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进击的杰西五兄弟》

打破次元壁故事,逗逼恶搞风

本来是我和 @Jesse_么么哒 一起完成。但是她的部分。。我们觉得。。写几个小番外好了不po了。所以这不再是一个垃圾梗了,随便看没雷点。。

【暴力部分】那一段见她的lof!


 

Jesse的家里最近不太平,他总觉得隔着墙壁能听见有人在说话,不是邻居家噪声太大什么的,就是仿佛有人藏在墙壁里那种。有时候茶水会突然产生奇妙的自旋,最离奇的是还有一次,马桶冲水旋转的方向变了!当然,一般人会觉得最可怕的应该还是墙壁上那块渐渐显示出来并且扩大的黑斑吧……

Jesse把情况告诉了Andrew,但是小鹿在电话那头儿就直接爆炸了:“你别怕!我去给你找人看看!你今天敢一个人睡吗?我晚上过去陪你吧!”

于是一脸黑线的Jesse只好反过来安慰Andrew:“没事啊,我不怕,你接着拍戏吧,别乱跑,好好在片场呆着……”

当然如果Jesse知道今晚将要发生的事,他一定不会轻易挂断电话了。

 

Mark很烦,Wardo离开以后,Facebook的一切都重新回到正轨,唯独他自己没有。因为Jesse没有按照剧本演,反而给Mark在电影世界里留了一个大烂摊子,而他自己倒是离开片场就和Andrew双宿双飞,还提名了奥斯卡。

哦,忘记你们的脑子没有我好使了,还是解释一下这个电影世界吧,马总靠在椅子上,懒懒地看了一圈周围。电影世界是一个和现实世界平行的时空,演员创造一个角色,就创造一个电影子世界,而所有这些电影子世界加起来,就是一个电影世界了。

Mark满腔怒火都倒给了演员Jesse,当时这个小贱人和Andrew正处在暧昧期,擅自改了剧本,给Mark赋予了一丝柔情,就是这点改动的人设,导致后来Mark在电影世界里陷入了深深的负面情绪里——懊悔啊,自责啊,可又偏偏再清楚不过,重来一遍也无法改变be的结局。

因为我是一个角色!我就只能陷入Jesse带给我的心理创伤里吗!Mark在无数次失眠的、矛盾的、思念、愤懑交织的夜晚中,渐渐悟出一个道理:就算我只能无望地爱着这个世界离去的Wardo,我也可以报复那个世界里赚的盆满钵满的Jesse啊!

于是,链接各个子世界的fb-filmworld版上线了,Mark揉揉酸痛的眼睛,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有了它,就可以联合其他Jesse演过的角色了,看看这家伙还祸害过谁,携起手来,电影世界向现实世界宣战!以牙还牙!

 

以眼还眼!Lex对着电脑屏幕大笑,给Mark发出了好友申请。

Lex早就不爽Mark了,尤其在自己得了个金酸梅,对方却有奥提的时候,深深感觉自己的财富比Mark再多都没用。他拒绝承认自己嫉妒Mark,嫉妒意味着技不如人,而Lex不知道怎么输。

硅谷暴君上线了新网络科技,Lex的商业头脑告诉他,这是个建立联系的好时机,要不要投资还得多做分析,但一场霸道总裁的会面着实吸引他。刚把波本举到唇边,对话框就弹出来了,Mark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这场视频会谈大概过程如下:

Mark:(伸出手指,指着Lex)你也讨厌Jesse。

Lex:(动动脸部肌肉,把表情挤回去)是。

Mark:(快语速)Jesse把你演得特别变态,讨人烦,还得了个金酸梅,你希望自己是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风没雨也能干预大气的凡间最有力量的人类,但是Jesse让你表现得更像一个日天日地上蹿下跳的凡间神智最不清醒的空想家。所以,你也讨厌Jesse。

Lex:(喉咙动了一下)是。

Mark:我们去真实世界找他宣战吧!让他知道他对我们都做了什么,毁掉了我们本来顺风顺水的生活,他得知道!

Lex:让他付出代价!跪地求饶!

——Lex 合上笔记本电脑,才发现自己本来宣战的对象应该是Mark才对。

 

Mark在给Lex制造的打破次元壁机器写代码的时候,顺便还在fb-filmworld上线了世界大战的卡牌游戏,他的野心不小,光一个Jesse怎么够,他想要的是一个吞并真实世界的绝对帝国。

Daniel是这个线上卡牌游戏的第一批用户。“设计得什么玩意!”丹总在和随机队友大战一局输掉之后,愤愤地摔了鼠标,“我能从他的规则里找出十个漏洞!”

