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jewnicorn】《穷途末路》13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本章仍然有Jesse&原创角色William的恋爱场景,以及Andrew的吃醋场景,还有一个类似《咖啡公社》的Andrew招ji场景,慎入。

里面关于毒品的黑话和“小知识”基本都保证正确,至于手卷烟,其实我个人并不喜欢蓝喇叭,只是觉得让Andrew第一次抽烟就抽这么烈的,能显示他“小大人”的人设。


 

接下Leyva先生的活儿以后,Andrew原本想了一大堆说辞说服William加入,没想到这段演说还没讲完个开头,对方就欣然同意了,最后这些话变成Andrew对Jesse说了。Andrew不明白席间表现得双手赞成的Jesse为什么回来以后就完全换了一个人。


但他们还是开工了,租用的办公区是Leyva先生找的,能帮助他们避开Wayne先生的耳目。Andrew负责带领几个同样是Leyva先生帮忙配备的“员工”起草企划案,William仍旧负责编程,Jesse负责联络和进度统筹,并且私下调查一下那几个“员工”的来头——就像他调查清楚了Leyva先生和Wayne先生的前情往事一样,守口如瓶的Jesse擅长让别人把秘密对自己和盘托出。


Andrew满意这间假模假样的办公室,尤其是他有了一把老板椅,还有人帮忙把他并不成熟的想法用商业化的语言组织出来,好像在口述什么重要的思想似的,这一切都让他感到新鲜和自满。Jesse,我现在和William一样能干。


 

气温终于稍稍恢复了正常,有了点秋天的凉意,一场秋雨过后,这间隐藏在住宅区的小复式的门口,积累了一地落叶,甚至有些树叶还没来得及变黄,就直接迎来了死亡。Andrew叼着手卷的烟卷走进院子,在推门而入之前把烟卷丢在地上。


“嗨,你们看这个!”他叫来William和Jesse,展示着自己的打火机:点着以后它的火焰飘在半空中,好像火苗本身并没有连着打火机机身似的。William拿过来试了两下,问他是怎么弄的。而Jesse不发一言,严肃地看着Andrew。


Andrew把打火机的风罩卸下来,露出里面用胶封着的一截细小的铁质针管,指着说:“就靠这个小小的引火针管!”他瞥了一眼Jesse,又心虚地避开对方的目光,自顾自地说,“哈,这么说来也有人做功课了。”


不明所以的William还在问什么功课的时候,Jesse骂了句脏话,一把抢过打火机,另一只手伸在Andrew的鼻尖前:“交出来!”


“你在说什么?”Andrew分外尴尬,他起身把办公室的百叶窗合上,避免其他人看见他们三个现在的样子。


“飘火是烤冰用的。我们都做了功课。”Jesse前倾身体,把打火机往桌子上一拍,整个人都在发抖。


Andrew从没见过小猫这么激动的样子,他下意识地身子往椅背上靠了一下,转而想到自己还是占理的,神态恢复了些许从容。他拿出背包里的一包蓝色东西,也虚张声势地拍在桌上:“你自己看是不是毒品!”


那只是一包蓝喇叭而已,手卷草。Jesse愣了一下,好像松了口气,但还是气急败坏地说:“你的年龄也不可以抽烟!”


“我的年龄还不可以杀人呢!我干掉你爸妈的时候你怎么什么也不说?”


William有点吓傻,他左看右看,决定还是不要插嘴为好。他拿起打火机玩了两下,又想伸手去看“蓝喇叭”是什么玩意,被Jesse一巴掌打在头上,瞬间乖巧地低头坐好。


“Andrew,我可能管不了你,但是别带坏William。”Jesse真是生气了,他起身把办公室的门打开,“Leyva先生那边以后都由我一个人接触。你可以走了,我需要和William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


