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穷途末路》8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William是两个月前来到这里的,一直过着毫无存在感也没有朋友的混吃等死生活,他和Mr. Trunkles打过一个照面,一下就意识到他们长相的相似了,为了继续维持低存在感,William平常都躲着Mr. Trunkles,这并不难。


然而,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在医学院的剧社碰见了Mr. Trunkles,他以为小野猫先生是那种喜欢看好莱坞大片,偶尔读读通俗文学的人,能在《樱桃园》的排练场相遇,也算得上是两位卷发少年的缘分了。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记得他的名字,要知道William的名字是如此少得被人提起,以至于他自己都快不记得了,当然,除了他时常给自己鼓劲的时候——别哭,William!别哭,William!


那一瞬,慌乱和恐惧之下,William竟然有一丝感动,他努力在Mr. Trunkles和其他所有人面前隐形自己,可还是有人记得他的名字,还和他分享了一个共同的隐秘爱好。


于是理所应当的,William那天趴在隔开前后院的拐角处,想偷偷看Mr. Trunkles做的他以前打死也不敢看的事。他看见Andrew在自己之前,还进入了房间,才发现原来自己什么也看不到。


William身体紧贴着墙壁,准备原地转个圈离开的时候,只听见屋子里的一声尖叫,吓得他猛跳了一下。这一跳,却又踩到了旁边一块石头,William扭了下脚,半个身子探了出来。他看见Wayne先生的脸,赶紧闭上了眼睛,自欺欺人,然后踉跄着保持住平衡,没有直接摔倒下去,调直身体还想逃,可仍然被叫住了。


William两个月来所有的低调在被当众点名后付之东流,而现在,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也在Wayne先生精明又深不见底的视线中一泻千里。


 

那个屋子传来的声音在William的耳朵里越来越弱,他跟着Wayne先生出了福利院,生平第一次坐在小轿车的副驾驶上,甚至需要Wayne先生教给他怎么系安全带。


“你多大了?”William听见熟悉的“校长大人”的嗓音,却又因为第一次距离这么近,而感到陌生。


“15.”他老老实实地回答道,然后别过头继续看着窗外。汽车驶过一条条街道,他看见有男孩子走在父母的中间,三个人都面带笑容,有男孩拉着女友的手,配合着她的步速行走在树荫投下的阴凉里。


Wayne先生一路无话。William觉得自己砰砰直跳的心也渐渐适应了这样祥和的气氛。最后,他们从车库直接上到21楼,这里有一个凸出去的小小露台,卖咖啡简餐,天气炎热,所以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在户外。


William给Wayne先生讲了那个金融诈骗的计划,他觉得自己已经浑身都汗湿透了,而对方却西服革履一丝不苟,只在额头发迹那里有点点汗珠。Wayne帮他把巧克力丢进牛奶杯里搅拌,稀松平常地说:“这个啊,我们已经有人在做类似的了。”


William的汗水变成了冷汗,因为Mr.Trunkles放他一马就是因为这个计划,如果它并没有用处,那么……


“所以,你没有必要和那些小孩子们混在一起了。”Wayne把热巧推给William,“这栋楼里有一层,是我的工作室,那个不知道今天去哪儿了的Allen平常也在这里,我不能时常过来,交给你,可不可以?”


William觉得自己的长卷发贴在脸上,看起来一定狼狈极了,他没有权利说不可以,所以茫然地点点头。


“你的父母,他们在哪儿?”Wayne问道。


William看向窗外,21层并不高,但是也能看见很大一片街区了,他想着这鳞次栉比的楼房里住着的上班族,老人,学生和管道工,这些人或者优哉游哉,或者行色匆匆,但都有一个家和一个目的地,而他什么也没有。William把视线收回,低声道:“我不知道我的父母在哪儿,他们把我卖到了这的一户人家。”


“因为你有什么毛病吗?”Wayne先生直白地提问。


William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我小时不爱说话,他们以为我有孤独症。”


“不,你比他们都聪明,比Jesse也聪明。”Wayne从William面前的蛋糕上挖走了一勺,“我让Allen带你一段,以后这边你自己负责,不要拿自己当15岁,你是个小天才。”


“Jesse?”William疑惑。


“Mr. Trunkles,他的真名。”


 

福利院不过是Wayne先生的一所私人王国,他真正的“事业”分布在各个写字楼里,它们都像是再正常不过的公司。也许,这里每个人都有两个名字,William心想。


一个夏夜,他和Andrew、Jesse躺在福利院一栋楼的房顶上,月亮半圆,星辰耀眼,混凝土的屋顶已经褪尽了日间的余温,William觉得阵阵凉意从背后升上来,说不上难受,但也不惬意,他懊恼自己永远无法放松下来,真正享受点什么。


Jesse躺在中间,他的蓝眼睛在月色下闪烁,用一种少见的带有情绪的声音说:“你们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交往一个女孩,离开这里?”


“我没想过,但我要跟着你。”Andrew马上说,他撑起手肘,用一种慈祥又坚定的目光看着那野猫。


William则正相反,他想离开,只是忌惮Wayne的势力,尤其是现在他被那栋在21层有露台的大楼拴住了。但是他不能把自己的心思告诉这两个人,于是干巴巴地说:“没想过。”


Jesse转过头来,正冲着William,两个人的卷发散落,交缠在一起,他突然捂住孩子的眼睛:“William,你说,那北斗星现在在哪个方向?”