不过,这个设想本身还是蛮吸引人的,去真实世界玩上一把,泡泡他们那边的妞,还能顺便去看看nysm3的合同到底怎么样了。Daniel用他不亚于Mark的手速,以一位魔术大师的身份,给那位互联网界的大师发去了好友申请——我要去真实世界,你加入否。Daniel已经能想见声名显赫的Mark Zuckerberg是怎么大彻大悟,然后投奔自己麾下的了。

 

然而,他见到Mark的同时,还见到了Lex、Mike和Columbus,打破次元壁的想法最早就是Mark本人提出的,Lex正在造机器了,第一个提议组成“杰西兄弟日卷机动队”的人是Mike,就连那个毫无存在感的Columbus,都贡献了Andrew行程表(来自Wichita)。

Daniel的演说词烂在肚子里,挠挠自己本不存在的卷发:“我讨厌Jesse因为他让我在第二部里顶着俗气的寸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拍第三部!”他转向站在众人身后的Columbus,“孩子,你要是恨自己出生在不太平的年代应该去找导演编剧。”

“我也想知道僵尸之地2什么时候拍。”后者耸耸肩。

“我加了Columbus好友,他把我拽来的。”Mike绕着那台机器转了一圈,说话的时候都没有看着Daniel。

现在,魔术师觉得他讨厌的不光是Jesse,还有面前的所有人。

Mike踹了一脚那机器,回声在空荡的屋子里来来回回响了数次,他尴尬地眨眨眼,缕了把头发:“所以,这玩意怎么用?”

“哦,别叫她这玩意,她有名字,”Lex跳了一下,夸张地奔过去按住机身,震荡声戛然而止,“Mercy,纪念我的秘书。”

“那还真是你唯一没有的东西。”Mark吐了句槽,“我设计这个程序能让Mercy突破次元壁,也就是说,像一个航天器那样,带着我们跃迁到真实世界去。”

“很正确,除了一点!”Lex收起笑容盯着Mark,“我们设计的Mercy。”

“我设计的程序,而你,大约是个相当于Howard Wolowitz的工程师。”Mark的声调一点都没变,“或者说你手下的员工才相当于工程师,而你是个提款机,oops,刚才说错了。”

“先生们,我只想知道这个Mercy,她的原理。”Daniel在剑拔弩张的两个人中间打了一记响指,“以及,我们不会卡在次元中间什么的吧,像好多电影里那样。”

Mark和Lex你一句我一句地解释了一下,大约就是Lex买通wang,让他把古一法师的学院里关于制造时空虫洞的魔法书偷出来,Mark在fb-filmworld里联系上Eleanor Arroway,哄骗中让她帮忙据此造了一个可移动的虫洞出来,他们用虫洞连接这间屋子和Jesse的卧室,Mercy能够把乘客进行量子折跃,传输到另一端去。

“但你们还是没说有没有危险……” Columbus弱弱地举手提问。

“我就想知道,能带叶子吗?”Mike插嘴。

三位总裁难得异口同声:NO!

 

事实证明,Columbus的担心是正确的,在一阵头晕目眩的光波中,Mercy里的众人听到了代表他们已经到达真实世界的提示音,但是门却怎么都打不开。Mark强忍着呕吐的欲望,故作镇定地打开电脑:“大家不要慌,我看一下程序……”

话音未落,只见Mike一拳就把门冲开了,他甩甩手:“那个,你们是还能把它……安回去的吧?”

Jesse家中无人,几个人决定在附近自由行动,Columbus门口放哨,Jesse一出现就迅速通知大家。Mike开始翻箱倒柜找大麻,Mark上网,Lex逗猫。Daniel和Columbus说了几句话就出去了。

 

Andrew还是决定回家一趟看看,这几天Jesse明里暗里提过不止一次家里“闹鬼”的事了,就算他今天不打那通电话,Andrew也会一结束工作就先回家。等他往家走已经是黄昏了,路上堵车得厉害,于是Andrew决定坐地铁。就在出站的那一刻,有个矮个子的短发男人撞了他一下。

 

Columbus带着哭腔跑回屋里,喊道:“Jesse回来了!Daniel还没回来!”

“什么?他走之前不是还跟你说话了吗,说去干吗了吗?”Mark问。

“问了我Andrew下班的时间。” Columbus急得跳脚,“怎么办怎么办?”

“我们先埋伏好,绑了Jesse呗,又不是差他一个就不行。”Mike抽了一口刚卷的烟,然后呸呸啐了出来,“这什么人啊!片场的假烟!”

