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穷途末路》12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过渡章节,Wayne视角,解释了一下三人组和毒贩合作的幕后理由,毒枭和韦恩前史小支线。



Wayne先生回到福利院的小屋,看着旁边熟睡的Jesse,想起白天在波士顿,老朋友Joe Leyva跟他说的话:“你为什么只肯住在那个破破烂烂的大院儿呢?”


他膝下无子,但赚的钱倒也算不上没处花,只不过豪宅从来不是Wayne的追求,住在福利院的小宿舍是他的一种生活方式。被孩子围绕着,让Wayne哪怕不是个lian童癖,也会觉得幸福。


他毕生都在寻找一个“儿子”。曾经这个儿子是Allen,后来这个儿子是Jesse,在这些之前,他还有过一个叫Dave的义子,Joe的独子。


Joe不知道Dave的母亲是谁,正妻离世前未曾留下一儿一女,Dave是某一天出现在他的别墅门前的,Joe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子鉴定,第二件事是抱了抱自己的儿子,第三件事是把他过继给当时还是好朋友的Tomas Wayne。


“你疯了吗?你就算不喜欢这孩子,也考虑一下自己将来的接班人,把他送给我算怎么回事?我这里乱糟糟的,怎么可能养好他?”当时的Wayne火冒三丈,他瞥了一眼婴儿车里的Dave,小毛头浑然不觉形势的危急,向他露出甜甜的笑,小小的手指指着他的脸,Wayne怒气冲冲的面孔瞬间化作了一个鬼脸,把自己的食指塞给他,让小家伙当即拉过去咬了一口。


“看,他喜欢你!”Joe说。


“可他是你儿子!”Wayne还要再说,被毒枭摆手制止了。


他的眼神黯淡下来,看看旁边吮着自己拇指的儿子,低声对Wayne道:“我可能要进去了。我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养育一个孩子。”


就这样,Dave把Wayne当成了爸爸,当了三年,从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Leyva的判断很准,他确实进去了,但是却因为事先打理得妥当,以别的罪名关了三年就提前结束了刑期。


但是他服刑的这期间,势力还是不可避免地衰退了,他仍然掌握着利润最高的运输阶段,把控着一条稳妥的五号的高质量生产和加工线,但是分销方面的经销商他却不再熟悉,他曾经的一个手下垄断了整个下游市场。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但是当时的Leyva没来得及处理,因为他的Dave出事了。出狱后兜转了一个月,他才去看儿子,因为Leyva无法判断未来形势是否好转,还不敢贸然公开自己有子嗣的事实。


订了一家宾馆的房间,Wayne给昔日好友拉开门,Leyva一进屋就转了个遍,神色渐渐不对了:“Dave,Dave呢?”


Wayne自知瞒不住,他今天就是来摊牌的,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垂着手,深吸一口气说:“他死了。”


Leyva登时崩溃,揪着朋友的领子把他的背撞在衣柜上,里面的晾衣架叮当作响:“你说什么?”


“他死了。”Wayne举起双手,“对不起,Joe,三个月前,他从福利院顶层的窗子跌落下去……”


Leyva的手仍然死死按着Wayne的前胸,但是他充血的眼睛里的气势全都黯然下去了,好像这具体的死因一经说出,就抽走了他全部的力气。悲恸席卷着他全身,他抖着嘴唇,凶狠又无助地一字一顿地问道:“当时……你……在哪?”


Wayne的身体缓了缓,稍稍站直了一些,他的眼睛里也噙了泪水:“我不在,我出去了,没有关窗……当时没有人在屋里看着他。”


“你让我不到三岁的儿子一个人待在屋里?!” Leyva握起的拳举在半空又落下,整个身体压抑着颤抖,他错开眼神,松开了对方,口里咬着牙把唾液连带着所有脏话吞下,絮絮叨叨地说,“我早就说过,让你买个好点的地方住,你非要住那个破院子……”