William不假思索地伸手一指,只听见Andrew带着笑声叫到:“还真对了!我们一直在聊天,你是怎么有空观察星星的!”


William刚要解释他只是之前看到了,就记下了,还在斟酌词句不要显得自己炫耀,Jesse先开了口:“因为他比我们都聪明,他值得更好的。”


William觉得自己的睫毛扫过Jesse的掌心,接下来他恢复了视力,看见Jesse嘴角的一抹微笑如梦如幻。他忍不住说道:“我们长得很像。”


Jesse的笑容突然绽放开来,却带着些古怪扭曲的痛苦,他一边笑一边抽着气声说:“我们很像,是啊,很像。”


William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他责怪自己又说错了话,赶紧转移话题:“Wayne先生说我明天就可以独立负责那边的事儿了,Allen一直没有回来。”


“不管他在哪儿,我只希望他不要和我姐姐在一起。”Andrew插话。


“你知道为什么Wayne先生有自己的公司,还要在福利院养着我们这些人吗?”


“从小培养的预备役?”William问。


Jesse把胳膊伸到William的脖颈底下,揽过他,指着夜空说:“你记得北极星,但不会记得那些更小的,那些孩子是他的存货,而不是他的同盟。”


“存货,什么意思?”Andrew问,他对着William皱皱眉。


然而Jesse并没回答,他反而问William:“你觉得Wayne先生和我,是什么关系?”


刚才还因为Jesse的拥抱而稍稍暖和一点、放松一点的William,登时汗毛倒竖,他不擅长这样尴尬的时刻,尤其不擅长这种两难的问题,他求助地轻轻欠起身,望向Andrew,但是对方只是呆呆地看着远方。


不等William答话,Jesse就自顾自地说下去:“我讨厌做那件事,你知道,决定谁留下,谁去送死。但是Wayne先生以为我喜欢这个,他以为我想自己挑祭品,可那些孩子本身并不是为我准备的,我是个宠物,用我手上的血帮他洗刷负罪。”


Jesse的手臂摊开去,William不知道此刻应该静悄悄地挪开身体,还是继续枕着对方的胳膊。他犹豫着,轻轻抬起头,以一个别扭无比又酸痛的姿势,假装自己已经离开了Jesse的怀抱。


但是对方识破了他的伎俩:“William,你不用这样,你只要往旁边挪一点,我就能明白抽回手臂。”他侧过身子,一只手轻拽William的卷发,接着说,“你和我有一样的头发。我们有一天要你死我活。”


William从不知道Mr. Trunkles可以说这么多话,也第一次知道他的臂弯温暖柔软。当他在那栋大楼的某一层里穿梭忙碌,好像一个早熟的上班族,脸上逐渐消去了稚嫩笨拙和诚惶诚恐,可以面不改色地指挥“下属”圆过一个个险被监察机关识破的谎言时,William总是回想起那个夏夜脊背传来的寒意,让他清醒地记得自己的初心。


他从失职的养父母家中逃出,却并没有离开这座城市,就是为了还保留着那么一点家的感觉,但福利院并不是家。


 

随着William的情商渐渐跟上了智商,他和Andrew的关系也改善了不少。三人组经常待在一起,最开始,几乎都是Andrew和Jesse说话,Jesse和William说话,但因为Jesse话少,他们更多时间就是一起看看电视,打打球什么的。后来,William发现他也和Andrew有话聊了,归根到底他们都是同龄的年轻男孩,三人组的气氛从此活跃起来。


Andrew经常跟着William“实习”,他渴望知道一个诈骗公司是怎么运作的,他询问William整体的思路和具体的操作,得到Wayne先生的允许之后,William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带着Andrew和Jesse逛遍各家公司。其他孩子聊着篮球鞋和女明星的腿的时候,他们三个聊得都是怎么算计,怎么洗钱,怎么设置陷阱,怎么操控人心。因为William确实是这里最聪明的一个,他开始有了信心。


又是一年的夏天,他们都长了一岁,Andrew把视线从电脑程序里跳跃的美元数字上错开,通过屏幕上的反光看着William,说:“我承认,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想过让你去当乞丐,我偷你的主意。”


William站在他身后,本来正弯着腰准备拿起鼠标,听到这话,他直起身来,不知道往哪儿放的双手无措了数秒,然后索性抱着前臂,他知道Andrew的野心,但没想过去年才16岁的小哥哥心就这么黑。


“你不会原谅我了,是么?”Andrew把转椅转向William,语气里带着恳求。


以前的William会直接哭出来,绞尽脑汁地去想该怎么回答才能左右逢源,但现在的William从容了许多,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那时我们还不认识,没关系。”


William真的没有怪罪Andrew,他是被身处的现实给了一击,前阵子一直飘飘然的他忽然被打破了所有幻梦:他们不过是一帮贼。


可单纯的Andrew还在辩解着:“William,我现在知道了自己不如你,你会成为最伟大的罪犯,我却不行。”


看着对方清澈的生机勃勃的褐色瞳孔,William由衷羡慕起来,他愣愣的开口:“Andrew……”


不等William说话,Jesse就跑了过来:“William,快,回福利院,Wayne先生找你!”


“什么事?”


“还不知道!急事!”





  4 4
评论(4)
热度(4)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