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jewnicorn】《有女朋友别忘了请我吃饭》

Rps,be,au+ooc预警。ofc原创角色

短篇6千字,一发完。

设定场景:

Andrew和Jesse是高中同班同学,Anna是比他们大一届的学姐。高中同学聚会,已经和Anna生子的Jesse回忆起曾经Andrew一边暗恋自己,一边帮自己追Anna的往事。

脑洞来源:

歌曲《有女朋友别忘了请我吃饭》;“假如我们13岁相遇”;《get real》第五集;一点点《赎罪》

作者说明:

我心目中的jewnicorn从来就不是单箭头,写成单箭头仅是这个青春故事中情感冲突的设定需要。

 


    高中同学聚会,这一屋子人都三十出头了,久别重逢,大家都喝高了,场面热烈。这让Jesse有点不适应,他握着红酒杯,里面的酒还一口没再动,打开包厢对街的窗子,站在窗前透气。为了场合需要,他穿了休闲西装,现在这身不常穿的衣服让他微微出汗,加剧了他的紧张感。

    这时,有个西服革履的啤酒肚男人,粗声粗气地喊道:“嗨,Jesse!今天你基友怎么没来?”

    “谁?”Jesse转过身,手捏着酒杯,指节发白。

    “还能有谁,Andrew啊!”

    “我不太清楚,我和他不怎么联系。”Jesse的声音很低,他不太想在公开场合谈论Andrew。

    “什么?”觥筹交错的声音太吵,对方表示没听清,一只手在耳后做着手势。

    “我是说,我!和!他!很久!没联系!了!”Jesse不得不大声回喊过去,然后喝了一大口酒,他回忆起高中时光,他和Andrew是同班同学。

 

    “嗨!你的柜子里为什么有我姐姐的照片!”高中教学楼的走廊里,Julie一把推开正从个人储物柜里拿书的Jesse,把柜子侧面用两条胶带纸贴着的一张两寸大小的女孩生活照扯下来拿在手里。

    画面上的女孩不算很漂亮,但是非常有韵味,睫毛弯弯,似笑非笑,正坐在座位上侧头看向窗外,似乎魂游天外。“隔着玻璃从外面照的?偷拍的吧?”

    Jesse长得瘦削白皙,乍一看比Julie更像女孩,甚至个头也比她矮,他赶忙捂住照片上的人像,快速往四下扫了扫,切切诺诺地小声说:“不是偷拍,不算偷拍……”

    “好,那我拿这张照片去问Anna!到时候就真相大白!”

    “别!行行好,不要告诉你姐姐好吗,我承认,是Andrew帮我偷拍的……”Jesse都快哭了,声音打着颤,手和身体也都轻轻发抖,他蜷着身子,双手合十,向Julie一拜再拜。

    “嗬!你们俩好基友真是一丘之狐!”Julie不屑地白了一眼,把照片放进衣兜,“你是想追我姐?”

    是一丘之貉,不是一丘之狐……Jesse是这所高中有名的nerd,这体现在:词汇量比别人大,看的书生僻冷门,成天佝偻着背走路,偶尔直接一头撞别人身上,体育奇差无比,连最“擅长”的篮球都要和初中部的学生们一起玩才不至于成为全队的技术黑洞,上课不听讲写笑点奇怪的段子(这是一次被老师抓包才广为人知的),偏偏成绩总在前五。

    Julie,他的同班同学,一头火红短发,衣服都是黑色的而且充满柳丁元素(不要叫朋克风格,真正的朋克都厌恶这个不伦不类的词!——来自Julie的咆哮),要不是成绩也不错,就会被人误以为是街头小太妹。

    Jesse自从暗恋上比他们大一届的Julie的姐姐Anna以后,就不自觉地躲着Julie,他害怕她,因为她高调、张扬、泼辣,这些品质都让Jesse本能地感觉到不稳定和不安全,更何况他的心思如果被她知道了……

    Jesse不知道Julie会怎么做,他并不了解这样的学生,会打他一顿?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甚至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跟姐姐说一堆他的不切实际的坏话?Jesse觉得最有可能的还是第一种选择:所以他今天做好了被打的准备。

    这个时候说出真话来,Jesse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受难的英雄:Anna女神,哪怕说出我爱你会招来一顿痛殴,我也要义无反顾地献上我的表白!

