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Jewnicorn】《穷途末路》14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jesse的pov,此章未完成,tbc

含Jesse的暴力场景,慎入



Jesse开车,Andrew坐在副驾驶,他们帮Wayne先生带的“货物”在后备箱,是一个最大号的行李箱,现在他们正驶向波士顿。高速路上,周遭景色单调,只有偶尔出现的几个巨大的广告牌告诉Jesse他确实在驶向北方,并没有迷路在某个环线里。



Andrew打开窗,温热的夏风呼呼地吹进来,他把手伸向窗外,拢成一个碗型:“Jesse,你知道吗,当这样做的时候就好像在抚摸少女的r房!我从网上看来的。”



“快关窗,我开着空调呢!”Jesse气急败坏地说。他按下关窗的按钮,Andrew被迫把手收了回来,于是不安分的孩子又开始吹泡泡糖,把它嚼得叭叭作响。Jesse摇摇头,打开音乐,Bombay Dreams这首歌传出来,他跟着音乐轻轻踏着节拍。“什么鬼……”Andrew抱怨道,吹出一个大泡泡。



Jesse把这趟行程当成和Andrew的小旅行,他已经想好吃完龙虾以后,都要和他去哪儿逛逛了,William出差不在,他才意识到自己和Andrew已经很久都没有独处过了。什么时候这孩子的小动作变得这么多?



又是一个制作难看的广告牌,上面的广告女郎让Jesse想起来年初自己调查Andrew用的那个William开发的招ji app时候的事,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新年时候Andrew做的事激怒了Jesse,但他没有当面发作,因为他怕进一步刺激到Andrew,导致他出于叛逆心理做出什么更坏的事来。Andrew离开以后,Jesse看向仍然自顾自敲键盘的William,忽然想把火气撒在男朋友的身上:“你就这么配合他?”



“什么?”William抬起眼睛,手上竟然还在盲打。



“那个app,你知道他这个年纪不可以用的。你想害他吗?”Jesse真想一把扯掉电源线,但是他克制了自己,只是提高了音量。但是这在William心里已经是吵架的信号了。



“他自己要的,而且你当时也没拦着他啊。”他委屈地说,“你和他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到底?我对你之前的事一无所知。“



好啊,Jesse心想,我还一句话都没有问,你就开始胡乱吃醋了。他走到William的面前,靠在电脑桌上,居高临下地瞪着手指终于离开了键盘的男孩,挑了挑眉毛:“你先告诉我,app你卖给谁了?”



“这是人家的隐私。你管不着我卖给谁了。”第二句话William说得声音很小,他不擅长吵架,他所做的最大限度发泄不满的方法就是把转椅往后挪了一点,让自己距离Jesse远了一些。



Jesse向前欠身,一根手指挑起William的下巴:“亲爱的,别拿我当白痴,我没见到有什么保密条款说一个公司不能公布自家boss的姓名。”



“可是我确实签了保密协议,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应该是时机未到吧。”William别过脸去,躲开对方的触碰。他说了谎,并没有什么愚蠢的保密协议要求他保密Green女士的名字,但是他也没说谎,Aline确实说过“时机未到,暂时不要透露”这样的嘱咐。



Jesse没再问更多,反正他可以自己查出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他不光需要警告app上所有加盟的ji院不要“接待”Andrew,还得保护自己傻乎乎的小男朋友别中了什么圈套。心累。他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Jesse,”William叫住他,犹豫了一下,说,“那天Andrew说什么杀了你爸妈的事?”



Jesse知道迟早是要把自己的情况告诉男朋友的,诚实和信任是两个人交往的基础。但是他没有和Andrew以外的任何人敞开过心扉,往事里埋葬着他的黑暗面,何况他的xing,他的身体本身就是原罪。



“我可以过几个月再告诉你吗?等你生日的时候。”Jesse说。他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契机,组织好语言,甚至最好准备个ppt什么的,反正没法在这样的场合下随随便便敞开自己。幸好小男友同意了,一场危及到他们未来的吵架在William的退让中悄悄化解。



William总是做出妥协的那一个,Jesse知道这是因为他爱自己。对于把自己的出生都定义为错误的Jesse来说,能遇上这样的爱人是他的幸运,他不能想象如果没有William,自己的生活将会如何暗淡无光。



他是我的白月光,月下骑行的时候,Jesse就知道。这个男孩一心向往着光明和坦荡的外部世界,他学所有能得到的资源,编程技术是其中之一,还包括他热爱的文学和戏剧,以及天生擅长的经济学知识,他为了离开这里准备着,并且将拉着Jesse一同离开。



Jesse有时候甚至会嫉妒他,嫉妒他聪明,以及对未来有规划,嫉妒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哪怕是Andrew也有目标和野心,但是Jesse却没有,他不喜欢这里,又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动力离开,他爱William,但是连向他说出实情的勇气都没有。





六月份了,William的生日快到了,Jesse一边开车一边想着,等他们从波士顿回来,William也应该出差完回去了,他将把所有秘密都告诉男朋友,毫无保留,如果注定要失去William,就失去吧。



