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孤单又灿烂的神:Man vs God》

Rps,be,au

Jesse是上古神,Andrew是原始人。

现代故事线是原创角色,但是结尾处和古代线合一,并且引发结局转折。一个故事两个结局,一把黑化刀,一把be刀。

 

    村庄的广场上人头攒动,这是当地四年一度的民俗庆典,小Alice骑在爸爸的肩头,第一次目睹这样盛大的场面。

    正中间是一个架起来的台子,台下两侧有乐手在弹奏古老的乐器。台上面涂油彩、身披羽衣的舞者在表演,他好像会魔术一样,舞步踩准节拍,每一次伸手的动作会带出花朵,这让Alice看直了眼睛。

    鼓点逐渐密集,乐声压抑,羽衣舞者一个转身大跳,再面对观众时羽毛全变成了黑色,面部的斑纹也呈现凶恶的模样,Alice吓得大叫一声,但大人们似乎都习以为常。

    此时,第二名舞者登台,他面容干净,穿着黑色的长袍,两个人跳了一段舞,黑色融为一体,舞者融为一体。但是接下来,他们开始打斗,当然也是用舞蹈表现的,并在悲壮的音乐中,最后黑袍舞者胜利,羽衣舞者仰面躺在台上。

    “爸爸,他们在干嘛?”Alice看不懂。

    “穿着羽毛衣服的,是我们这片土地的神。穿着长袍的,是我们村庄的祖先。”爸爸一边解释,一边把女儿慢慢放下来,“他们在表演我们的历史。”

    “为什么他们要打架?”

    “因为神堕落了,我们的祖先冒着渎神的罪名,杀死旧神,才有了我们。”

    “我们的祖先叫什么?”

    “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和我们有一样的姓氏——Garfield,他的名字被称为A,字母表的第一个。”

    “那神有名字吗?”

    “记载历史的人叫他Jesse。”

 

    没人知道神是怎么诞生的,Jesse自己也不知道。他拥有意识的瞬间,就知道自己拥有这片土地,贫瘠的荒凉的黄色泥土覆盖了中间的小平原,四周都是山,他的山谷闭目塞听,只有少量野兽生存其间。

    Jesse觉得自己的存在毫无意义。他尝试了,但不能让土地变得更加丰饶,也不能越过山峰,把外界的消息带来,他甚至无法掌握山林的险恶。一个孤单又失败的神。

    直到有一天,第一个人类从外面走进了山谷。他穿着兽皮,背着弓箭,举着火把,意气风发,好像无所畏惧。透过黑夜的外衣,Jesse看见了他,因为神可以看见所有事。神看见人背靠着山林扎营,在平原的边缘用树枝搭建起一个小棚,他躺在里面,用宽大的树叶擦拭自己的武器,吃沿途摘的水果。

    神第一次听见了人的声音。“神啊,保佑我能在这里繁衍生息,不用再颠沛流离。”

    “好的。”Jesse心语。

    但是那个人好像吃了一惊,他跳起来,环顾四周,充满警惕。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Jesse问。他也吃了一惊,因为他从来没有和任何生物交流过,遑论一个人类。

    “你是谁?”

    “呃……我是这里的神。我叫Jesse。”Jesse思考着怎么介绍自己,光说名字对方会更害怕,可能以为自己是什么鬼怪之类的,还不如实话实说自己是神,这样他们的一切内心对话就全都解释得通了。

    “我想住在这里。”没想到这个人类毫不见外,甚至没有多问一问神是怎么回事,就直接表达了诉求。

    “这里土地贫瘠,山林多野兽,人类无法安家。”Jesse这也是实话实说,他本想委婉一点,但是脱口而出的仍然是最直接的语句。Jesse没有过交谈的经验,他坦白、耿直,毫不设防。

    “我带来了种子,我有弓箭……”那个人类正说着,忽然山林处响起野兽沉闷的吼叫声,那些大动物好像在刻意压抑,企图偷偷接近人。

    Jesse能听见野兽的声音,但是人类听不到,那个人只是本能地觉得黑暗中有什么在靠近。

    “当心!”Jesse没有心语,他直接呼喊了出来,导致他的声音在人类的耳朵里震耳欲聋。

    但是人没有时间思考他的耳朵,他来不及射箭,一把抄起了火把。远古的狼体型更大,群体作战的它们从山林呈扇形包围上来,畏惧于火光,就依旧保持着扇形停在人的面前。人和狼就这么僵持着。

    终于,第一匹狼行动了,他窜上前,企图绕到人的背后去攻击没有火的那一面,紧跟着,所有狼都开始错落地逼近,扇形变成了圆形的包围圈。人在里面举着火把不停转圈,把每一只想更近一步的动物吓唬得后退,但是他自己也无能力突袭而出。