Andrew背上包蹭地站了起来,带着滚轮的椅子向后迅速滑去,撞在铁质的文件柜上,发出巨响,他头也不回地离开办公室,故意把门摔得更响。


Andrew走到办公区的正门口,看见第二场秋雨正在淅淅沥沥,凉风扑面而来,他瞬间冷静了不少。Andrew咬牙跺脚,转身往回走。


谁让他是Jesse呢,Andrew讨厌被错怪,但是对方是一只用撕打回报他好心解救的野猫,这只猫甚至于让Andrew年纪轻轻就为他背上命案,却在四年前只用一个冷漠的背影回馈他的拔刀相助,如果Andrew曾经可以原谅Jesse,那么他永远都可以。


他悄然推开办公室的门,想着以此表达自己为刚才摔门而去的抱歉,可是面前拥吻的二人完全没看到Andrew的苦心。你命中注定的冤家背着你爱上了你好不容易才做到称兄道弟的朋友,你还可以原谅他们吗?


“你们……什么时候……”他庆幸自己刚才没有直接冲进雨里,要不然湿着头发看到这一幕就更尴尬了。


两个卷发同时回过头来,William竟然像个孩童一样捂起脸,Jesse却落落大方:“从夏天。”他站起来,转了个圈踱到刚才被Andrew弄到屋子边缘的转椅后面,把椅子推到对方的面前,“你抽烟不告诉我,我恋爱也不用告诉你吧?”


你得告诉我,因为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我们是一体的。Andrew的心里有一万个理由,但他其实连自己都说服不了。Jesse本就有爱上别人的自由。他竭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像个傻子似的扭头一路跑进雨里,而是坐下来,像一个大人。


“那就现在告诉我吧。”他挤出了微笑,并且花了全部力气让这个标准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以至于他没有力气再询问更具体的问题了——我想知道是这个漫长夏季的哪一天,你心动,你试探,你表白,你初吻。我想知道你有多爱他,是否愿意为他杀人。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告诉他你的xing癖,他为何不恐惧你,连我都不敢说百分之百毫无恐惧。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些问题会忽然涌上我的心。


等边三角形被破坏了。Andrew觉得自己像一个傻瓜,他曾经惴惴不安,害怕自己冷落了William,单方面地缩短了和Jesse的距离,他用尽力气维持“完美”的友谊,却发现这三角形从一开始就是等腰锐角的。


 

Andrew依然选择自我调整,他接受了新的三角形形状,他们都一边做着Wayne先生那边的公司的工作,一边尽可能多地来这边。一切井然有序,Leyva先生要求他们在年初交初步的线上模型。Jesse制定了时间表,冬天伊始起,所有人都愈发忙碌。


这一年终于到了尽头,新年之夜,他们像一个正常的企业那样放假,“员工”临走前关掉了除去办公室以外的灯,一盏接着一盏,只剩下他们三个所在的这一隅。意识到光亮逐渐缩小着范围,黑暗包裹了关系微妙的三人组,Andrew不可克制地感到恐慌,他很久都没有和这两个伙伴独处了。


他的视线越过自己的电脑显示屏,看见William嘴里叼着Twizzlers,安静的办公区里回荡着劈啪作响的键盘声。然后,William叫了一声Jesse,后者默契地起身从杂物架上翻出一听红牛,叭地打开拉环,递到编程小天才的嘴边,还顺手抽走了扭扭糖,把还沾着唾液的那头儿直接塞进自己的嘴里。


Andrew觉得胃痛。他提议道:“我们去跨年吧。”


William立刻回绝道:“我这里没弄完,你们去吧。”


Jesse几乎是同时:“我等William。”


Andrew赌气似地说:“William,你之前弄的那个app,我要装一下。”


他这样明显的暗示,Jesse本应该像上次一样暴跳如雷,但是什么也没发生。Andrew离开的时候,无意间对视上Jesse的视线,冰冷中带着悲伤。他的心跳忽然就乱了节奏,低着头夺门而出。


 

12点临近,Andrew频频看表,害怕对方迟到错过了跨年的时间。门铃声响起,他蹭地站起来,捋了捋头发,慌手慌脚地去开门,进来的却是酒店开夜床的服务生。送走对方,他自嘲地把身体陷进沙发里,双手交替着握住还在微微发抖的手指,又把它们轮流放在腿的缝间取暖。