“Joe,我也很难过,他也是我的儿子。”Wayne抬起手,却不知道要怎么触摸老朋友,才能抚慰他的悲伤,所以又放下了。


“我不应该把他交给任何人。” Leyva终于哭出来,但是仍然没有声音,他捂住嘴巴,把脑门磕在衣柜上。


从此,两人分道扬镳。


Wayne理解这一次Leyva为什么开口求他,因为他搞不定那个意图谋权篡位的手下了,分销在整个链条里利润微薄,但是也架不住对方在复杂的体系里插进来几个叛徒奸细。


Leyva谁也不敢相信,所以找到和毒品毫无关系的Wayne,想请他帮忙做一个“没有中间商”的体系,借着互联网经济的东风,告诉那些意图谋反的年轻人:老头子虽然后继无人,但好歹跟得上时代的步伐,你们再搞什么猫腻,我可以直接把整个分销系统改朝换代。


Wayne才不想得罪人,去帮他做这么个“威慑性武器”,吃力不讨好。他这辈子最不想碰的就两样:女人和毒品,因为Wayne坚信洁身自好是他的政治正确,从这种自律中他能得到快感。


 

而且,他觉得Jesse在背着他干什么,这只小猫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越来越短暂,动不动就伤春悲秋般独自爬上屋檐,还偶尔几次夜半溜出去又在黎明前回来,甚至会在被窝里悄悄ziwei……Wayne千思万想,得出最伤心的结论——小野猫发春了。


他并不知道对象是谁,他甚至也没有心情去跟踪Jesse,找出那个人来,他还有那么一秒钟怀疑过Andrew,又摇摇头否定了自己。儿大不中留,Wayne意识到他无可避免地即将失去这个孩子了,与其让他像Dave和Allen一样被不可抗拒的力量从自己的身边拽走,还不如尽快找一个新的小子代替。


William,聪明得令人发指,又柔软得正好是Jesse的反面,却恰好有他迷恋的卷发和瘦脸,一个完美的替代品。就是有点不上道,交际能力为负,胆子太小。Wayne犹犹豫豫,因为他觉得一旦放弃了Jesse,恐怕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野猫了,但他又自诩是个专一的好人,一屋容不得两个卷毛。


像恋爱一般纠结,Wayne自嘲,可谁让他永远不可能有儿子,却又如此迷恋养育和照顾一个未成年人的经历呢?William在他的安排下开始接触更广阔的“工作”,交际能力提升了,人越愈发招惹他喜欢。


可是,胆子太小这个毛病矫枉过正,变成了“太大”——竟然去做女人生意?Wayne先生有厌女症这件事方圆百里的“同行”无人不晓,还没上位的新卷毛竟敢明知故犯。


“Wayne先生,他不过是沉迷编程,玩玩罢了。”Mr. Trunkles蜷在他的床上玩游戏,拿着ipad晃来晃去,漫不经心地说。


“你晃得我眼晕,这是在干嘛?”Wayne不愿意承认自己也和Leyva一样老去了,搞不懂一些年轻人的玩意。


“重力系统的游戏,我在驾驶汽车。”他穿着短裤,双腿弯折着,裸露着笔直的小腿和纤细的脚踝,膝盖又小又圆,“你来,我教你!”


Wayne习惯了小猫私下里和他说话没大没小,他走过去,挨着Jesse坐下,看小猫再次拿起ipad左摇右晃,身体跟着也大幅度地摇摆着,时不时肩头蹭到他的手臂。


Wayne接过ipad尝试,Jesse手把手地教,一开始他的动作还僵硬,后来习惯了也就玩了起来,两个人的身体几乎重叠在一起。


“新东西好玩吧?”Jesse眨眨眼睛,“William也是这么想而已。”


“好好好,我不管他了。自负盈亏去好了,他需要什么人手你帮忙协调一下。”Wayne在小猫气息浓郁的身体旁投降,随口答道。


 

又是一年的春天,楼下的流浪猫第一天还在尖叫,第二天就被抓走绝育,望着窗外轻摇的绿叶,享受片刻宁静的Wayne突然如梦方醒:Jesse发情的对象不会就是William吧?那从他最初的行动古怪算起,起码有小一年了。


Wayne眼瞅着Jesse越来越大,可William总也长不成合适的人选,更何况后者也在逐年长大。他惴惴不安地寻找新的“儿子”而不得,心里压着无名火,天气越来越热,他的焦躁也越来越明显。


William在这个节骨眼上冲怒了校长的龙颜,而且这回做的事不止是Jesse保不了他,Wayne也不行:他不想为一个前景不明的小孩再一次得罪势力已经远大于自己了的Joe Leyva了。

  6
评论
热度(6)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