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jewnicorn】《穷途末路》7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这一更还是Wayne先生的pov,如看官所料,这个角色确实是lian童癖,但是我赋予他历史、想法和故事,因为我不希望一个重要的角色过于片面,我们不认可这个角色的所作所为,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走进他的内心世界,了解他的想法和动机。卷并没有被怎么样,如果我前面骗到你了,我是故意的;我不是想洗白,但他们不过都是天涯沦落人。

再次强调,Wayne和蝙蝠侠只是重名,千万千万别想歪……

 

 

手里还摆弄着魔杖的小猫看见那裙子,浑身抖了一下,但是他立刻收拾起慌乱,直视着Wayne的眼睛,坚定地说:“不。”

 

Wayne没有强迫他穿上,只是把裙子挂在了衣柜最里侧,铺起床来。他预料到这样的反应了,只是没料到这么简洁明了。Wayne扪心自问,他对Jesse足够好,自己的欲望也在一年多来暗示过好几回,小猫都没有明显地表示过反对,没有因此离他而去,也没有争吵过表达不满。所以,Wayne误以为Jesse也许对此并不排斥。

 

Wayne自己是在16岁失的童zhen,所以他的观念里Jesse已经长到了合适的年纪。Wayne养了他一年多,把他从一个没有基本社会能力的小野猫变成一个还算健康的少年,他无数次想撒手不管,放纵自己的欲望,可是一看见那孩子深不可测的脸上却有那么清澈单纯的眼睛,就转而反思自己。

 

我不过是爱年轻时的自己,一个人怎么会对自己的倒影有过分的想法呢?我不过是惜才,喜欢这小孩,希望他一直留在这里。Wayne的借口多种多样,唯独不敢承认的是那个残酷的真相——他爱上了Jesse,希望Jesse快乐。如果现在的两张床会比一张床更让Jesse快乐,那Wayne情愿永远在孩子熟睡后的呼吸声中辗转反侧。

 

但是毕竟他自诩为一个恶人,一旦怜悯之心或者保护欲超过了安全的限度,他害怕自己葬送了福利院的小小帝国。Wayne又不能放纵自己对Jesse太好,好到爱情、牺牲、永远这样的可怕词汇出现在自己的字典,所以他要伤害Jesse,以此平衡这个孩子带给他的无望的爱。

 

Jesse从一开始就和Wayne睡在同一个房间,几乎是对他们情人关系的默认,Wayne从不说破,甚至还会造一些谣,说得好像自己上过Jesse似的。他用这样的谎言麻痹自己,给压抑的情yu一个出口,同时这样的谣言也伤害了对方,Wayne因而安慰自己没有变成一个仁义道德的俗人。

 

Jesse过分安静,他没再提过那条裙子和它代表的邀约,但是也并没有生气,他仍然不避讳地当着Wayne的面更衣睡觉,听任福利院里关于自己的不堪流言,甚至于也渐渐改掉了一些不喜欢身体接触的毛病,允许Wayne搂着自己的肩膀说话。

 

Wayne一次次为Jesse的小小改变或者妥协而欣喜,幻想着对方进一步的信号,然而并没有下文了。他看着Jesse搂着其他孩子肩膀话里有话时,脸上阴晴莫辨的表情,看着Jesse断人手脚时,冷酷里藏着的兴奋,终于意识到,他对Jesse掺杂情yu的爱在漫长的克制中,被对方化成了真正的亲情。一切就像一个圆环,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起点,Wayne照顾Jesse,Jesse模仿Wayne,野猫长成了少年,少年视他为父亲,男人感慨自己真是开始变老了。

 

 

风平浪静的日子被半年前Jesse的自杀未遂打破了。Wayne当时人不在本地,听到电话那头Allen火急火燎的求助声,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他连夜开车回去,看见已经处理完毕手腕的伤口,躺在那张小床上的“儿子”。

 

“Wayne先生……”Jesse动了动嘴,用口型叫他的名字。

 

Wayne的心都碎了,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有一腔怒火,但是却无从发泄,只能把所有想出口的脏话和想挥舞的拳头变成一句温柔的:“乖,我回来了,一切都会好。”

 

“不,从来就没有好过,将来也不会好。”Jesse说完这话就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从孩子略微颤抖的身体和紧抿的嘴唇,Wayne判断Jesse也在生气,气他们救了他,气这些恶人们一次次把难得的光都给了自己,而他本是一个被锁住的不见天日的灵魂。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很会把姑娘骗上床,她们都比我小,十几岁的那种。”Wayne对着Jesse的后脑勺,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我爸爸特别生气,他打过我很多次,因此家里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清理一番断掉的皮带和魔杖什么的。”

 

这真是一个拙劣的笑话,Wayne暗暗懊恼,因为对方仍然一动不动,他接着说:“我妈妈只会哭,并不真的管,甚至于有时候我出门前当面告诉她我要去干嘛,如果我爸不在家,她就不敢阻拦,她怕我。Jesse,你有过那种感觉么,你最亲的人害怕你,好像你是什么洪水猛兽?”