他又忽然想起来Jesse说过有本写谋杀案的小说叫《邮差总按两遍铃》,莫名地就觉得不吉利起来,于是快速地把本来乱七八糟放着的东西都归拢进背包,钱包放进双肩背的夹层口袋,只留了一盒tt和手机在外面。


又过了一会,时钟走过十一点,门铃声第二次响起。Andrew压响手指的关节,长吁口气,起身开门。进来的女人看上去像个大学生,医学院的那种,大衣的扣子还是牛角形状的。Andrew旁敲侧击地问了好几句,才确认对方真不是走错房间的旅客,但是他也的确庆幸女孩的打扮在心理上大大缩小了年龄差距带来的压力。


“你们不是新客户都要做考察的么?我并没有感觉到你们考察了什么啊,连个问卷都没有。”他问。他应该说点煽情的话,或者至少拉对方在床边坐下什么的,但Andrew发现自己脑子里的第一件事是William的作品是不是有缺陷,而且哪怕他们因此讨论一整夜改进方向什么的,他似乎也并不会真觉得遗憾,这样的想法让Andrew觉得自己疯了。


“boss说你绝对不会有问题。”女孩随口答道,然后她捂住了嘴,“哦,对不起!我并不是说我们可以看到顾客的隐私……”


Andrew一头雾水,寻问所谓的boss是谁。女孩解释道:“我自己的领导说的,他说这个平台整个的boss说认识您……可能是我理解错了,我根本不可能看到客户信息的……”


Andrew能想到唯一认识他的可能在这个城市的人就是Aline。会贴心地送给她一个学生妹长相姑娘的人,也只能是Aline。他从没主动找过姐姐,可是他觉得第二遍铃声带给他的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你是礼物。”他说。女孩的羞涩不知道是不是演技,她让Andrew觉得他们是一对从学校偷跑出来尝试初ye的青年学生,蠢蠢欲动又惴惴不安,一种美好得不属于福利院的情感。


但他做不到。并非因为他知道这些都不是真的,而是他看见这剧本里的一切——青涩的带着窃喜的面庞,因为轻喘而伏动的胸脯,悄然凝视又倏忽闪动的眼神,微张的薄唇,冰凉的指尖,颤抖的嗓音——代入的却是一个男孩。这证明了,我的x取向是同性,还是我的取向是Jesse呢?


他粗鲁地推开她,从衣架上拽下牛角大衣递给她,强迫自己戴上掩饰情感的面具,像个绅士一样送她出门,手上推搡的动作却仍然不由分说。他尽量快速地安抚她,做完这一切,退回到沙发里,双手揉搓自己的脸颊,像要把结论从脑子里挤出来。


十一点半。Andrew刷牙洗脸,倒了杯清水拿在手上,等到电视新闻里人群倒计时的欢呼声和窗外的烟花混合,时钟跳转到新的一年零点零分零秒的时候,他向着空气举杯,淡淡地说:“新年快乐,Jesse。”


流星划过夜空,这呼啸而过的青春。


 

William似乎对编程真的上了心,他的水平开始突飞猛进,不像一个偷偷摸摸做非法生意的小坏蛋,倒像是一个准备拿着作品参加春季招聘会的应届毕业生,以至于他决定在春季成果的基础上,作出一款更好的设计。


Jesse成功说服Leyva先生,先提交全部策划案,应用模型推迟到7月再给出,因为William这个更好的设想需要多半年的时间去完成。这半年是Andrew一段难得可贵的平静时光,虽然他不得不每天看着自己暗恋的对象和自己的好朋友打得火热,虽然他竭尽全力也没有得到更多关于Aline的消息了。


然而六月底的时候,平静结束了,那天William没听完Andrew的解释,在一场戛然而止的谈话后,被Wayne先生叫走,没再回来。同一时刻,Jesse和Leyva先生失联了。新一年的夏天,Andrew隐隐觉得暴雨将至。


尤其是当他和刚拿了驾照的Jesse接受一个替Wayne先生开车送货去趟波士顿的工作时,老男人稍纵即逝的奸笑被他敏感地捕捉,Andrew觉得在他的生活里有一根重要的缆绳断掉了。


  4 5
评论(5)
热度(4)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