这时,他听见后备箱咣当一声,而他们并没有开过减速带,箱子不可能自己动起来,Jesse觉得应该是幻听了。他看向副驾驶上摇头晃脑的Andrew,才意识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调了音乐,所以那声音应该是音乐里的。



“我累了。”Jesse说,“我们在下一个服务区停一下吧。”而他刚刚在走神中开过上一个服务区,所以这意味着他不得不再忍受好一阵倦意,和Andrew不断吹出泡泡糖的声音。



在泡泡每隔几秒就有节奏地破裂的声音中,Jesse又陷入了回忆。





秒针跳转的声音。Jesse拿着白色的计时器。5,4,3,2……他倒数着,面前跪着的女人头低得几乎把长发垂在地上。突然,她不顾反绑在身后的双手,踉跄着试图站起来,头撞在Jesse的腿上:“Kristen!去找这个女人,地址我写给你。”



在调查app现在的所有者名字的路上,遇到的每个阻挡最后都会在倒计时结束前吐露真言。他们害怕Mr.Trunkles,野猫名声在外。Jesse扶着她的肩膀帮助她站起来,合起桌面上放置的装满精致器具的手提箱,里面的每样东西都崭新,利刃反射着苍白的白炽灯光。



只有Jesse知道,它们确实都没被使用过,那不过是一个虚张声势的工具,甚至包括他的“声誉”,他唯一做过的事仅仅是制作屈指可数的乞丐儿。但人们并不想了解他,他在别人眼中是“Wayne先生的宠物”和“嗜血的疯子”。



Kristen长相漂亮,但是身材一般,尤其是个子矮,二十五六岁。Jesse破门而入的时候,她正在出租屋的小床上涂着脚指甲油,左手指间夹着细长的女士烟,她弯着身子的时候就更小巧了,白得像个雪球。



“Mr.Trunkles,坐下来等我一会,它们还没干。”她头也不抬,用手轻轻扇着风。



“失去它们的时候希望它们漂亮点?”Jesse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视线悄悄错开了对方修长的脚趾,他不习惯盯看异性。



“你在打听我的男朋友。”Kristen终于对视上野猫先生乌云密布的蓝眼睛,慵懒地说,“然而我不能告诉你因为老Wayne会杀了他。所以你要么问我点别的?”



Jesse愣了一下,他不过是想给那人一点警告,让他们远离Andrew,以及看看对方是否将来会找William的麻烦,他费周章在做的事其实也不算很有意义。可是竟然牵扯到了Wayne先生?



他的愣神被聪明的ji女捕捉到了,Kristen夸张地笑起来,把并不浓的烟雾喷在Jesse的脸上:“哦,Mr.Trunkles这一次并不是老Wayne的猫了啊?那我连其他问题也不用回答你了。再见。”



元旦以来,对Andrew和William和他自己的怒火,终于有了释放的途径,Jesse干脆利落地给了她一记耳光,烟头烫到了他的右手,又跌落而熄灭在女人赤裸的大腿上,他的闷哼成功隐藏在Kristen的尖叫声里。



他拽着女人的脚踝把她拖下床,没干的指甲油蹭在他的衬衣上,翻倒流出的红色粘稠液体好像血一样慢慢浸染床单。但Jesse没看见这样的景象,他背对着床铺,让女人的背摩擦在地板上,把她拖进厕所。Kristen比他大好几岁,但是她太矮小了,完全没办法反抗,听任自己摔进浴缸。



Jesse努力在混乱中不让自己的手碰到对方已经完全掀起来的裙子露出的下身,他只期待这一切赶快过去,就差这一步而已了。他不得已也进了浴缸,跪在女人身上,冒着挣扎中的两人把狭小浴缸弄碎的风险,终于捆好了她的手脚,大汗淋漓。这让他的思绪回到杀母的那天,恶心反胃的感觉占据他的口腔和大脑,他甚至隐隐闻到了草莓味,关于那天的记忆连带着嗅觉,一起印刻在他的记忆里,不受控制地被提取出来了。



他害怕Kristen过分的抵抗,让他不得不做一些厌恶的事,他是如此害怕以至于很想一走了之,就让这场闹剧结束。但是他被Andrew的一时冲动逼到了这样的情境里,已经无法抽身而退,只是需要一个名字而已。



浴缸里的水蔓延到Kristen只能反弓着身子,把又尖又小的翘鼻子露出水面的时候,她终于帮Jesse解脱了:Allen。她说,Allen你认识的。





Jesse看向Andrew的侧脸,他鼓着嘴巴正在酝酿一个新的大泡泡,随着音乐声左摇右晃。傻子,Jesse心想,我费了老大劲最后却发现这天杀的冤家在元旦之夜什么过分事也没做。他忽然想抬手给小骗子的后脑勺重重来一下,可是后面的一个突然超车让他被迫迅速把双手都返回到方向盘上。



cao,他俩同时说。Andrew的泡泡糊在脸上。



后备箱的大箱子朝着一头儿滑过去,撞在车体上,它很沉,撞击声闷闷的,Jesse突然很好奇里面装了什么,虽然他知道这不关他的事。

tbc



ps k是Allen的小三哦,但Aline这个傻姑娘在后面的剧情里会成长起来的!

  5 1
评论(1)
热度(5)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