    Jesse从不插手自然界的杀戮,不干涉生态平衡的法则是写在神的“基因”里的。但他面前的不是植物不是动物,而是一个人,Jesse动摇了。

    “神啊,救救我。我要死在这里了。”Jesse听见了对方的祈祷,他觉得那个人不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而是因为真心觉得自己要死了。Jesse陷入前所未有的纠结中,他从来恪守神的法则,但他是如此失败,以至于他掌管的土地连一朵鲜花都不肯回报他。

    所以,管他呢,如果我帮助了这个人,我至少能得到感谢的反馈,我至少能不再孤独。在狼群发动总攻的瞬间,Jesse出手了。

    Stop!万籁俱寂,狼们的动作停滞在空中,被它们带起的风熄灭的火把维持着半明半暗,人被无形的力量抓起,连带着他的弓箭和种子,被瞬移到平原河流的另一侧。

    然后,时间复原,人看不到狼摔落在地时惊诧的眼神,狼也看不到人因惯性翻倒在地时的龇牙咧嘴。“疼疼疼!”人叫到,他被自己的箭划了一下。

    “如果你刚才死了会更疼。”Jesse说。星光反射在河流上,照亮了那个人的脸,Jesse对人类的审美没有概念,兽皮很短,勉强盖住pi gu,他健美修长的双腿裸露着,嘴巴吻上自己的伤口,这个动作让神有一点悸动。

    人终于理解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他感谢神,朝着各个方向跪拜着。Jesse有点尴尬,因为他没有实体,他也不知道人到底有没有在朝正确的方向,只能等着人跪了一圈,然后开口道歉:“对不起,你不用拜一圈的,我没有什么能力……”

    “您有身份。您是神。”人虔诚地说,双手奉上装有种子的小袋,“种子,以及河流,我将让这里结出粮食。”

    “叫我Jesse能让我更自在,因为虽然我是神,但也是最无能的那一个……”Jesse不想直接告诉人,生产粮食需要水源和土地,但是这里的后者并不合适。

    “您救了我的命,怎么能说无能?”人说话的时候一直仰着头,其实神可以同时看见他的任何角度。但是初晨的阳光透过树荫照射在他的脸上,刚才的一切并未损耗他英俊的容颜,他仍然看上去干净、生机蓬勃。

    Jesse看惯了脏兮兮的野兽,也习惯了周遭暗哑阴森的山林,谷底寸草不生的土地也让他从不知道生机为何物。但是眼前这个美丽人类的脸,让Jesse觉得对方比自己更像一个神。

    “你叫什么名字?”神第一次想知道一个凡人具体的姓名。

    “我没有名字。”

    神有点诧异,要知道,连他这样的小神,都有名字呢:“那我怎么称呼你呢?”

    “您可以赐予我姓名。”

    “Andrew。”Jesse脱口而出,A开头,在那个名字可选项还很少的远古时代,这是他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人名,“Andrew,把我当Jesse,而不是神,好吗?”

 

    “爸爸,为什么神变成了黑色?”Alice问,她正在撕棒棒糖的包装纸,但是怎么都弄不开。爸爸蹲下来,把着Alice的手教她怎么顺着包装的纹路撕,Alice终于把糖吃到了嘴里。

    “因为他为了我们的祖先A,违背了神的法则。”

 

    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下去是很难的,虽然大型野兽只在山林中出现,但是谷底平地也不乏毒虫,空中还偶有猛禽徘徊。Andrew得到了名字以后干劲儿更足了,他乐观、温暖、坚强,盼望着第一批种子长出作物的时刻。在等待丰收的日子里,他遇到各种各样险些丧命的危险,但是最后都转危为安。

    比如,朝他俯冲而下的鹰在半途撞上本不应飞这么高的鸟,埋伏在他“营地”沙土下的毒虫忽然失去破土而出的力气,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小兽仿佛在吸引他上前狩猎,同时被雷劈中的大树在他身后倾倒……

    Andrew渐渐意识到这一切可能都是Jesse的手笔,虽然他不想受到恩惠,但他更害怕活不到秋收时,何况,人类的自尊也让他不愿意说破。

    “Andrew,你最近话很少啊。”Jesse也感觉到了人的变化。他拥有能望穿千里的眼睛,却看不透人的心。

    “只是在忐忑秋收。”Andrew回答得心不在焉。

    Jesse的坦诚让他看出了对方在撒谎。“你在撒谎,你不高兴了。你生我的气。”所以Jesse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Andrew哑口无言。

