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穷途末路》6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本章加菲未上线,Wayne先生的pov,回忆他捡到Jesse的时候。重申一遍,和蝙蝠侠毫无关系是个重名我也是醉了……

 @aj2327 第一次吃热狗梗……


Tomas Wayne是在超市遇见13岁的Jesse的,他当时正在结账,感觉到有个小孩在偷自己的钱,老谋深算的Wayne先生当时已经掌管着福利院了,所以他不仅没有直接抓住这个小偷,反而继续纵容他,然后跟在Jesse身后看他会去干吗。他想找一个合适的契机,确定这个小孩也只是个没人管的流浪儿,把他收入麾下。


Jesse走路的姿势很奇怪,所以虽然几乎算得上小跑了,也并不很快,Wayne跟着他穿越两条街道,看见他在路边的热狗摊儿买了个热狗,然后小孩趁着那师傅正回身取零钱的时候,又顺走了一个揣在口袋里。


当时是初冬,Wayne自己穿着风衣,小孩穿得很单薄,就是帽衫和牛仔裤,热狗有一头儿露在了帽衫的外面一点,所以Jesse离开的时候被摊主发现了,他瘦弱的手腕被大人的手钳住,另一只手还攥着自己付过钱了的那根热狗。Wayne快步上前,装作惊讶地叫道:“嗨,Jerry!你小子怎么在这儿呢,放学这么早?”Jesse一看正是刚才的钱包施主,脸色都变了,使劲挣扎起来。


但是Wayne冲他眨眨眼睛,然后对摊主说:“他给您添麻烦了吗?”Jesse也聪明,立马反应过来,装作乖巧地说:“Lee叔,对不起……”


最后,Wayne一手拿着新买的两根热狗,一手拉着Jesse,走到附近小公园的长椅坐下。椅子有点冰,Jesse刚坐上去的时候凉得哆嗦了一下,Wayne笑道:“要不要坐我腿上?”


Jesse瞥了他一眼,没回话,开始低头吃热狗。Wayne看这个小孩态度冷冰冰的,反而觉得有趣,因为Jesse的样子让他想起自己年幼的时候。于是,Wayne不由自主地想抚摸对方的一头卷发,Jesse只顾低头吃饭,并未躲避,但是Wayne的手指刚一触碰到他,小孩就像触电一样哆嗦了一下,猛地抬起头来,眼睛里全是愤怒。


“哦,你介意别人摸你头发?”Wayne做出举手投降的姿势,然后滑稽地一手举着一根热狗又举了一次,“一个是给你留的,我自己也吃一个。”


Jesse的眼神软了一点,用僵硬的英语说:“我介意别人碰我。”


“你不是这里的人?”Wayne问道。


“我是B城的,我刚来这里不久。”Jesse本来不想回答,但是他又吃了几口东西以后,看见对方还在盯着他,于是决定多说几句。


靠着这样慢吞吞的交流,Wayne知道了这个小孩的基本情况,他也把自己的热狗吃完了。Jesse正在吃他的第二根热狗,不再那么狼吞虎咽了,然后他剩了半个放回兜里。


“你在长身体,吃两个才是正常的,是不是刚才吃快了?”Wayne很少用这样慈祥的口气说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越是冷漠,他就越想主动找话题,在他的作恶生涯里,已经鲜有这样的时刻了:像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一样,察言观色、遣词酌句,期待着对方的反应。


“这是我第一次吃热狗。”Jesse站起来,“我要去找水。”


Wayne这才知道为什么他走路怪怪的,这个小孩的脚踝上有一个铁环,本身不算太沉重,但是因为Jesse实在太瘦,脚腕细,所以需要拖着走,那里磨出一圈黑色的疤痕。



当晚,Jesse来到了福利院,Wayne找了一个会暗配钥匙的孩子,帮Jesse配出合适的钥匙,终于把铁环解开了。Jesse获得彻底自由之后,走出第一步,他踉跄了一下,那只脚好像在走太空步似的,Wayne笑了。


