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jewnicorn】《穷途末路》11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这一章终于是Jesse的pov了。揭示了之前其他角色视角下发生的故事在主角眼里的理解,顺便梳理了时间线,虽然我觉得可能读者已经不记得前面的细节了。。。Jesse和原创角色William恋爱,暂时拆jewnicorn cp,且包含无孔不入的Andrew ntr暗示。 慎入。

 


当Jesse在那条酒吧后门的暗巷踩着一地的垃圾走向倒在路面的Andrew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拜托,我弄脏的鞋尖正冲着他的脸,不知道洁癖的朋友会不会感到不适。


当Jesse在那个漫长夏季的开端因为斜坡位置的优势第一次站得比Andrew高的时候,他的心里略过一丝孩童的欣喜,他想的是:拜托,请叫我Jesse。


当他们在医学院闲逛,Wayne先生怕他俩早先认识而“私奔”,还特意让Allen跟着,但最后碍事的眼线仍然被他们甩掉的时候,Jesse想的是:真想以后多和Andrew一起做些Wayne先生不知道的事啊!


当Jesse在Andrew的帮助下斩断乞丐儿的手臂时,他发现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把自己的恩人代入类似的场景,他想把Andrew捆绑在刑台上,蹂躏他、折磨他,一寸寸剥掉他手指的皮肤,或者把刀一直刮到他的腿骨,把铁签插进他的喉咙,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他有片刻沉浸在自己的欲望里,然后又猛地惊醒过来,看到昔日的小偷、现在的小骗子,瞪着自己满眼悲哀——不是惊恐,反而是一种被“落下了”的悲哀。当时的Jesse不知道,对方将来还会偷走他的心、骗走他的爱,那将是小野猫彻底的成人礼。


当Jesse邀请Andrew来到他和Wayne先生共居的小屋,他意识到对方有可能发现了那条裙子时,他所有准备好的客套和解释全都卡在了喉咙,他试图回报恩人以背后的拥抱,化解掉Andrew缺席的那三年。他希望彼此再也不要缺席了。


Jesse认为自己的命是Andrew给的,而对方实在太过单纯,这个时时意气风发的少年生于泥淖,却并不向往清潭,正相反,他像个一门心思讨要母乳的婴儿一样,执拗地相信泥淖里也有黄金屋和颜如玉。所以,Jesse想保护他,让他永远活得像一个穿着崭新的别着鲜花的铠甲的王子。


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共生。Jesse是Andrew的家园,Andrew是Jesse的人性。


 

而William,是Jesse的情人。他们故事发生在《樱桃园》。


Jesse第一次遇到和自己爱好相同的人,更何况他们的长相还相似,一样的瘦脸、尖下巴、卷头发,不同的是Jesse的卷发经常剪短,因为他的发质更硬,长了以后就会蓬松成一大坨,而William的卷发是柔软的大波浪,一度披肩,在被Jesse劝说数次以后终于剪短到刚触到肩头的长度。


Jesse从书上知道,人会潜意识里喜欢和自己类似的人,而且他确认并不自恋。他还从书上知道,人在恋爱的时候会想每时每刻和对方在一起,他和William有说不完的话题。他还从电影上见证过一个个伟大的爱情故事,男男女女们为一次拉手或者轻吻心绪难平。他在屋顶上搂过William瘦弱的肩膀,想证明对方带给了自己不一样的感受,事实也确实如此,Jesse搂William的时候感觉到这和他搂其他孩子说话的时候很不一样,他连呼吸的节奏都乱了。


小野猫没有恋爱过,他的所有认知都是纸上谈兵,他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学生那样,对照着小说上的描写,电视里接吻的镜头,网络上五花八门的爱情测试题目,得出了自己爱上William的结论。


在三人夏夜观星之后不久,Jesse再次独自爬上屋顶,他让凉爽的月光照射着自己,试图缓解近些天过分焦躁的心。他迷信地揪着花瓣,数着“他爱我,他不爱我”,片片玫瑰从手指尖被夜风带走,打着旋儿落下屋檐,消失于视线。Jesse的手边放着一本佐拉的《娜娜》,书里夹着一首聂鲁达的情诗,夹纸条这一招表白被很多文学作品使用过,他决定效仿。


Jesse的视线随着最后一片代表“他爱我”的花瓣飘落的轨迹,看见在福利院院外前面的过道上,正歪歪扭扭骑着自行车的William。离着老远,他也能认出来那是自己的自行车!Jesse抄起书本,爬下了屋顶。


当他们四目相对时,William惊叫一声,从车上摔了下来,Jesse的右手边是自己的宝贝山地车,左手边是自己一分钟前决定要表白的对象。此时后者艰难地站起来,膝盖上磕破了一块皮,尘土还粘在上面。


“对不起!Mr.Trunkles!”William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无比清晰,这个陌生的称呼刺痛了Jesse,以至于年轻男孩剩下的几声道歉都混合进了蝉鸣的噪音。


他没回答“没关系”,因为Jesse觉得“有关系”,因为Mr.Trunkles喜怒不形于色。他在William面前蹲下,拽起T恤的一角,沾湿口水,给男孩清理伤口,温柔地救治创伤而不是粗暴地破坏它,这是Jesse并不擅长的事,但他冰凉的手还是握住了对方白细的小腿。


“我不是故意偷你的车,我15岁了,还不会骑车,Andrew说我可以半夜偷偷练习,就不会有人看见了笑话我……”William的声音越说越小。


“Andrew?他还真是不忘老本行啊。”Jesse调侃道,一时间,刚才尴尬的气氛消散了不少。他瞥见自己的爱车还倒在一旁,可是偷车和偷开大门都是Andrew干的,这让Jesse的气消了大半。他有一种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执念,希望Andrew的偷窃技术能在他现在“金盆洗手”以后也不要丧失了,Jesse想自己可能是过于守旧的人。