    “对!我就是喜欢你姐!我要追她!”Jesse没说完就闭上了眼睛,等着Julie的拳头或者是什么别的工具抡上来。

    然而对方却咯咯笑起来。“你?我倒情愿是Andrew!他起码高大帅气,单反玩得溜,还有自己的乐队。虽然你俩谁都配不上我姐,因为你们是一对死基佬。”

    Andrew,Jesse的同班同学,Jesse的铁杆粉丝——Jesse在一个都是nerd组成的诗歌社团里,他们会把自己的诗作印成社刊,每月一期,定价一直在不断降低直到白送,也没有多少读者。

    他和Jesse的画风完全不同,他长相英俊个子高,身体素质好,举手投足都又活力又优雅,成绩中上游,会唱歌,会摄影,体育运动不算精通但是样样玩得转,一度是当届校草。

    可是自从他和Jesse混在一起、形影不离之后,之前邀请他一起打篮球的男孩们都对他敬而远之,而女孩们都把当年追着他请求一起在校园party共舞的花痴经历当作黑历史。

 

    沮丧的Jesse失去了那张照片,还要担惊受怕自己的小心思被Anna知道。放学后,两个人一起回家,他把刚才走廊里和Julie的争执告诉了Andrew。

    “你能不能再帮我偷拍一张……”Jesse低着头走路,脚步拖拖踏踏,在地面上发出摩擦声。

    “我说什么来着,告诉过你好几遍不要心虚、不要心虚,你越躲着她,越引起她的注意和怀疑!现在好了吧,都让人家知道了!”Andrew冲着Jesse站定,腋下夹着课本,带着黑框眼镜,指指点点地数落了一通,他个子更高,所以远看好像老师在训学生一样。

    “那我不要了,你别生气啊。”Jesse嗫嚅着请求原谅。

    “我不是不想帮你拍,我是说,你能不能趁这个机会,干脆向她表白算了?”Andrew的语气恨铁不成钢,“你有你的优势,用你的优势去吸引她。告诉她你每次去找他们班的David,其实都是为了看看她;告诉她你选择和Julie去同一个敬老院做实践活动,是因为Anna会送Julie去,你想多一个机会碰到她;告诉她你的诗歌为她而作……”

    “没人会看我的诗……”

    “我会看,Anna可能也会看!她很文艺,不是吗,这也是她吸引你的地方之一,对吧?文艺女青年,会看诗;Anna,会看Jesse的诗!”

    “好吧,我会表白的,可是万一她不喜欢我呢?人们都喜欢你,不喜欢我这种样子的。”Jesse的自卑由来已久。从小就长得瘦弱、男生女相,偏偏性格还内敛,不懂人情世故,在孩子们都是喜欢抱团欺负人的小恶魔的年龄段,Jesse这样孤僻古怪的小孩可谓受尽折磨,上学对他来说是辛苦的事。直到Andrew坚定地站在他身边。

    Jesse并不知道为什么Andrew在看了他的诗以后,就变成了自己的迷弟,他问过对方,但是Andrew支支吾吾说了一通狗屁不通的诗词鉴赏,最终也没讲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不管他真懂假懂自己的诗,起码身边有个朋友,还是个高颜值高情商的朋友,Jesse很庆幸,因为只要有Andrew在身边,就没有人再敢欺负他了。当然,其他学生会疏远Andrew,会躲着他们,但是没人当面欺负Jesse了,这对Jesse来说就已经足够支撑他完成高中学业了。

    Jesse并不知道Andrew为什么义无反顾放弃校草的头衔,顶着基佬的头衔跟自己耍到一起。扪心自问,Jesse能提供给Andrew什么呢?除了一些跟课本无关的零零碎碎的冷知识,还有推荐详实丰富但是估计对方根本看不下去的书单,还有每月一本诗刊以外的更多的诗歌,Jesse不能给Andrew更多东西了。

