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jewnicorn】《静默上传:在他们人生的最后一刻》,轻科幻,写于金刚狼观影后

Rps,be,微短篇

灵感来源:《黑镜》第三季第四集

作者声明:加菲不是单箭头悲情人设,我心里从来不是,具体到这个文里也不是,只是现实里他没结婚卷有孩子

 

“现在的孩子可真会玩哈?”party上的吧台侍者对这个正背朝着自己的,腰间悄悄别着武器、带着蓝牙耳麦的安保人员说道。

“有钱人的孩子嘛!”后者转过头来,坐在吧椅上,“给我杯水吧,工作期间不能喝酒。”

“这里也没有酒,这些孩子都未成年。”侍者耸耸肩,“都是果汁什么的,只不过调配得好像酒精饮料一样的花花绿绿的颜色。”他煞有其事地用一个看上去是装烈酒的瓶子,倒给对方满满一杯清水。

“是个什么企业家的女儿,得了个奖,就要这么大肆庆祝一番。”保安喝了水的同时又把半个身子转向人群,继续监视着。都不过是初中生罢了,倒都打扮得像模像样的,舞池的音乐和成年人bar中流行的电音歌曲也听不出什么不同。

“嘿,你看角落里那个,我看见他来要水好几次了。”侍者指指坐在墙角沙发上的英俊小少年,他穿着得体的西装,长相优雅清秀,怎么看都不属于没舞伴的那种。

正说着,就有另一个矮个子卷头发的男孩朝小少年走过去。“哈,这个才像没女孩跟他跳舞的!”保安笑道。

 

“我叫Jesse Eisenberg,你呢?”卷发少男孩拉开椅子,正对沙发而坐。

“Andrew Garfield。”但是对方却回应得懒懒的,把头扭向一边。

“我初一,你也是吧?”他不死心,继续打听着,一边说话,还一边绞着手指抖着腿,明明搭讪的是他,却反而看起来更加紧张。

“我也13岁。”小少年整整自己的西装和领带,准备起身离开。

“嗨!”卷毛急乎乎地叫住他,“我来是想问,我能和你,跳支舞吗?”

 

“你知道吗,我这是这辈子头一次主动邀请人跳舞。”老年的Jesse不好意思地笑着对护士说。他坐在轮椅上,护士推着他在医院的走廊里缓缓前行。“也是头一次主动和人搭讪。”他补充道。

“Eisenberg先生,我们得去检查了。”护士拍拍Jesse的肩膀,像是安慰。

“我知道,我习惯了,我把另一个自己留在那个世界了,这很危险。”

“我们得检查一下您神经的损伤,虽然目前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男孩可以邀请男孩跳舞吗?”Andrew诧异地问。

“在这里,什么都可以。”Jesse低着头轻轻地说,好像也没有底气似的。

但是Andrew回应似的拉住了他的手:“好啊,这是这个烂舞会最有趣的地方了!”

 

“我当时可真担心他拒绝啊!”老年的Jesse躺在检查仪器下,护士在准备着针管。

“是啊,如果他又拒绝了,我们就又要重新制作情景,重新上传一次您的意识,次数越多越危险。”

“也越花钱。”Jesse撸起袖子,把手臂伸出来准备好,“我都后悔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多演商业片赚钱了。”

“其实我挺诧异的,”护士把针头埋入Jesse的静脉,纱布贴上老人的手臂,“我以为您会拿出更多的钱,我是说一般这种情况下,有的人会不惜代价……”

“Anna走了以后,孩子也大了,确实不需要我的钱了,”Jesse闭上眼睛,仪器扫过他的身体,“但是我有家庭责任,得给小卷留遗产。”

“您这么理智,为什么还要参加这个不成熟的项目呢?又要自己花钱、又要自己承担风险,就为了能制造一个平行世界出来……”护士把仪器挪开,扶着Jesse坐起,拿着吊瓶,引导他去另一台机器那里检查。

“因为Andrew需要我,我为他而来。”

 

“哈哈,你看见刚才那帮人的眼神了吗!”Andrew大笑着,他和Jesse并排坐在栏杆上,人手一根雪糕。

“我们完全抢了公主的风头,气死她了!”Jesse学着那个企业家女儿气急败坏的样子,“你们两个!凭什么跳的比我好!”然后他咬了一口雪糕,把它递到Andrew的面前:“你尝尝我这个味道的!”

