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穷途末路》9 (重发,补充了今日第二更)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手机码字,如有错字见谅,家事杂乱,更少见谅



时间回到一年前。


Andrew和Jesse把两个倒霉孩子收拾好,暂时放在屋里,推开门,夏日的正午阳光刺进眼睛,Wayne先生不知去向。Jesse皱皱眉,把雨衣脱了扔进屋里,从外面锁上门。


Andrew问:“接下来怎么办,Jesse?”他的上衣湿透了,胸前的血迹在顺着汗湿一点点扩散。Jesse的目光落在对方胸前的红斑上,怔了一下,道:“你叫我Jesse。”


Andrew哑口无言,他从来就没能顺利地叫出口Mr. Trunkles这个名字过,他总是把到嘴边的Jesse咽回去,刻意换上猫的名字。


“走,带你去我住的地方”。Jesse没有揽过Andrew的肩头,只是径自朝前走。孩子们的呜咽声越来越远,Andrew发现自己停在Wayne先生的门前,他的呼吸断了一秒,心脏砰砰的跳。


看见Jesse扭转钥匙开了门,两张单人床映入眼帘的时候,Andrew的脸很烫,他意识到自己人云亦云,错怪了他的朋友。小猫等待Andrew的这声“Jesse”很久了。


而Andrew其实不过是一时口误没有改口,他在半小时前才刚刚决定他们俩属于不同世界,所以一时间矛盾不堪。


Jesse没理会对方的踌躇,从冰箱拿出几个餐盒,把其中一个丢进微波炉,然后顺手预热烤箱。他从厨房最底下的柜子抽出来一块桌布,抖抖唰地铺满整张餐桌:“Andrew,我以为再也不会遇见你了。”


Wayne先生的房间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拥有厨房的,这些食物都是Jesse做的,所以虽然二次加热,但是Andrew仍然觉得算的上一次重逢午宴。


Jesse把前一天腌好的鸡胸肉放上烤盘,把另一个盒子里剩下的几瓣掰好的西兰花放在周围,启动了烤箱。在机器的运转声中,Andrew有一种他俩已经同居已久的错觉。


忙碌完的Jesse把一盒盒食物摆上桌,给两人的红酒杯倒上某个日文字的听装石榴汁:“我们的年龄不能喝酒。”


此时,Andrew眼里的小野猫完全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年了。他自己反而穿着沾血的衣服,像个变态。“衣柜里面的随便拿,你能分出来哪个是我的哪个是Wayne先生的。”只是余光一扫,Jesse就意识到了伙伴的尴尬。


Andrew在衣柜看见了那条裙子,他刚放下一点的心又悬了起来,他没法开口问,又不能阻止自己乱猜,他应该信任朋友的,但是Andrew是个以骗人为生的人,他本能地难以对任何人放心。


赤luo上身的Andrew胸前一热,Jesse在后面抱住了他,如同他们相识的那天。Andrew赶紧从衣架上扯下一条白色的印花T,掩饰自己刚才在看什么。


“等等。”小猫开口,“你身上的血痕会染到衣服上。”Andrew转过来,Jesse柔软的手指在他的上身划过,搓掉点点红色。


Andrew无法控制自己不要再出汗了,他一只手攥着白上衣,另一只手也跟着胡乱拍拍抌抌,他们的手指碰在一起,但是小猫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Jesse,你过得还好吗?”Andrew心里憋着千言万语,突然的身体接触打破了他所有准备好的客套和打听。


他应该怕Jesse的,他应该离这个人远远的,而不是想把所有感情投射在他身上。Jesse很酷,Andrew想,酷到自己愿意跟随他、保护他,帮他保持这种“酷”,但是他们之间又始终隔着距离。


因为眼前的小猫沉默了,并没有具体的回答他这三年怎么过的,过得好不好。Jesse向他献出了真名,却仍然保留了太多秘密,血腥味中的bo起撑起的裤子,衣柜深处挂着的连衣裙,突然的拥抱和暧昧的手指,这些画面挤在Andrew的脑子里。


他索性不想了,穿起衣服,走到餐桌前一一打开餐盒们的盖子,突然听见Jesse一声痛呼:他没戴手套就直接拿了烤盘。


Andrew顺手抄起自己的冰石榴汁跑过去,把小猫的手指抓起来伸进杯里,停了几秒,然后他拉起对方的手指放到自己嘴里,感觉到Jesse的手指混杂着腥味,吮掉上面的果汁。


对Andrew来说,他对Jesse的每一次身体触碰都极其自然,好像对方的身体就是他自己的身体一样,不带任何隐喻。


他们干杯,Andrew说“祝我们快点长大”,Jesse说“敬薇罗妮卡”。Andrew没问那是什么意思,他喜欢这样自说自话的Jesse。而且他太累了,紧绷的神经,和反反复复地关于他们关系定位的思考,让Andrew精疲力尽,他只想躺在旁边的小床上,哪怕在睡梦中被这只野猫肢解。  


我不怕你。我想跟随你,成为你,Jesse。


Andrew惊讶于一旦他叫了Jesse的本名,他们的友谊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迅速回归了。当他收起胡思乱想,只像个普通的好朋友一样和Jesse相处时,他变得更舒适,甚至于连William的中途加入都不那么计较。