    而Andrew给Jesse的不止是一份安全感和保护,还有追女孩的建议。喜欢上Anna的第一时间,Jesse就把自己的怦然心动告诉了Andrew。而这一个月里,Andrew一直充当情感咨询师和恋爱向导。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有的人擅长体育,有的人擅长唱歌跳舞,而你,Jesse,你有文艺的灵魂和聪慧的大脑,利用你的优势去吸引她,扬长避短。”Andrew循循善诱,Jesse频频点头。

    “对,我会写诗,会写段子,会一点吉他和鼓,我还知道黑猩猩的x行为模式!她会崇拜我知道好多小知识对不对?”他们继续走起路来,Jesse笑了,摩拳擦掌,“我可以每天给她送一张写着小知识的卡片!她会好奇是谁懂的这么多!”

    Andrew扶额:“呃,Jesse,第一,你不可以跟女孩讲黑猩猩的x行为,据我所知,他们乱x……”

    “哦哦对,我讲个别的动物,一对一伴侣的那种!有一种鹰……”

    “停停停,Jesse,不要讲x行为!讲点别的,那种毛茸茸的可爱的小动物,怎么筑巢,怎么迁徙……唉我都被你带偏了,说第二点!你可以每天给她送便当、送花,但是不要送小知识卡片!”

    “为什么?”Jesse嘟着嘴,两颊的皮肤细腻,似乎吹弹可破。Andrew的视线停在他的嘴唇上,愣了几秒。

    “啊……你说为什么?没有女孩会喜欢收到黑猩猩怎么性x的卡片!这不浪漫!”

    “那好,我不送写那个的卡片了……”Jesse走到了家,和Andrew告别,“谢谢你的建议,我们明天能不能早点见,合计一下具体怎么表白,你知道的,需要个场合什么的……”

    Andrew同意了,他看着Jesse走进家,关上门,才继续往自己家走去。

 

    “Jesse!给我看看你儿子的照片!”Jesse的回忆被打断了。当年的班花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也结婚了,没像小时候宣称的那样会嫁入豪门,普通的婚姻,也刚生了宝宝,看上去有点疲惫和老气。

    “哦,在我手机里,你等下。”Jesse滑动照片,儿子各种哭、笑、吃手、喝奶的样子充斥屏幕,直到滑到新的一张上面,妈妈一手抱着小小卷,一手抱着Jesse,Jesse另一只手在自拍。

    “哈?你的妻子是Anna?”班花惊叫道,招呼着其他人,“快别喝了你们,Jesse的儿子是和Anna生的!初恋结婚生子!”

    “牛!逼!”

    Jesse被敬酒的同学们淹没了,他仍然紧张,但是提到妻儿还是很自豪,所以斜着嘴角轻笑,一口把红酒饮尽。

 

    “Anna,我可以追你吗?”“Anna,我喜欢你!我可以和你交往吗?”“Anna,我想和你约会,你晚上有空吗?”

    “哦,这都太正式了、太蠢了!”Jesse对Andrew摇着头,他们正在排练表白的话。

    “正式点显得你尊重她,这样挺好的啊!”Andrew笑着安慰,一只手搂过Jesse,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则胡噜了一把他的卷发。

    “别把我头发弄乱了!”Jesse嗖地抽身而退,赶紧理着头发,“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正式的时候英俊倜傥,我正式的时候就像一个模仿言情片的搞笑小丑!”

    “你也很英俊,Jesse,她不会觉得你可笑。”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理解我!”Jesse气鼓鼓地说,“全学校只有你一个人觉得我英俊,那就是说我并不英俊,全学校只有你一个人觉得我的诗歌写得好,那就是说我写得并不好!你的鼓励没有意义!”

