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jewnicorn】《不温暖的尸体》3

Rps,au

卷的人设仍然是攻(丈夫),但是这一章里有他差点被rape的情节,请自行斟酌谨慎阅读。

去掉了第一更的第一人称写法,和第二更的双视角写法。就是普通的上帝视角了。

继续毁容梗预警。但是会复原的,已经想好剧情了。


    不过,Jesse没有太多时间思考面前这只丧尸熟悉的眼神来源何处,他对那只已经不再吐口水的丧尸更感兴趣。

    “我叫你A,好吗?”Jesse拿着本和笔,慢慢靠近了“A”。

    Allen瞬间脱离了和Andrew的“交谈”,食物的味道仍然吸引着他。但是他的动作比之前温柔了不少,Allen向着笼外伸出手,嘴里呼噜呼噜地哼着。

    Jesse被他那伸手的动作吓了一跳,他本能地往后跳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镇定:“你需要吃的,对不对?”Jesse的实验室有人肉,那是他亲自囤的,因为他本以为自己将会有很多样本可以饲养。于是,Allen得到了一条胳膊。

    这让Andrew不由自主地也嫉妒起来,幸好很快,他们每个人都得到了人体的某一部分。Andrew有些迟疑,在Jesse面前大快朵颐是很耻辱的事,但是这个念头只是闪过了几秒,所以从Jesse的视角来看,就是这只特立独行的丧尸呆望了自己一瞬,然后低下头用獠牙撕开皮肤,献血溅在脸上。

 

    Jesse有过类似的体验,那是他参与的一场胃部的手术,小动脉破了一条,血飙到他的护目镜上,好像被人泼了油漆,立马眼前一片红色,当时Jesse就尖叫起来。他后来给Andrew讲过这个故事,Andrew信誓旦旦地说,如果换成是他就绝对不害怕。

    Jesse从小就是一个胆小的人,而他却选择了医生的行业,真是命运的讽刺,但是后来他凭借出色的实验室研究,让自己变成医学院最年轻的教授,离手术台逐渐遥远。喜欢理论,却恐惧实践,Jesse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医生。现在,他甚至不是一个合格的军医,因为Aline认为的人类-丧尸战役中的军医的职责,应该是给那些被咬的同胞头上来一枪,避免他们尸变成新的敌人。但Jesse连枪都不碰。

    一次小规模战斗中,Jesse举着棒球棍上战场,在Aline被丧尸从身后偷袭的千钧一发之际,他却无法远距离直接开枪了结,只能站在原地蹦跳着大叫提醒Aline。从此,Jesse成为了“差点杀死女王”的人,千夫所指。他不用再上前线了,哪怕人类开始反攻、双方力量悬殊的时候,其他人也不愿意用他,Jesse又过回了丧尸爆发前那种孤单的日子。

    即便后来身边有了Andrew,Jesse仍然感到孤单,比如说,Jesse期待对方给点安慰和肯定的时候,Andrew却说“换成是我就绝对不害怕”。Jesse后来知道,Andrew也会害怕,那一天,他跌跌撞撞地回家,一进门就瘫倒在地。

    Jesse看见他的脸上都是血,身上的衣服也像在血里浸泡过一样,他滑下来摔倒在地上之前,把大门的门板也染上一道红色。Jesse让Andrew直接躺在地板上,一边检查他有没有受伤,一边问他发生了什么。

    Jesse的手一直在抖,Andrew整个人都一直在抖,他们一起哆哆嗦嗦,看起来好像地板通了电似的。事后想来,Jesse觉得当天的他们都很滑稽,可是这么个滑稽的形象,就是他们留给对方最后的模样了。

 

    Jesse等着丧尸们都吃完饭,开始收拾残局,他接水管冲洗地面的血迹,把冷藏柜藏好,一切收拾回本来的样子以后,他才叫帮手来,帮他麻醉另外那只女丧尸,也给她注射了药剂。

    他不想放弃和Allen交流的希望,这一次他放下了笔本,拿了个小凳子和Allen面对面坐着。吃完东西的Allen温顺了许多,他开口对Jesse说“Allen”。但是Jesse听不懂,他只是随便闲聊:“我叫Jesse。”

    Allen却露出惊讶的表情,他慢慢转头看了看Andrew,又看了看Jesse。Andrew倒是知道了,同类和自己一样,也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只不过人类听不懂他们的语言。Andrew想解释说Jesse不是他自己的名字,但是他不知道丧尸的语言怎么表达。

    这真让人沮丧:当你很久没有和别人对话过的时候,简单的两个名字也能让人满足,但是你很快就会想要更多,渴望言语在内容上的沟通。但是丧尸的历史太短暂了,他们还没有进化出沟通的能力。

