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穷途末路》3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我的猫更喜欢血。Wayne先生的这句话并没让Andrew害怕,因为他曾用Jesse妈妈的血仔细染自己的鞋子。

 

他印象里的Jesse还是那个瘦弱的15岁少年,而且现在长高了以后也还是比他矮。在最初的慌乱感褪去以后,久别重逢的喜悦就涌上Andrew的心,他受伤了,姐姐不知所踪,陌生的城市和陌生的人围绕着他,Jesse是他的稻草。

 

可是Mr.Trunkles避开了和Andrew的眼神交流,他的手探向Andrew的胸前,检查他的肋骨,动作就像当年擦去Andrew脸上的血时那么温柔。Andrew把这当成Jesse没忘记他的象征。

 

“他骨折了,刚才还动来动去,如果我们这么把他带上车,他会死的。”Jesse的英语已经地地道道了。

 

“你的玩具反正最后都要死的,还在乎这个?”Wayne先生有点不耐烦,他们在这个脏巷子里耽搁太久了。

 

Andrew听到这话又害怕了起来,也许自己不该对三年前的“朋友”怀抱太大希望?他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面对Jesse了,所以他决定收起刚才的感性,还当回那个独来独往的小偷,没有感情就没有缺点,就不会受伤害。

 

Jesse犹豫了一下,说:“这个不一样,他技术好,我们得留他用。”

 

老男人歪了下头,露出稍纵即逝的一抹笑意。然后他弯腰掰掰Andrew的下巴,用一种寒气纵生的眼神盯看了他几秒。接下来,Wayne先生使劲推了一把Andrew的肩膀,让他再次仰面躺在地上。

 

纵使夏夜,Andrew也开始觉得冷了,突然的躺倒让他觉得呼吸困难,他慢慢地摸上自己的肋骨,确实是有一根不太正常,而且几乎能随着呼吸听到自己骨骼的摩擦声。Andrew不知道这些迟迟来到的感觉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但是他还发现自己想咳嗽,他不懂医学知识,只是本能地觉得,如果咳嗽就会胸腔颤抖,如果颤抖就可能带动着断掉的肋骨扎到自己,然后死掉,所以,他决不能跟着他们上车,颠来晃去的,他真的会死!

 

Andrew压抑着自己的咳嗽,努力平息着恐惧,他决定还是冒险发出求救:“Mr.Trunkles,我喘不上气,我是一个很好的小偷,骗术也学得快,带我去治疗,我不会跑的。”

 

“你应该让他继续坐着!”Jesse的埋怨声并不大,他把Jesse扶起来,解下自己的腰带,把Andrew受伤一侧的左手臂悬吊在胸前,“Wayne先生,我们上车吧,他现在不会死了。”

 

 

Wayne先生的组织是当地最大的丐帮生产基地,“生产”的意思就是,他们制造残疾的孩子让他们去乞讨。Andrew在静养三天以后,终于走出了昏暗的小房间,这地方很像他小时候呆的福利院,甚至于他怀疑就是某个倒闭的私立福利院把地卖给了Wayne先生。

 

其他孩子们在玩耍,阳光照射在Andrew的瞳孔,他被刺了一下,闭上眼睛的时候眼前就是一片明晃晃的红色。Andrew扬起手挡住阳光,但是碰到了另一只手,他睁开眼,红色的残留还没有退去,混合着扑面而来的强烈光线,让他几乎看不清对方。Jesse逆光站在他面前,又稍稍挪动了一点,帮Andrew挡住了阳光。他怎么比我高?Andrew觉得自己脑子不太好使,还混沌着。

 

原来Andrew所在的房间是福利院的废弃门房,建在入口处的斜坡上,为了给中间的草地腾地方,牺牲了房屋的建筑位置。Andrew虽然站在门口台阶上,但是对方站在上坡处。

 

“Jesse。”他轻声叫道,“你为什么在这里?”

 

“你的骨头基本好了,单根的小骨折,静养就能自愈,不过最近一个月都不要有剧烈运动。”Jesse的声音很平淡,好像医生在叮嘱陌生的病人。

 

“你还记得我吗?你记得我对不对?”Andrew抓住他的手腕,“别走,Jesse,我是你的礼物,告诉我这里是怎么回事!”