    “Jesse,你在我眼里是完美的……”Andrew不明白为什么Jesse忽然就生气了,可能是对方为了表白的事太过紧张了吧,他试图缓和气氛,但是没什么用。

    “Andrew,如果你问什么才是完美,我眼里的Anna就是完美!我不完美!也只有你眼里的我才是完美的……”Jesse说着说着停了下来。有什么小心翼翼隐藏的东西,忽然被魔术师大手一挥,罩布揭开。Andrew的心第一次暴晒在阳光之下。

    过了好一会,“你……喜欢我?”Jesse才问道。

 

    Andrew没回话,他向前跑去,逃避了尴尬的场面。他总是嘲笑Jesse暗恋Anna一个月了还没有表白,而他自己呢?自从高中分在一个班里,他就对Jesse一见钟情,他所做过的最大胆的事,就是拿了一本诗刊,跟Jesse说喜欢他的诗,借此和梦中情人搭上了话。

    Jesse本来可以不成为同学们口中的nerd,因为他并不算什么表面意义上的好孩子,比如说,Jesse喜欢在课堂上画画、写段子,他从来都不是那种正襟危坐好好听讲,争先恐后举手发言的学霸。他太聪明了,以至于他只要花一半的时间在课堂上就足够完成学业,剩下的一半时间,他画或者写自己的故事。

    然而他并没有利用这一点和其他伙伴打成一片,相反,Jesse开口闭口都是诗词歌赋、引经据典,还酷爱纠正别人错误的语法和单词,这让他逐渐被其他孩子们孤立。

    Andrew心疼他,发誓要保护他,让他的这份坦诚永远保持下去,有他为Jesse遮风挡雨,Jesse就不需要为迎合世界而改变自己一分一毫。

    有一次在Jesse的宿舍,Andrew问Jesse他创作的是个什么故事。

    “有很多,你想听哪一个?”Jesse耸耸肩,放下手中的笔。

    Andrew斜坐在他的书桌上,听到这话,瞪大了眼睛:“什么?不止一个?你这么高产吗?”

    “段子有好多,但画是一个系列,主角是火箭猴,一个反传统的超级英雄,他为了拯救自己的星球来到地球寻求能源合作,发生了一些冒险故事。”

    “哇,好棒!他有什么原型吗?比如你是模仿某个漫画?”Andrew跳下桌子,和Jesse并排,他弯着腰,一手撑在桌子上,一手撑在Jesse的椅子靠背上。

    “唔,我不看漫画,但是如果说原型,可能是我自己……我希望能人生多一些冒险,现在我却被拘束在校园里,连带着你一起忍受流言蜚语……”

    Jesse说着说着便转过头来,没想到正撞上了Andrew的脸,他们刚才离得太近了。亲到哪里了?Andrew慌乱地飞速直起身子,以至于谁也没太感觉出来具体的位置。

    那是Andrew距离Jesse最近的一次。而此刻的Andrew正朝着相反的方向飞奔,把Jesse远远甩在后面。

 

    “讲讲你们怎么在一起的吧!”穿西装的胖子提议道,“她比咱们大一届,你竟然喜欢学姐!而且竟然相好这么多年!”

    “你看看你,中学英语就垫底,现在还是这样!什么叫相好,人家是青梅竹马,终成眷属!”班花笑着给了那同学一拳。

    “啊,我说不好,我都记不太清了……”Jesse一脸羞涩,推脱着。他并非记不清,只是不擅长在公共场合讲自己的私事。

    “你不讲没事,Julie知道,对吧?”班花回过头,朝着一直没参与进来的穿着一身淡黄色连衣裙的Julie说道,“你变化也不小!你也真是的,原来Jesse是你姐夫,刚才你俩也不说话!”

    Julie故意装作和Jesse不熟,是因为她怕同学们提起Anna和Jesse这茬来,到时候势必要怀旧,而当时的自己在Jesse和Anna之间没少作梗,突然被班花这么一问,她尴尬地愣在原地。

    Jesse解救了她:“还是我讲吧,她哪儿知道那么多呀!”