 

【暴力桥段交给 @Jesse_么么哒 了:

这段时间的异状实在让Jesse有些精疲力尽,加上这一路骑车,是的,他是一名环保主义者,以至于当他好不容易回来的时候眼皮都快合上了。

开始见面时微妙的气氛让Columbus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没有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开朗单纯(能在僵尸之地生活下来的人就没有蠢货),他被排挤了,如果想要摆脱自己这该死的命运就必须做出点什么贡献,所以在Mike提出去埋伏Jeese的时候他主动要求做前锋。

这很容易,一个生活在和平世界又不爱运动的自己是不会造成什么危险,至少比对付僵尸容易的多,Columbus在扑向Jeese的时候迅速的分析着,所以当没有按照准则做准备运动的男人因为腿抽筋而倒在半路上也是理所当然的。

突如其来的惊呼声让Jesse猛地清醒了过来,好像有人摔倒了,他眯着眼睛转过身去,他今天并没有戴眼镜。然后就是一片混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自己身后的男人突然掐住了自己的脖子,Jesse挣扎着想要跑进家里,但眼前手臂上一闪而过的疤痕让他迟疑的停顿了一下,而在看见从地上爬起来的男人胸前的枪支的时候,Jesse意识到他已经失去了逃跑的最佳时机,不过他并不怎么担心,因为Andrew晚上会来,只要熬到那个时候事情就还不算糟糕。
Mark为胜利而归的Mike开了门,得知消息的Lex也感兴趣的围了过来。

明亮的灯光下,骤然靠近的相似的面庞,Jeese忍不住张开了嘴,然后在下一秒就被捏住下巴用胶带封了起来。被围在中心的小个子男人紧张的绷紧了肌肉,墙壁上的黑斑在灯光的照射下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笑脸。

 

Daniel推门回来的时候,Mike的拳头停在眼前,魔术师尖叫了一声,风度全无,然后又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我靠,你干嘛!听着,Andrew马上回家了,我已经催眠了他,他会把我当成Jesse,我把他哄走就好了。”

“我以为是警察或者Andrew。”Mike镇静地回答道。

这时Daniel才发现,其他人正在七手八脚捆Jesse,演员嘴巴封着,一脸惊恐还没褪去。Daniel摇摇头,只好径直走过去扒开众人:“快没时间了,Andrew马上就要敲门了,而你们连捆个绳子都要我来管!Lex,我不信你不会。”

“我真不会啊,没什么事需要我亲自动手啊,除了造毁灭日。”Lex说着瞥了一眼Mark,“有些人就不一样了。”

没等Mark张口反驳,敲门声果然响起,Daniel这边也完工了,他做了个“嘘”的手势,其他人抬着Jesse回了卧室,关好房门。

“来了!”Daniel整整衣服,开门果然见到Andrew的脸,“亲爱的,你怎么来了?是因为我那个电话吗,哦,我都不知道怎么道歉好了,那不过是一个玩笑……”

Andrew扶住“Jesse”的肩头:“你别安慰我了,那不是玩笑,几天以前你就说过类似的怪事了,是我不好,早点都没有发现你遇到了麻烦。”

Daniel心里一沉,看起来是没法顺利把护夫心切的Andrew打发走,他只好站在门口搜肠刮肚地和Andrew东扯西扯,感觉到卧室里的狂欢好像已经不等他就开始了。而最后,Andrew长腿一跨,还是进了门。

Daniel只好在客厅和Andrew周旋,阻止他去卧室查看“闹鬼的墙壁”——Mercy造成的瘢痕。Daniel觉得自己更讨厌他的队友了,不仅在电影世界不等他,来了真实世界还是不等他,所以他做了一个有点冒险的决定:叠加催眠术,干脆让Andrew把这里所有角色们都认成Jesse本人,他可不想一个人在客厅干巴巴地拖延着Andrew,总得有个人来替换他。

卧室墙壁突然响起一声“咚”,Andrew紧张地问:“Jesse,这是什么声音?”

“哦,猫。猫而已。”Daniel声调温柔,内心怒火中烧:你们几个是忘了我还在这儿呢么!

 

【此处省略一万字,你来吧】

 

 

“我要留在这里!”Mark宣布,“这个世界比电影世界有意思多了。何况在这里,我还有自己的打算。”

“我要把Jesse带回去进一步研究。”Lex也表示。但是他一边盘算着,自己和Mark的账可怎么算。

“我不回去,这里是和平世界。” Columbus一边说,一边怯怯地看Mike。

“我无所谓,哪里都有fbi,哪里都有大麻。”Mike找到了普通的烟抽起来。

就剩下魔术师了,他看看众人,自嘲的笑笑:“你们让我知道了自己的自负有多幼稚,我们是一个团队,真的要就此别过吗?”

所有人沉默了……

 

以下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10 52
 
评论(52)
热度(10)
  1. Jesse_么么哒AlineZ是杏老师 转载了此文字
    给 @杏卷名西 的暴力片段: 这段时间的异状实在让Jesse有些精疲力尽,加上这一路骑车,是的,他是...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