 

Andrew没有受伤一侧的手劲儿很大,加上对方没有防备,他顺利地一把把要走的Jesse拽了回来,野猫手腕上的伤疤赫然展示在Andrew眼前。夏天,他像别人一样穿着短袖的上衣,他并不在乎别人看见,痕迹很深,看上去也就过了半年不到。Andrew早就把“死”这个选项划去了,替代上了“逃”,为什么半年以前Jesse又重拾了第一个选项呢?

 

Andrew有那么一瞬间,希望早半年遇到Jesse,给他新的选项。但是这个想法刚一冒头,就被他自己打压了回去,Mr.Trunkles不知是敌是友,何况能让野猫自杀的事恐怕也是棘手事,Andrew没必要为了曾相处两天的朋友给自己的行骗生涯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Jesse看起来也不打算解释,但他也没掩饰,继续用平静刻板的声调介绍Wayne先生的组织:“这里是他买下的破产福利院,原本的孩子们早就转院了,这些是小偷、抢劫犯、打手和乞丐,他们有每日任务,帮Wayne先生赚钱,得到Wayne先生的庇护,这里还有老师和医生。”

 

“那你呢,你是什么?”

 

Jesse没理会这个问题,指着草坪上玩拍球游戏的一对一个没有左臂一个没有右臂的双胞胎说:“那种偷不来钱,骗不到人,也没什么其他本事的,会被做成残疾乞丐。”Andrew心里一惊,但是反正他不认识那对双胞胎,这个年纪还玩拍球,估计智力也不行,有没有胳膊都差不多。而Andrew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他只考虑要不要留在这里,跟老男人合作,以及要不要争个第一什么的,露露脸。

 

正说着,Wayne先生溜达过来了,Jesse把卷发伸过去给他揉搓了几下,Andrew这才想起来自己一直抓着对方手腕,赶快松了手。Wayne先生低头看了看,扁扁嘴:“小猫之前有过一段不乖的日子,但是他现在已经忘记了,对不对?”

 

Jesse答非所问:“他现在基本没事了,我带他出去转转吧,您教他点新鲜的局。”

 

Wayne先生点点头:“我让Allen陪你们去。”

 

Andrew刚才还以为能有和Jesse独处的机会,听到Allen也跟着,觉得有点泄气。他本就没打算逃跑的,Wayne先生犯不着找人看着他。Andrew突然灵光一现,如果是为了看着Jesse呢?不对,他在巷子里也是一个人走过来的。

 

Andrew甩甩头,把乱七八糟的小心思丢掉:“好的!教我新骗术!”然后他又立马从摇头改成点头。搭配上训练过的稚拙笑脸,像个人畜无害的小可爱。

 

“猫,你过来一下。”Wayne招招手,搭着Jesse的肩把他推到一旁,低声问,“你们认识?”

 

Jesse的笑凝固了一秒,他闭着嘴,但是牙齿咬住下唇里面的肉,顿了几秒钟然后开口道:“一面之缘。”

 

“没事啊,送你的你自己处置就好。一面之缘就能看出来对方技术好,我的猫真是火眼金睛,以后你去选每周让谁生成乞丐吧。”Wayne先生话里有话,他玩味了一会对方的沉默,又搂着Jesse转回来面对Andrew,“你最好小心点,Allen追丢了你姐,正在气头上。但是Mr.Trunkles不会分享自己的玩具。”

 

Andrew把这句话当成安慰和承诺,他再次看向Jesse冷漠的灰蓝色眼睛,理智告诉他把这只宠物猫当成Mr.Trunkles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开口叫Jesse的名字,因为那个没有被用英语吐出声音来的单词,代表着他唯一一次放纵自己靠近一个人,Jesse曾是Andrew唯一想过的除了自己之外要去保护的人。

 

“是的,Wayne先生。是的……Mr.Trunkles。”他得忘了这个单词。

 


作者注:韦恩就是重名啊,原创人设库里的角色后来反复拿来用而已,并没有指的谁。。。

  5 14
评论(14)
热度(5)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