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第一次去的餐厅》对话体

Rps。

工作忙疯,还在加班,摸鱼飞快乱写的。就是两个人在车上的一段对话,发现了几个小秘密。

J是Jesse, A是Andrew

 

J:你为什么闷闷不乐?

A:我没有啊。

J:你有,你看上去在生我的气。

A:我没有笑,不代表我就不高兴,更不代表我在生你的气。

J:可是你通常从餐厅回来的路上都是笑着的。

A:好吧,我也有笑,只不过你正在开车,你没有看见我的笑容。

J:不,我偶尔也撇头看你了,但是你没有笑。

A:你只回头看了我几次而已,那几次里我恰好没笑。

J:不,我是按照一定的频率回头看你的,从概率的角度上来说,我回头看你的这几次里,你一次都没笑的几率反而最低。

A:所以你一边开车,一边在计算数学?

J:对,然后一边发现你在生我的气。

A:我没有生气,也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好笑的事。

J:你吃到了几周以前你就想尝的这家的牛排。

A:对,它名不虚传。

J:我帮你拌了沙拉。

A:对,谢谢你。

J:以往都是你帮我拌。所以,是不是你更喜欢拌沙拉,我抢了你的工作,所以你不高兴了?

A:我并不喜欢拌沙拉,我也没有不高兴。

J:你不喜欢拌沙拉吗?那为什么每次都是你在拌。

A:因为我以为你也不喜欢拌沙拉。

J:我竟然没有早点发现!

A:所以你帮我拌了沙拉,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很感谢你。

J:那你在生别人的气。

A:谁?

J:我怎么知道,我在试图问你。

A:小心前面!

J:天,怎么在这条路上都有人会闯红灯!

A:有些人违反规则的时候并不看场合。

J:相反是那些看人下菜碟的才最可怕。

A:那是当然,完全同意。

J:你有时候也会根据环境做不同的决策。比如你知道我在开车,所以你才不说自己为什么生气。

A:如果我生气,我会说的。

J:但是你知道我本来就有路怒症,你害怕自己的情绪影响到我。

A:我没有这么想。

J:你会根据路况和我的心情,决定路上和我谈论什么话题。

A:所以你说我和刚才闯红灯的那个家伙一样?

J:我说你做得对,我确实会受到你情绪的影响。你的每一点小情绪都总能影响到我。

A:为什么?

J:因为我爱你。

A:我确实刚才有生气。

J:谢谢你终于肯说了。

A:我并没有“终于”肯说,我只是刚才不觉得值得说,现在又想说了而已。

J:那是为什么事?

A:餐厅的女招待,她上菜的时候叫了你Jesse。

J:红头发的那个?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我没有注意她的名牌。

A:但她知道你叫什么。

J:她是一个称职的服务生。

A:她并不是,她就不知道我叫什么,她也不知道我们旁边那桌的夫妇姓什么。她只知道你的名字。

J:她只知道我的名,不知道我的姓。

A:左拐。

J:什么?

A:左拐。你要错过那个路口了。

J:哦,对不起。

A:你开车心不在焉。才没反应过来那个拐弯。

J:你并不能这么说,我们来去时候的路线不一样!

A:现在生气的是你。

J:我没有生气!

A:那你为什么说话要提高音调?

J:因为你指责我开错了路线。

A:我没有指责你开错了路线,我只是说你心不在焉。你在想怎么转移话题,怎么应对那个女招待为什么认识你的问题。

J: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认识我!

A:你看,你就是在恼羞成怒。

J:该死的,红灯!

A:因为你刚才在那个拐弯的地方耽搁了,这个红灯才没过去。

J:因为你一直在捣乱,说什么女招待的事,我才开慢了。

A:那你认识她吗?

J:谁?我当然不认识!

A:我认识她。

J:你认识她?那你为什么要问我!

A:她住的地方隔着我们两条街。

J:你怎么认识她的?

A:在这家餐厅。

J:什么?你不是说它是你一直想吃而没吃过的餐厅吗!

A:其实我吃过,我一个人来的。

J:那你为什么要表现得好像第一次来!

A:因为我之前提出想吃那里,我第一次提出的时候你没有回应我,我就一个人去吃了。

J:我不记得。你没有跟我说过。

A:你看,你总是不肯承认自己的问题。我跟你说过,你不记得了。

J:那你可以再说一遍啊!

A:所以我再说了一遍,就是昨天,于是我们今天来吃了。

J:可你自己都去吃过一次了!

A:当时是这个服务生来上的菜,当时不是饭点儿,她不忙,我们就聊了起来。

J:你在她工作时间和她闲聊,然后套出了她家住哪儿?

A:我没有“套”出她家住哪儿,是她主动提到的。

J:而你就记住了。

A:人想记住一个距离自己住处不远的地理位置很容易。

J:人只会选择性的记住那些他想记住的东西。

A:你记住了吗?

J:什么?

A:我!讨厌!拌沙拉!

J:我记住了。我承认,她也认识我。

A:而你也说这是你第一次去那家店!

J:这确实是我第一次去那家店。我在别的地方认识的她。

A:哪儿?

J:她家门口。

A:哦!所以你刚才还说我为什么认识她家!你直接都上门了!

J:我没有上门,准确的说,我是在她家门口对面的照相馆认识她的。

A:那是一家很老的照相馆。

J:对,这年头大家都用数码相机和手机,没有人需要老式照相馆了。

A:而它甚至不是一家婚纱摄影馆。

J:对,它可能是全美国唯一保留着的老式照相馆了。

A:你去哪里干嘛?

J:我找到一个老式相机,我想知道里面的胶卷上保存着什么东西。

A:在咱们家里?

J:对,衣柜最底层那个抽屉。

A:里面不是放备用毛巾的吗?

J:最里侧。那不是你的?

A:你什么意思,你本来是想背着我,拿走我的相机,看里面有什么?

J:呃……

A:右拐!上帝,你不会一心二用吗?

J:啊,右拐,右拐,我被这个单行道绕晕了。

A:相机里面有什么,它是谁的?

J:一对夫妇的合影。我不认识。

A:这是怎么回事?

J:我当时也很奇怪。我拿着照片出来,一边走一边看,撞到了她。

A:谁?

J:那个服务生。

A:哦对,我都忘了,我们在谈你为什么认识她。原来是这样。

J:我们的东西都落地了,她帮我捡的时候,看见了照片。

A:不会正好上面是她父母什么的吧?

J:是那家餐厅的老板和老板娘。

A:什么?

J:对,不可思议。她说她在那里上班。所以我们就认识了。

A:为什么老板和老板娘的照片在咱们家的相机里?

J:那不是咱们家的相机,那就是他们的相机。

A:为什么他们的相机在咱们家?

J:我还不知道。

A:你不知道?

J:她说替我去问问。

A:所以她今天叫你名字,是想告诉你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J:对。

A:那你为什么没有听她告诉你。

J:因为我看出你不高兴了。

A:所以我们就至今仍然不知道这家餐厅的老板和老板娘发生了什么。

J:对。我们仍不知道。

A:但我知道了你认识她。

J:我知道了你不是第一次去那家餐厅。

A:我知道了你有心事的时候开车会走错路。

J:我知道了你原来讨厌拌沙拉。

A:谢谢你记住了。

J:谢谢你爱我。

A:喂!前面不就是咱家吗!

J:所以你刚才不知道家在哪儿吗?

A:呃……

J:那你刚才指路的直觉还真准呐!



十点了我还是没回家。风真大啊!感觉写字楼就我一个人的样子。。。

 

  56 37
评论(37)
热度(56)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