    于是,他们重新开始说话。神的语言,人的历史,山谷之外更加凶险的世界,神灵们依靠精神力传承的规律和法则。Andrew永远无法看见Jesse,但他们成为了朋友。

 

    “爸爸,你讲太慢了,你还没有说到羽毛!”Alice叉着腰说,她嘴里叼着棒棒糖。

    “好好好,我加快速度。反正你现在知道了,神和我们的祖先成为了朋友。”爸爸拍拍小Alice的背,他们边走边说,到了人群又一处密集的地点。

 

    秋天,一场诡异的冰雹毁掉了人的第一批心血。Andrew跪在趴倒在地的作物面前,掩面而泣。然后,他狠狠地问Jesse:“你不是神吗?这是怎么回事?”

    法则会偿还一切,Jesse之前为了保护Andrew而做的一切,都冤有头债有主。人类如果无法种植食物,不管Jesse再怎么护命,他终究会离开。等Andrew离开,法则就替山谷恢复了秩序。

    这是Jesse头一次痛恨自己神的身份,如果他是人,反而可以和Andrew并肩作战,但他是神,囿于出身,天然屏障。这是神第一次展示怒火,对自己的愤怒。

    平地而起的火势吞噬掉冰雹带来的白霜,弯曲倒地的作物直接化为灰烬,Andrew的周围形成一个防火墙,他被隔绝在中间,看着连带着自己的树屋也被迁怒。“住手,Jesse!”Andrew早就习惯了心语,但是他这一次仰天咆哮,“火势会蔓延到山林的!”

    “我是神,我能控制一切!”神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混合着劈啪作响的火声。

    Andrew从没想过自己看见Jesse变得自信、锋芒的样子,竟是在这样的场合。

    最后,暴雨终止了一切。失去了树屋,Andrew暴露在大雨中,浑身湿透。他以为会听到Jesse的道歉,但是Jesse却说:“你看,妥协的是法则,火太大,雨就来了。既然有法则,要我们神干嘛用呢?”

    “神应该守护山谷、遵从法则,而不是利用它!”雨太大了,Andrew已经无法仰头说话,虽然他仍然潜意识里觉得,这么做的时候神能更看得清他的表情。

    “可我想守护的是你!”神能违背法则,却无法不每每脱口而出真话。

 

    “神没有翅膀啊?”Alice叼着糖含混地问。她拉着爸爸穿梭在人群里,小孩个子小,自然走得快,但是爸爸在后面跟着很费劲。

    “宝贝,你慢一点,你说什么?”爸爸无奈,看来小孩子的注意力太难集中了,神话故事还没讲到高潮,女儿就要跑去看下一个节目了。

    “我说,你讲的这个故事里,神没长翅膀啊。”Alice头也不回地继续走着,但是音量提高了不少,尖锐的童声很有穿透力。

    “那是个比喻,舞台上为了表示这个演员演的是神,故意那么穿的。”爸爸也大声说,他们挤过人流,到了人群的边缘。

    “所以变黑也是比喻?比喻他变坏了?”原来,Alice是眼尖,看见人群的另一头有个休息座椅,拉着爸爸“占座”休息的。

    “对,你真聪明。”爸爸知道,这回可以坐下来好好给女儿讲剩下的故事了。

 

    Andrew无法做到像Jesse那么诚实。我爱你,所以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违背法则——这是Andrew的真心话。但他说出口的却是:“人不需要神的怜悯,你的保护是在夺走我的尊严。”

    “我们是朋友,不是两个阶层啊……”Jesse的声音颤抖而减弱,他害怕自己又要像遇见Andrew之前那么孤独了。

    可事实确实如此。他们再也没有对话过,心语也完全没有。

    Andrew开始了第二波播种,火烧过一次的土地,却反而激发出了某种能量,这一次秋收成功了。“神!人不需要你的帮忙也能成功!”Andrew又回到了Jesse第一次见他的那个时候,一个神采飞扬的年轻人类,发誓把荒原变成沃土,并且终于成就。

    Andrew的话太过嚣张,引发了神的报复。神和人的大战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看似地位悬殊,但是Jesse分裂成黑羽神和法则,而法则站在了人的这一边。

    黑羽Jesse的对手,还包括整个山谷的活物,Andrew驾驭飞禽走兽,法则幻化雨雪冰霜,区区怒火不足以抵挡团结一致的万物生灵。

    Jesse被他的山谷和亲自守护过的爱人打败了,他悄无声息地灰飞烟灭,本来他也不曾有过实体。Andrew是否有为爱人洒下过眼泪,后人不得而知,他收服了法则,成为山谷的新守护人,从此,山谷不再需要神了。