 

    Andrew那天跑开之后,Jesse还是按照原计划去表白了,他趁着在敬老院实践的机会,叫住了送完妹妹准备离开的Anna。

    “Anna,我们以后能多交流吗?”这个措辞是他能想到的,介于Andrew式正式和Jesse式怪异之间的说法。

    Anna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她是个能给人强烈亲切感和安全感的人,后者正是Jesse最渴求的情感。“好啊,你想聊什么?要不晚上我接上Julie你们俩,去我家吃饭?”

    去她家?有幸见到她的闺房?这也来得太快了吧,Jesse头脑发晕,先前准备好的节奏全乱掉了。“我想这……太唐突……那个……”Jesse挠着头,声音焦虑不堪,“我的画,给你看!”他索性把随身带的小本子塞到Anna手里,然后就一溜烟跑了。

    而晚上回到家,Jesse打开另一个本子准备记段子的时候,发出一声尖叫:他给错本子了,他留下了画着火箭猴故事的本子,把那个记录类似黑猩猩x生活的段子本儿给了Anna!

    同一时刻,Julie打开姐姐放在桌上的小本——“啊!Jesse是个死变态!”

    Jesse此时火急火燎地给Andrew打电话:“Andrew,你得帮我,我告诉你我对Anna做了一件特别蠢的事!”他一紧张就翘兰花指,整个身体抖得好像碰碰车,这动作总被Andrew笑话。

    但Andrew现在想象的并非只有Jesse的手指,还有Anna的脸。他强吻她了?他摸了她哪里?Andrew脑海中飞快闪过类似的景象,然后唰地按下挂断键。拜托,我不想再听见你和Anna的任何事了,我比她认识你更早!一旦暗恋被揭穿,他之前所有的心理防线也随着功亏一篑。

    Jesse只觉得自己吃了闭门羹,他竟然吃醋了!Jesse满脑子都是送错的小本,现在根本没心情考虑Andrew的感受。

    而从此Julie就成了拆散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坏家长。

 

    以及从此,Andrew和Jesse不再形影不离,但是正值考大学的关键时期,学生们都各有各的心思,他们关系的变化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关注。

    这让Andrew松了口气,又过了一段时间,尴尬逐渐消散了,他们几乎要能回到以前的亲密状态。直到有一天,Jesse宣布了和Anna正式成为情侣。

    原来,那天Anna看了Jesse的段子,觉得颇为有趣,一个小处男从他的角度去看待性,而且还变成了好玩的笑话,有一种独特的讽刺感。Anna曾经读过Jesse的诗,没想到这个男孩还会写各种各样的文体,知道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小知识,就对他愈发感兴趣了。

    于是,顾不得Julie每天文武双全的阻挠(文:给姐姐讲Jesse和Andrew疑似是gay的黑历史,武:威胁Jesse要打他),Anna和Jesse开始约会。

    古今中外的爱情都有一个特质,当遇到外部阻碍的时候,这两个人反而会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一致对外,情感关系迅速升温,所以当时年少的Julie歪打正着,充当了一个“反传统月老”。

    当Jesse拉着Anna的手出现在Andrew面前的时候,Andrew知道,他们的关系不可能再回去了。

    “你还记得我跟你约定过吗,”Andrew站在这对年轻情侣的对面,尽量保持自己最好看的姿态,“有女朋友别忘了请我吃饭。”

    Jesse乖乖提出了邀请,但是Andrew把这顿饭欠着,直到毕业三个人才坐在一起,顺便也是散伙饭了。

 

    而立之年的Jesse环顾四周,刚才同学们听浪漫故事听得心满意足,现在人人脸上的笑意还没有褪去,面对这么多张微笑的面孔,Jesse的恐慌感又回来了。

    人群如此熟悉,他觉得自己又置身高中,孤立无援,他开始寻找Andrew,每一次他都能找到对方的视线,坚定地、令人安心地,给Jesse增加一层保护壳。而现在他形单影只,目之所及,没有任何Andrew可能出现的意思。

    Jesse想到那次是他和Andrew的最后一顿饭,Andrew说:“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并不真的能读懂你的诗,但是Anna懂。好好爱她。”


  16 18
评论(18)
热度(16)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