    Jesse狐疑地看着面前两只丧尸的各种眼神动作,他觉得自己的药剂起作用了,A明明是敌人,又脏又臭,身上的血迹在渐渐凝固成不知道第几层,但是他似乎又拥有智能。Jesse带着板凳走到房间另一个角落关押的对照组丧尸的面前,他们两只也一样进食过了,但是反应完全不同,见到Jesse走近,仍然立马做出攻击的动作,被笼子重重地弹回去。等女丧尸醒来,再观察她的反馈,哪怕没有多少样本容量,Jesse也大胆猜测自己这一次成功了。药剂会让他们恢复理性,但是效果缓慢,进一步具体的参数可以从A和女丧尸这边得到。

    但是那个清清秀秀的,Jesse搞不懂他。Jesse面对他的时候有异样的感觉,以至于他更搞不懂自己。他当时害怕药剂有问题,会直接害死丧尸,所以没敢给这一只注射,换句话说,他担忧自己的样本,不愿意让样本冒风险。可是样本就是拿来冒风险的。

    Jesse失了神,以至于这一次面对笼中丧尸的撞击,都没有像之前那样条件反射地后跳。他转过头去,又一次对上Andrew的眼睛。清澈、悲伤,欲言又止的眼神。Jesse希望自己有时间,能研究丧尸的语言就好了。真讽刺啊,末世时代里,他头一次渴望交流、渴望了解对方的想法,面对的却不是一个同类。

 

    Aline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战争机器,她同样渴望交流。作为军人之女,她从这场浩劫开头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能活下来,同样身怀绝技的人不少,但是他们都没有Aline的谨慎。Aline从不手软、从不结盟、从不轻敌。

    是的,Aline不觉得现在的幸存者军队属于“结盟”,这几百人是她的手下,他们之间毫无平等可言。但是随着人类的节节胜利,Aline意识到自己作为女将军的优势在渐渐消失,她擅长战斗,而不是笼络人心,可是很快,她在末世最大的优势——战斗能力和军事领导能力——将在和平时代百无一用。

    她没想到末世时代的发展如此迅速,黑死病花了40年扫荡欧洲,人死绝了病毒也就传播不动了。可是现代社会,这个进程加速了n倍,短短十年时间里,美洲已经完全被丧尸攻陷,并且已经几乎没有活人可吃了。

    Aline惊讶于他们竟然进化了如果没有活人可吃就不用吃喝的能力。而且令人沮丧的是,当有活人的时候,他们必然是不吃白不吃。Aline分析,与其说食欲是为了生存,不如说是为了繁衍,毕竟丧尸本身无法交配,吃掉活人的过程中,肯定有不少没被吃完的,他们就成为了新的丧尸,有点类似吸血鬼。

    所以,如果人类不杀死他们,他们就会来杀死人类,不能指望他们进化到头儿,饿死了事。Aline在一枪毙命自己的那个想吃掉她母亲的生父后,就想通了杀戮的意义。这就是个你死我活的时代,她从小耳濡目染的暴力,终于有了正义的出口,这是她集结人类军队的初心。

    “可你敢说自己不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吗?”四个月以前,那个小个子卷头发一脸柔弱的小军医,用这个直白的问句打动了女王的心。

    Aline救过他的命,但是她救过这里一大半人的命,Jesse是当初团体的第十个人,Aline本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成为十人元老之一,没想到他的内里和外表一样柔软,连枪都不碰,除了会医术这一点让他无可取代以外,Aline找不到Jesse占着十号位置的其他任何理由。

    所以那句话,从单纯的Jesse嘴里说出来,让Aline毫无抵触、毫无戒心。相反,她封闭已久的对交流的渴望,被Jesse勾起来了,这是一个敢揭露皇帝新衣的孩子,几百个人里的独一份。

    Aline没有恋爱过,她追了Jesse四个月,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如果权力可以助一臂之力,何不用之?

 

    Jesse和Rory关系的缓和还要拜这五只丧尸所赐。Rory负责保护医学教授的安全,因此也就见证了不少他和丧尸交流的场景,那个女丧尸后来也逐渐开始了理性的恢复,亲眼见证医学的力量让Rory感觉到了震撼。他给那个女人起名叫Ada,因为Jesse说最好统一给这一批全都起名A打头,将来有更多标本以后,就可以按照字母表来命名了。

    “Ada,我叫Rory,你叫Ada。”Rory一天天看着Ada眼中的红雾散去,换上蓝色的双眸,他甚至教会了Ada在进食后清洗自己的脸。Rory开始和Jesse一起尝试翻译丧尸的语言,比如一些动词什么的,这种研究放在和平时代,本来是他这样的粗人没有什么兴趣的,但是物以稀为贵,在暴力成为日常的时候,文化工作也是一种调剂,让人不至于疯癫的必要的调剂。