他们三个曾一起躺在房顶上看北斗七星,Jesse搂着William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他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何时熟悉起来的,但是Andrew的人生信条之一,就是不能视任何人为羁绊。他告诉自己,他的心丝毫未曾受伤,他凝视着远方星辰穹顶和建筑物屋顶衔接的弯曲处,把他和Jesse的未来逼出脑海。


但最好的方法不是不去想Jesse,而是和William交朋友,而且逐渐地,Andrew对这个聪明的小卷毛的喜爱并非言不由衷。尤其是当William开始掌管几个重要的分公司,越来越懂得人情世故的时候,Andrew几乎已经说服了自己,三人组是一个平衡的等边三角形,他与Jesse的距离并不比他与William的距离更近一些。



但是Andrew确实更经常地和Jesse一起“外出工作”,比如,在他们重逢这一年的金秋十月,跟着Wayne先生去波士顿,赴宴他的老“朋友”Leyva先生,当地的一个老毒枭。此人已经五十多岁了,大腹便便,想方设法把定制的衬衫剪裁得让他无论如何扭动肥硕的身躯,都不会从腹部漏出一丝赘肉。


Leyva先生守旧一些老派的传统,是个贩毒界的“老炮”。据Jesse的介绍,这两个“犯罪集团大家长”在年轻时候便相识,但是在中年时分道扬镳,井水不犯河水。“这两个人有不少相同之处,但更多的是本质追求上的不同。”Jesse总结到。


Andrew对Jesse的科普听得云里雾里,他只得出了三个结论:第一,Jesse知道的可真多;第二,原来两个人可以既是朋友,也是敌人,相互背叛提防,又惺惺相惜;第三,在此次的合作谈判中,自己有机可乘。


还有第四点,不是来自Jesse,而是来自他的味蕾:波士顿的龙虾真他妈好吃。


这是一家专门做海鲜的餐厅,藏匿在一片别墅区里,Andrew怀疑整个街区包括这家餐厅都是老墨西哥籍毒枭的。因为这里偶尔能看到在街面行走的都是男人,而且穿着很适合在夏天也把武器藏在身上。


Jesse像个绅士一样用刀叉精巧地拆解出虾仁,两个老男人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于是Andrew吐吐舌头,放下手里的下一只虾,悄声把嘴里的食物咽下。


Leyva先生慈祥地看着Andrew,问Wayne先生:“这孩子是新来的?”


Wayne先生调侃道:“Andrew,本是我猫的玩具,但是看上去Jesse爱上他了。”


“Thomas,我们有多久没见了?你还是只肯住在你那个破破烂烂的大院?”


“说吧,Joe ,你叫我过来又不是为了吃海鲜。”


通过“新来的”这个词,Joe Leyva暗示了他了解Wayne先生的一举一动,一定是有什么新动作让老毒枭觉得出现了合作的机会。


Andrew唯一能想到的就是William最近在搞的一个app:o2o线上卖yin。Wayne不做女人生意,app就是随着William高兴瞎开发的,他都没问过小姐们来源何处,外快将来也全归William所有。Andrew一直都觉得,这里所有人都太惯着所谓的小天才了。


Leyva先生把剥好的虾递给Andrew,接着说道:“我太老了,新来的孩子们正在吞噬我的市场,你们在做一些互联网的东西,教教我,我只信任你。”


Andrew看向福利院的校长,眼神里满怀期待,他觉得这是个不错的联姻。但是Wayne先生放下举到嘴边的酒杯说:“Joe,你怎么就不死心,我是不会介入你的生意呢?”


老毒枭没理会,接下来他们谈了些别的事,感慨了一番“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然后Wayne先生离席小解。


Andrew转头看着Wayne先生的身影离去,快速回过头来,欠身对Leyva先生小声道:“我有一个朋友可以帮您线上贩毒,既能夺回市场占有率还安全性隐蔽性强,福利院的孩子可以当快递员……”


老毒枭露出的“果然如此”的表情,让Andrew兴冲冲的话语在空调的凉风中冻在了半空。他这才想起旁边还坐着闷声吃饭的Jesse,惊讶自己竟能如此信任他,潜意识里把他们当成一体。


Leyva先生收起让人不适的笑容,公事公办地说:“你一会不想在席上谈的话,给我你的联系方式。”


Andrew写给他自己的facebook账号,看见老头果然皱了下眉,于是说:“您让儿子什么的教您注册一下就好了。”


老毒枭点点头,收回自己的笔记本和钢笔,和Andrew干杯了孩子的橙汁:“你最好别骗我。另外,我没有儿子。”


Andrew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Jesse突然举起他的石榴汁,引着三人完成了碰杯,但他依旧并未说话。


用眼神安抚了一下野心勃勃的小少年,老毒枭补充了一句:“Andrew,你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听上去多像个装模作样的小企业家,而不是毒贩,但我喜欢你这样。”Andrew陪着笑,暗暗想,得找机会学点黑话咯。


对方话音刚落,Wayne先生回来了,Jesse起身给他拉开椅子,站在他的后方,甩给Andrew一个狡黠的微笑,很像他那天随随便便赦免一个孩子时那种恶作剧的模样。


你看,三人组总能做点有趣的事,Andrew回给Jesse一个眨眼。

  6 2
评论(2)
热度(6)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