”他抛了个媚眼,这是正常的Jesse最不擅长的动作,他应该把调情变得更像卖萌,而不是现在这样轻车熟路。

    Andrew显然感受到了这个Jesse自带的气场。他并不觉得对方性感,相反,他想逃离,想再也不见他,头一次他后悔对Jesse的表白。

    “小神父,观众上帝们听到了你的祷告,所以把我派来验证你所说过的誓言。”Jesse解开自己衬衣的前三粒扣子,仿佛长途奔波之后太热似的,揪着衣服煽动着,顺便露出一段锁骨,手揽上Andrew的腰,“你还爱我吗?”

    他可能喝醉了?Andrew给眼下的场面寻找借口,是我的错,我提及了旧情,又伤害了他。“你要不早点休息?你宝宝在家有人看吗?”也许提一下小小卷,能让醉汉清醒过来?虽然这样做有点残忍……

    “Anna在看啊,带娃都是她的事。”Jesse满不在乎地说着,踩着后跟脱掉鞋子,兀自蹦上床。

    “你不能这样!Jesse,你得照顾自己的孩子。”Andrew有一种人设崩塌的错觉,他可能真的遇到双重人格发作了?

    “我一直都这样,你曾经毫无怨言,Andrew,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Jesse拍拍床,示意Andrew也上来,他可真是一点都不见外。

 

    曾经不是这样的。Andrew回想,曾经你温柔体贴,像言情片里的偶像男友那样宠溺我,要星星不摘月亮,被索吻就乖乖伸出嘴巴,而手不会乱碰我其他任何地方。我骑着小摩托载你,你紧紧把整个上半身都贴在我背上,你也骑车载我,我伸手往前面乱碰,你还会假装凶巴巴地打掉我的手,然后絮絮叨叨一通交规。我们一起下班,一起上班,一起睡去又一起醒来……

    第一个夜晚,我们本来在你的房间讨论剧本,但是说着说着我就哭了,入戏太深,情不自禁。你慌慌张张地给我拿面纸毛巾,手扶上我的背,我趴在你肩头哭得哽咽,自嘲像个女孩。你说:“Wardo,你不像女孩,你像我的男朋友。”

    你说如果Mark和Eduardo是情侣,Mark依然会创建Facebook,可能晚几年,但它终究会被Mark创造出来。你还说,如果Eduardo分清事业和爱情,早一点哭得像个女孩,而不是强其所难地去找什么广告,他们就不会分道扬镳了。

    你最后说:“Andrew,做我的男朋友吧。”

 

    “那是因为某人当时一脸需要被睡的渴望。”波点衬衫的Jesse玩世不恭地说道,“我为什么不顺水推舟?”

    不,不是这样的。那是一场表白,开启未来的仪式,我们在之前也积累了足够多的情感基础。第一次对于我们的意义,存档在我心里永恒的温柔记忆,不应该被你随意抹去。

    “Jesse,你为什么要来?”质问没说出口,Andrew声音轻柔,叹了口气。

    “因为我后悔和你分开了,你在电视上不是在说需要我吗?所以我就出现了。”Jesse去够床头柜的水瓶,领口开得更大了一点,“而且是晚上出现,白天不能,也不必要。”他补充道。

    “你在暗示恢复关系吗?你已经有孩子了!刚有的!”Andrew崩溃道,他把水递给Jesse,视线从他胸前挪开。

    “看着我!Andrew,你想知道这件衣服下面是什么样子,对不对?第二天一早我就走,Anna还以为我有什么补拍的任务临时出行,她不知道我在哪儿。”

    “我懂了,你并不想恢复关系。”Andrew抿着嘴唇,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在发抖,“你在暗示久别重逢一夜春宵!”

    “我想暗示把酒言欢,可我们没有酒。”Jesse拧开瓶盖,自顾自地碰了Andrew手里的水杯,“Cheers!”