“你也尝我的。”Andrew和Jesse把雪糕喂到对方的嘴里。

夏夜凉爽气温正好,城市本不应该出现的星河流淌在他们头顶,Andrew松开自己的领带,又去帮Jesse解他的,两个人头顶着头,挨得很近。

“我第一次遇见你,也是你第一次遇见我。”

“多巧啊!”

 

“检查结果要过一会才能出来,我先扶您去看他吧。”护士把老年Jesse架上轮椅。

“十几项检测,是要好一阵时间呢,希望每一项都在说我的好话。”Jesse慢吞吞地在轮椅上调整好姿势,“希望今天他认识我了。”

护士笑着摇摇头没说话,但是Jesse背对着,看不见她的动作。

 

“如果有超能力,你希望怎么样?”Jesse问。公园的石桌石椅上,两个男孩正对坐着画画,Andrew在画蜘蛛侠,Jesse在画苹果——如果确认是苹果的话。

“我希望能暂停时间,这样我就有足够的时间玩想玩的,学想学的,和喜欢的人永远待在一起。”

“Stop!”Jesse忽然喊了一声,把毫无防备的Andrew吓了一跳。周围的一切都静音了,Andrew看见公园的小河河水不再流动,草也不会随着风轻轻摆动,甚至于可能风也停了。

“你竟然真的有超能力?”Andrew惊喜地看Jesse制造出更绚丽的景象,假山上的小瀑布从下向上流去,行人和小狗都倒退着或走或跑。

等时间继续流动的时候,Andrew看见自己笔下的蜘蛛侠又只画了一个头了。“如果你愿意,就可以一直过某一段美好的时间,对不对?”

“是如果你愿意。”

 

老年的Andrew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神志不清。他看见护士推着Jesse进来,勉强睁开眼睛:“谁?”

“我是Jesse,你说需要我,我就来看你了。”

“不,你不是,你是假的,我的Jesse有一头卷发,你是秃子。”Andrew别过头去,闭上眼睛。

“那是年轻的我。现在我也很老了。”Jesse是第n次重复这样的对话了。但是阿兹海默症的Andrew不会懂,也不会记得。他唯一记得的,就只有Jesse Eisenberg这个名字了。

 

“告诉我,他还有多少时间?我们给他制作的平行世界够不够?”从Andrew的病房出来,Jesse问护士。

“足够了,您把所有的钱都花在这上面,他可以在平行世界里一直待着,感觉不到任何生理的痛苦,直到他……”

“直到他死去,不久以后。”Jesse替护士说完。

“可是虽然我这么说不吉利,”护士顿了一下,“当您自己也想要这项技术的时候,就没有资金了……”

“那就只能祈祷我不会生他那种忍受不了的病吧。他先走,我善后,挺好的。”

“Garfield先生孤独一生……”

“没伴侣,没家人,没了记忆,只记得我的名字。”Jesse苦笑,摸着自己的光头,“我只能把自己变成13岁,陪他重过一遍人生。”

 

“你还会什么?”小Andrew一脸崇拜地问小Jesse。他们并排躺在草坪上,蓝天万里无云。

“我能说说我不会的吗?”Jesse一只手撑着半坐起来,看着Andrew的眼睛。

“什么意思?你不会的?” 小鹿一样的眼睛被阳光刺到,正在眨呀眨。

“我永远不会背叛你,不会离你而去。”

 

Andrew病房的铃声大作,又一次病危开始了,护士推着Jesse的轮椅迅速闪到走廊的边上,为其他冲过去的医生护士们让路。

老人脸上的肌肉轻轻抽动了一下,但是他的声音毫无变化:“我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我也得看看自己能活多久。”


  20 31
评论(31)
热度(20)
  1. ryeongAlineZ是杏老师 转载了此文字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