 

    “这就是我们的人类祖先屠神的故事。”爸爸拉起女儿的手,“快吃掉你的糖,我们去看那边的表演吧。”

    “可我觉得,人无法收服法则……”女孩挠着卷发,慢吞吞地被爸爸拉起来,她思考着,棒棒糖在一边的腮帮撑着鼓出来一个小包。

    “我们祖先无所不能。”爸爸斩钉截铁地说。

    “那他就也是神了。对不对呢,神?”Alice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自言自语,不过她的思考被新舞台的表演吸引过去了。

    特技演员正在表演喷火,突然,一簇很大的火苗飞向人群,前面的人吓得往回倒退一步,撞到了还没被爸爸抱起来的Alice。她眼看要摔倒,棒棒糖可能会戳进她的喉咙。

    一瞬间,时间静止了,火焰凝滞,人群保持着向后倒的姿势,Alice感觉到自己嘴巴里的棒棒糖被拽出来,塞回她的手上,她被抱起来,离着前面的人远了一些,接下来,其他前面的观众也被摆正了姿势,喷火者的火焰被摆成正确的朝天方向。

    Alice在时间恢复后惊讶地看着爸爸,但是爸爸一无所知,只是说:“你不要站得离我那么远。糖不吃了?”

    Alice回过神,看着手里的糖,轻轻摇头。

    神还存在,Jesse还活着。

 

    那一年,看着丰收的作物,Andrew不禁兴奋地喊出声:“我成功了,神啊,我终于能在这里生存下去了!”

    “Andrew,恭喜你,这片土地是你的了。”久违的Jesse的声音响起。

    “哦,我刚才不小心说到了神这个词……”Andrew赶紧解释。他们已经不是朋友一年了,他不希望对方觉得自己有所企图。

    “我把法则送给你。Andrew,我要走了。”Jesse的心语很轻很轻,他好像必须要说,但是又不真的想让Andrew听见。

    “为什么?我成功了,你看见了吗,大片的作物,还有花!Jesse,我为你的山谷种出了花!”

    “我对不起你,我作弊了,我本以为我不会撒谎。”Jesse接下来的话让Andrew震惊不已,“我发现野火燎原的同时,可以加入一种物质,让土质变得有利于你的种子。我知道法则会毁掉你的第一批种子,所以我索性让冰雹去下,借此机会把那种物质植入在土壤里。”

    “你是一个撒谎的高手,Jesse,”Andrew是有点恼的,因为这就意味着他的成功不是人类独享的荣耀,但是另一方面,这是他们的成功,一场并肩作战,“可是,你利用甚至戏弄了法则。”

    “法则存在于我的身体,但我可以把它剥离出来,送给你。人类才是世界的主人,法则不过是自然界的一种自我保护,人和自然可以相互制约,也相辅相成。”

    “Jesse,这太复杂了,我听不懂。总之,你别走,好吗?”Andrew觉得脑袋要炸掉,他听不懂神在说什么,他只知道Jesse要走了。

    “失去法则的神就不再是神了,我们将无法对话,但是我还在这里。”成为孤魂野鬼。Jesse没有把最后一句说出来,他已经学会了隐藏一些话。

    “我不要法则,我要你。”Andrew开始哭了,但他甚至不知道应该冲着什么哭,他从没有见过Jesse的样子,他爱的神明没有面孔。

    “对了,谢谢你的花,那是你自己的成果,我没有帮忙。” 他连哭起来都那么好看,Jesse想。他给出了法则,他不再能心语,他看着Andrew一个人冲进作物之间,哭泣着大字型躺倒在地。

    Jesse看着Andrew成为山谷新的主人,他种出更多粮食,他带来其他的人类,他和女性人类繁衍了后代,他老去,他死亡。

 

    无数年过去,山谷形成的村庄保留了四年一次的祭奠,又慢慢演化成了一场盛大节日,只保留着一个简单的舞蹈,记录着上古传说。而那舞蹈简单到,曲解了真实。

    Jesse看见卷发的女孩听爸爸讲述历史,他没来由地觉得,如果他和Andrew有后代,就会长成这个样子。然后,他发现女孩竟然敏锐地意识到了传说的破绽,又看见女孩要被棒棒糖戳破喉咙,他听见女孩说“神”,他突然恢复了暂停时间的神力。

    这是Andrew之后,Jesse第二次又产生了交人类朋友的欲望。可是,像当年初遇的诚惶诚恐,Jesse亦不知道这一次怎么自我介绍,你好,我是Jesse,我是鬼怪,我也是神?

    嗨,我叫Alice,Alice Garfield。


  6 2
评论(2)
热度(6)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