    四只丧尸已经全部注射了药剂,Andrew将是最后一个接受注射的。Jesse觉得自己之前对他没来由的同情心反而害了他,让他成为这其中最后接受救治的人。但是Andrew却一直是进步最快的一只,Jesse甚至想过就不给他注射了,看看他的自我恢复能进行到什么地步。

    Rory帮他打碎了幻想。那天,Rory照常喂食(Jesse已经不再瞒着他冰柜里的人肉的事了),但是为了省时间,他提前打好了Ada的洗脸水,水盆放在脚边,正好被Andrew看在眼里。

    Rory和Jesse并不知道Andrew从水盆里看见了自己破碎的脸。他们只是见到了一只嘴里还含着人肉,碎肉跟着嘶吼掉出的丧尸,Andrew的眼睛依然是正常的颜色,但是他脸上的血实在太多了。

    “Jesse,我们必须给这一只也注射解药了!”Rory喊道,“你的麻醉枪呢?”

 

    Andrew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手术台上。Jesse的脸出现在上方:“我把Rory支走了,我想他是不会同意我尝试在非麻醉的情况下注射药剂的。”

    Andrew回应以困惑的表情。事实上,看起来也没有多少表情,但他的眼睛已经会说话了。

    “因为麻醉剂可能会影响药效,我想试一下。放心,你不会有任何感觉,你只可能恢复得快。一切都会好起来的,my poor little thing.”

    针管里淡黄色的液体被推入,Jesse惊讶于“病人”的配合。但是这时门开了,Aline正往里走。

    “嘘,装麻醉!”Jesse对Andrew眨眨眼,飞快地说。他不知道对方是因为药还是因为听懂了自己的话,竟然真的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Jesse自嘲地摇摇头,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能自在地跟丧尸说话了。

    Aline看起来喝醉了,她拉着Jesse坐下,然后坐在Jesse的腿上。房间另一边的Andrew悄悄抬头张望,但是并没有被人类发觉,他干枯的手指握起拳。

    “你喝酒了?Aline,我们的酒精是有配额的。”Jesse试图站起来,但是被酒醉以后更生出蛮力的女王一把拽回去。

    “我喝酒还需要请示吗?”

    “你说过,所有人都得遵守我们的规章。”Jesse局促不安,他居高临下地看见女王短发勾勒下线条更加硬朗的脸型,象征坚毅的高鼻梁,和……包裹在T恤里但是露出一点上部的豪ru。Aline很美,雌雄同体的美,但是Jesse本能地对那种第二x征感到不适。他尝试错开一点,让自己的手臂不要贴着对方的胸部,可越是扭动,反而在Aline眼里越是诱人。

    “规章是我定的。”Aline把Jesse的脸扭到自己的方向,这让Jesse的姿势很难受,以至于有点疼,“你知道我今天新加了一条什么吗?”

    Jesse不敢回答,他悄悄瞄向Andrew的方向。他对视上Andrew的视线,皱了眉头。但是对方似乎马上理解了他的顾虑,在Aline的目光也投过去之前,迅速“装死”。

    “哈,你猜对了,和你的研究有关。”Aline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她看上去的那么醉,“你找到了让他们恢复理智的药剂,ok,你的研究结束了。”

    “Aline!静脉注射太慢了,我得找到空气传播的方法!不能结束它啊!”Jesse努力让自己僵硬的身体放松一点,把自己调整坐正,跨在Aline的双腿上,手环上女王的脖子。

    我要的就是慢,Aline心想。她换上更暧昧的笑脸:“除非,你用身体来换研究时间。”

    Jesse怔住了,他本来已经想好委曲求全,亲亲女王的脸颊什么的,必要的话,接吻也未尝不可,但是Aline的要求太过了。

    “你根本没有像你表现得那么温顺过,我们都不要浪费心思了吧。”Aline猛地站起来,把Jesse一把撂倒在地。幸好的是,Andrew短促的惊叫声淹没在Jesse更大的呼痛声中。

    下一秒,Aline掏出别在腰间的枪:“你的配合程度决定你能换到的时间。”

    “Rape!Rape!”Jesse不知道丧尸们能不能听懂这个词,但问题是就算他们听懂了,也没什么意义,Jesse意识到自己竟然在这个人类军团里混到了需要幻想丧尸救自己的地步。他看向Andrew的方向,然后发现那张手术台上空空如也,约束带们尽数散落下来。

    再下一秒,两声枪响。Jesse转过身来,推开瘫倒在他身上的女人,看见Andrew拿着他的麻醉枪,丧尸站在自己面前,伸出手。Jesse一手接过丧尸递来的枪,一手被对方拉起来,他看见原本放枪的抽屉敞开着。

    “谢谢。我真想学会用你们的语言说谢谢。”Jesse没有松开丧尸的手,“快点,我们该走了!”


Tbc

 

  17 6
评论(6)
热度(17)
  1. ryeongAlineZ是杏老师 转载了此文字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