Jesse想回头瞪他,但是反而把自己绊了一下,向前倒去,Wayne一把抱住他,小孩身躯的重量比他看上去得还轻薄,Wayne感觉自己的手臂里有一只猫,这只猫本身是柔软至极的,但是当被人类触碰时,就本能地僵直起来。


Jesse迅速找回了平衡,他没说谢谢,直接离开了Wayne的怀抱。配钥匙的孩子识趣地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和苍白的日光灯。Wayne无法读出Jesse的想法,这个孩子的眼窝太深,表情太少,总好像有多一半的生命力都笼罩在阴影里。Wayne想理解Jesse,因为长到了自己父亲的年纪以后,他总是频频回忆起旧事,当年父亲不理解少年的自己,现在他不理解少年的Jesse,一个讽刺的轮回。


Wayne本不需要关心福利院里任何一个孩子的心,他这里有医生,有负责读写和数学的老师,还有小小的篮球场和免费供应的书籍与画笔,他是个人贩子,更是个校长,他已经做得足够多,不必须关心到每一个具体的孩子了。


但是面前的这个,与其说是孩子,不如说是只野猫,他想要的一律用龇牙表示,他抗拒的就只管上前撕咬。Wayne觉得Jesse是一个野蛮版的自己,少年时候的Wayne花言巧语骗取想要的,用威胁恐吓让抗拒的远离自己。


白炽灯下的小孩面色更加苍白,Wayne想让他睡在自己的床上,又觉得可能太快了一点,所以他问:“Jesse,你习惯睡哪儿?”


小孩指指地板,说完就躺下了。Wayne哭笑不得。



半夜,Wayne被Jesse粗重的喘息声吵醒,他悄悄打开床头灯,看见小野猫在地上裹紧被子瑟瑟发抖。他有点手足无措地把小孩和着被褥抱起来,挪到自己的床上,然后他坐在床边,看灯光下那张一半黑暗一半明亮的小脸,即便是熟睡的放松时刻,Jesse也隐藏着情绪。


突然,Wayne想起了什么,他欠身摸上Jesse的额头,原来是发烧了!医生并不住在福利院,今晚肯定过不来,又不方便带拐来的孩子去正经医院,Wayne有点为难。按理说,他从没有这样关心过谁,小孩没有,女人没有,父母也没有,他这个人只爱自己,不过现在的Jesse对于Wayne来说,也是如少年自己般的存在吧,Wayne觉得他是永远无法逃脱只爱自己的水仙魔咒了。


Wayne一边给自己找着借口,安抚自己有点跳得比平时快了的心脏,一边弄来凉毛巾给小孩搭在头上。Jesse呢喃了一句“Andrew”。Wayne听不清,诧异了一下他竟然还有朋友,然后轻轻掀开被子的下角,果然看见肿了一圈的脚腕,伤口感染了。


Wayne去找消炎药的时候,听见砰地一声,一回头就看见小猫摔倒在地上,Jesse刚一站起来,脚下一软,又摔了第二次。Wayne跑过去扶他,小孩这回倒是没有抗拒身体接触,还是软绵绵的,滚烫的。Wayne分了一下神,赶紧把孩子公主抱着放回床上。



38岁的Wayne先生从此有了“忘年交”13岁的Jesse。他在自己的房间增添了一张床给小猫,教给他英语和用刀叉吃饭,偶尔也会买妙鲜包给他,满足Jesse小小的癖好,虽然后者的情况越来越少。Jesse不需要参与任何“任务”、“考核”之类的事情,他仍然野蛮生长着,但是拥有了一位父亲,照样不怎么靠谱,但是至少不会伤害他的父亲。


然而Jesse错了。16岁的生日,Wayne当着其他孩子的面送给Jesse的是根哈利波特魔杖玩具,私下里他送的是一条裙子。不谋而合地,像Jesse母亲穿过的那种性感风格的睡裙,不过质地更挺括一点,甚至直接穿出去也是可以的。



ps 后面的内容里卷的人性一面会渐渐上线,他会爱上别人,会变得越来越像人而不是猫。

  8 10
评论(10)
热度(8)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