    曾经你做类似的动作,是我在犯困,你坐在我身边,突然在我眼前打出一个响指。Andrew的心痛起来,我们一直没有断了联系啊,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我知道你演过各式各样的坏人,但你本人并不是!”Andrew义正言辞道,“我不知道是你变了,还是我一开始就看错了你。你想出轨,我管不了,但我不允许自己配合你。”

    两个原因里,我希望是后者,哪怕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从第一次开始就不过是片场的浪漫,偶然成型的欢愉,是我套上了爱情的名义,把自己沦陷多年,竟最后发现源头就是个谎言。

    我也不希望是前者,我不希望是你变了,你的赤子之心是当初我爱上的理由,是你跟其他所有人都不同的所在,若你丢了初心,你就不光丢失了我的爱,也丢失了你自己的立身之本。

    我可以不爱你,我可以被欺骗,但你不可以变成你曾经讨厌的样子。Jesse,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有可能两个原因我都占全了呢?”Jesse声音慵懒,但眼神犀利,“我们可以成为那种关系,将来,长期……”

    Andrew愤怒了,他跳下床,一把把Jesse拽起来,把大衣丢给他,把鞋子踢到床边:“穿好!走人!”

    Jesse被他拽得险些摔倒,他歪歪斜斜地保持了平衡,拢了拢自己的领子,神态恢复了尊严:“你还欠我四百比索。去高空滑索那次,你说是我借走你两百,其实应该是你借走我两百,我当时也搞错了,又还了你两百,里外里变成了四百块,比索对美元的汇率,你等我上网搜一下……”

    他快速地絮叨着,不知道是真的想要那钱,还是在拖延时间、没话找话,但Jesse打开手机锁屏的一瞬间,Andrew突然明白了。

    锁屏是Jesse一家三口的合影,他抱着宝宝,三个人都笑得一脸幸福,里面的桌面也是Anna推着婴儿车的照片。

    “你看,这里有汇率计算器……”Jesse还在滑动着屏幕,把手机递到Andrew眼前。

    他打断了关于汇率的话:“Jesse,You poor liar.”

    你深爱自己的家人,否则不会手机的锁屏和桌面全都用的是家庭照片,还可能是因为不知取舍,所以用了两张不一样的。你只是在扮演一个jerk,好让我讨厌你,忘了你,停止爱你这项无望的行为。因为你确认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而我却对你刚才的表演深信不疑。

    我应该早点注意到你无名指戒指的印痕,你一定很多年没有摘下它了,只在敲我门之前才匆匆塞进口袋。

 

    Jesse滑动着屏幕的白皙手指停住了,他抬起头,对视上Andrew的目光,一瞬间切换了神采。

    “你演得太像了。要不是道具出卖了你。”Andrew突然觉得好累好累,他之前的神经太紧绷了,恐惧、对抗、气愤、劝解,夜色已深,困意袭来。

    “我只是想帮你,结束这一切。”Jesse绞着手指,轻咬下唇,“Andrew,六年了,我没等你,可你竟然……”

    “我自愿的。我看过心理医生,但是后来就不去了,如果我能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同时又不打扰他的生活,也不影响我自己的工作,我为什么要去治疗自己呢。”

    “很辛苦吧?”

    “爱从来都不是负担。”Andrew苦笑一下,“哪怕没有回应的爱也不是。”

    “我爱过你,抱歉我之前说了混账话。”Jesse背起背包,半蹲着提鞋子,他始终说话的时候都没敢看着对方的眼睛。他怕如果自己看进Andrew那熟悉的带着爱意和依恋的目光,就再也无法离开这房间。

    “抱歉我刚才相信了你,而你却相信我不会那么做。”Andrew想开口挽留,但他还是只说完了道歉。他不能辜负Jesse的信任,更不能诱惑对方。

    “再见,Andrew!”

    “再见,安全回家以后给我发个短信!”

    “没问题。”

 


  25 25
评论(25)
热度(25)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