 

Jesse轻轻点了点头,但是他没有解释更具体的了。Wayne拉过孩子的手腕,看见厚厚的纱布,他两只手捧着Jesse的手,好像面对着一个珍贵的易碎品,然后在他手背上亲了一下,小孩并没有拒绝。

 

“等我再长大一点,终于知道了父母当时为什么怕我,因为我10岁的时候喜欢同龄的男孩女孩,我20岁的时候喜欢的仍然是那个年龄的男孩女孩。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我无意间看见DSM上对这种情况的定义。”Wayne没法说出那个单词,它像一个咒语,如果说出来,曝光的不仅仅是他多年躲在阴暗角落里的那一面,更是他唯一感到自责的罪。Wayne做过太多坏事,他有铁石心肠和转身既忘的本事,但是这原罪他背负太深,撒旦把邪恶的符号刻在他骨头里了,它跟着他,直到他死,直到他挫骨扬灰。

 

Jesse转过来,脸上有泪,他轻声说:“Wayne先生,我不怕你。”

 

福利院这么多的孩子,Wayne没侵犯过任何一个,他做的是流浪儿的生意,但这生意不需要身体上的接触。Wayne把自己置于这样的环境里,既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暴露疗法”,也是一种日夜煎熬的赎罪方式。而Jesse是救赎他的天使,天使就睡在他的屋子里。

 

Jesse半坐起来,他开始一圈圈地解开纱布:“Wayne先生,你想知道为什么爸妈怕我吗?”触目惊心的伤口袒露在空气里,Jesse下一步要袒露的是自己心上的伤,“我在肢解那些小乞丐的时候,会……兴奋……而且这是我唯一会兴奋的途径。”

 

Wayne花了数秒才把自己脸上过于坦白的震惊收回,他以为Jesse做那些事的时候每次流露的表情不过是在模仿他想象中坏蛋应该有的样子。然后,他突然想起自己的父母,他们把他当成怪物,打骂强拗不成,就索性假装没有他这个儿子,疏远他、无视他。Wayne不能再做一次这样的父亲,虽然他真的不知道正确的做法应该为何。

 

于是,Wayne也说:“没关系,我也不害怕你。”我爱你,他想,我爱你不是因为你今年17岁聪明漂亮独一无二,而是因为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已经习惯负重前行,现在多背上一条你的秘密,只会让我更加爱你。

 

“我害怕我自己,我不能爱上任何人……”Jesse看着自己的手腕冷笑了一下,“我连自己的血都喜欢呢。”

 

Wayne把那只手拽过来,重新替他缠上纱布,少年扭动了一下,但是放弃了抵抗,乖乖让男人把包扎恢复原状。Wayne拍了拍Jesse的肩膀,边站起来边说:“我给你这个小王国,你去释放自己吧。”

 

遇上Andrew之后,Wayne让Jesse把选乞丐的工作都包下了,既然少年喜欢这个,让他自己选岂不是更好?但是他却意外地发现Jesse当时露出困窘的姿态,Wayne沉默了一会,想找个法子补救,可也没想出所以然来,就随这件事去了,他当时只是以为Jesse可能不想在Andrew面前表现出来这个癖好吧。

 

 

在第一场Jesse自己挑选被做成乞丐的孩子的“大会”上,Wayne第一次注意到William这个男孩,第一眼他甚至以为自己看见了13岁的Jesse,他们长得太像了,但是William唯唯诺诺的神态和那时剑拔弩张的小野猫正好完全相反。

 

后来,他守在“刑房”的门口,瞥见疑似William的长卷发在拐角处一闪而过。这并不稀奇,很多孩子一开始都会偷偷想围观,Wayne并没有在意,玩起了手机,然后还遇到了Andrew,并把他推给了Jesse。

 

但是,当屋里传来第一声尖叫的时候,Wayne看见William踉跄一下,身形晃出拐角的边界,正好四目相对。


“William,我让你中午再来找我,你现在就过来了呀?”

 

转身想逃的男孩犹豫着慢慢转过身,低着头:“Wayne先生,我……”

 

“跟我一起吃午饭吧。”

 

 

 

ps:下一章开始William的pov

又:@aj2327  抱歉我之前没考虑时间线,所以韦恩对卷的恶意在加菲出现以后就已经没有了。

 

  5 2
评论(2)
热度(5)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