“他教我来着,然后留下我自己练习就走了。”William解释道。他不安地扭动着腿,布料带动着砂砾摩擦到伤口,令他吸了口气。


Jesse赶紧扶住William乱晃的身体,呵斥道:“你别乱动!你一动反而会弄疼你!”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凶巴巴的,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愈发轻柔。


小男孩笑了,他保持着腿部的直立,像做一个拉伸的动作那样弯腰捡起放在地上的《娜娜》,这个动作优雅又灵巧,让Jesse心跳停了半拍。


“你在看《娜娜》?”William并没有翻开书本,“我也喜欢俄罗斯文学。”


见情诗没有暴露,Jesse刚才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收了回来,他站了起来,在上衣上擦擦手,说:“我本来是想推荐你看的。”


“但我已经看过了,我怀疑咱俩有半数以上的信息源完全相同。”William扶起自行车,把车把交到Jesse的手上。


Jesse从正面一手扶住车,另一手接过对方退回来的书,沮丧地发现情诗是根本送不出去了。于是Jesse问道:“要不然我教你骑吧,你骑起来,我在后面帮你扶着。”


“谢谢你,Jesse。”William的这句“Jesse”让小猫刚才的“有关系”彻底变成了“没关系”,在月光和重新被放在地上的《娜娜》的注视下,两个卷发的少年一个在车上蹬着,一个在地上跑着,他们越骑越远,把福利院甩在身后。


 

Jesse知道William有一天会离开这里。就像他知道Allen其实已经主动离开了,而不是失踪。小猫先生知道这里的很多秘密,它们在酒醉失言的Wayne先生嘴里被吐出,在Allen半开玩笑的八卦里改头换面地藏匿,在William不善伪装的眼神里被出卖。


William做的那个卖yin平台,其实Wayne先生当时大为光火,还是Jesse担保小天才不过是半路出家迷上了编程,才给了William安心“玩耍”的空间。他是福利院的二把手管理者,也带着一股秘而不宣的保护欲。


后来,Jesse笑话William当时的木讷不通:“这里每一个人都知道,尽量不要引起Wayne先生的注意,但是尽量讨好Mr.Trunkles,才是最安全的做法,因为我会尽量救他们。而你却总是躲着我走,要不是在话剧排练上遇见,你现在都没命了!”


可是William却质疑道:“那么,你如何决定救哪个,不救哪个?”


这句无心的反驳让Jesse哑口无言,谁有权利决定另一个个体的价值呢?上帝吗?上帝早在他被妈妈锁起来的时候就死了。而他沉迷在一个小小的王国里,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Jesse想到他遇见Andrew的时候,攻击自己的恩人,甚至厮打作一团,而哪怕如此,Andrew也没有放弃救他。Jesse无法拯救每一个人,所以他不是救世主;Jesse无法决定谁值得救谁不值得,所以他也不是一个全能的法官——他不过是卖弄一些权力给自己赎罪,和Wayne先生如出一辙。


William急切地抱住他,发丝扑在他的脸上:“Jesse,你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Jesse直视着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的灰蓝色眼睛,那双眼睛里不再是初见时的小心翼翼,而是炽烈坦白的关心,他摇摇头,一把抓住对方的卷发,把William的嘴巴按在自己的嘴上。


Andrew说有一首名字很怪的歌叫《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现在正是九月底,Jesse却觉得自己才刚刚陷入一场名叫初恋的旷日催眠。


他不知道莫名其妙的负罪感来源何处,总之,Jesse没有把他们的感情告诉Andrew。甚至于,他们从不在公开场合表现出亲密,因为Jesse相信,如果不是William太过迟钝,Wayne先生可能早就让小卷毛代替小野猫了。猫早就超过了18岁,无可避免地失宠,而小天才在用一个关于女人的app激怒校长之前,风头正劲。宠臣不能和他的继任者相爱,因为那是对王权的侮辱。


Jesse甚至萌发了和William私奔的念头,但是一来他们实力不足,二来Andrew看起来很喜欢住在这里。Jesse不能抛弃Andrew,他是自己的初心,是对自己未来一切行为的修正。Andrew提醒着Jesse的过去,William展示给Jesse他的未来。他不能失去任何一个。


 

可他终将失去。秋老虎肆虐的十月,Jesse看着Andrew低头大吃着波士顿的龙虾,像透视一样看清了小骗子内心蠢蠢欲动的欲望。拜托,别做傻事,别说话,Jesse心想。


可是,Wayne先生离席的时候,Andrew果然还是和毒枭摊牌了,Jesse别无选择,只能跟上。Andrew以为自己在带着三人组走向独立,但Jesse知道他和William被拉进了浑水。他也不能中途退出,因为Andrew和他的命运是一体的,他还得保护自己的情人。他并不是马后炮,他确实也动摇过,因为和Andrew一起背着Wayne先生做事的快感也在吸引着他。


William太过柔软,Andrew太过单纯,Jesse自己呢?从阴影里诞生的人,永远都背负着黑雾,他的羽翼无可避免地带着腐尸的霉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Jesse决定向William保守自己的秘密,那个躲藏在紧闭的窗帘和沉重木门之后的,腐败在潮湿的腥味的空气里的,xing的秘密。


还是专心思考眼下的处境怎么破解吧,他想,尤其是先搞清为什么Leyva先生,一个掌握着暴利的武装运输渠道的毒枭,却要找Wayne先生,一个局外人,插手利润骤降的分销阶段?破解了其中隐情,也许能找到将来抽身而退的方法。


  6
评论
热度(6)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