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穷途末路》16 本日二更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含原创角色被rape情节。



William当然没去出差,事情是从他那天被Wayne紧急叫走之后发酵的。


当时,Andrew向他坦白曾有过害他的念头,William选择了原谅,他张口想说:“Andrew,你这么聪明又有干劲,你没想过离开这里,过正常人的生活吗?”但是他刚刚叫出对方的名字,就被Jesse带去了Wayne先生的房间。


“Mr.Trunkles,你介意让小William坐一下你的床吗?”Wayne先生明知故问。


Jesse离开以后,William赶紧从床上起来,他觉得不应该有什么场景需要两个人对坐在床上说话,太暧昧太奇怪了。但是他被老男人压着肩膀又按坐了回去。


“别紧张,小卷毛,”Wayne先生皮笑肉不笑地说,“我是想问你一下,巴铁那个项目的融资,是你在跟的吧?”


什么融资,其实就是非法集资,这是一个假项目,还请了很多所谓的科学专家背书,甚至于有公信力的媒体炒作,让公众一时间以为这是什么能实现的新科技基础设施。


William点点头,看着Wayne先生倒了杯水递到自己的手边,他接过水杯的时候感到手指被老男人不知是否故意地触摸到。


“有一笔20亿的进账,你不觉得有点太多了吗?”Wayne先生把糖罐丢到小床上,“Jesse爱吃的樱桃味儿都让他挑走了,你爱吃什么自己拿啊。”


“我不爱吃甜食,Wayne先生,”William碰都没碰糖罐子,“我喝水就好了。”


“所以你知道你骗了谁的钱吗?Leyva先生的。”Wayne先生观察着小男孩复杂的表情,“你认识这个名字吗?”


William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他刚才的恐惧表情代表着他知道这位毒枭的名字,而他如果老老实实待在福利院,是不会认识千里之外的贩毒集团头目的。他掩饰着自己,去剥开一颗糖,暴风糖真难吃。“不爱吃就吐出来,别勉强。”Wayne先生话里有话地说,“小William,告诉我,是因为Jesse觉得那天在波士顿,我和那位老朋友的谈话不愉快,所以让你报复他一下的吗?”


“是的,先生,我也没想到能骗到这么多,我只是想做个恶作剧。”他把糖直接咽下了。


“替我报复老Joe,然后拿了钱又不告诉我?”Wayne先生胡噜了一把对方轻轻颤抖的卷发,“你需要几分钟重新编一下?”


“Mr.Trunkles不知道,是我自己的主意,然后我起了贪心……”William编的很快,重点在于这次把Jesse撇清了。


“你想不想知道老Joe这次为什么这么生气?”Wayne先生的手按住小男孩颤抖不止的细弱大腿,“嘘,听我说。他的原话是:先假装应下我,再把项目启动金偷走?William,你应下了他什么事,需要这么多钱?”


“Wayne先生,我不认识他,你可以去问他。”William挪了挪双腿,但是膝盖还是被紧紧扣在老男人的手掌之下。


“Andrew 或者Jesse,其中一个,或者他们两个,认识老Joe就够了,你不需要认识他。告诉我,是谁?”Wayne先生的手指用了用力气,William觉得自己脆弱的骨头要碎掉了。


他无助地转头看向门的方向,幻想着门板的另外一头是随时准备着破门而入来救他的Jesse,他转回头来,盯着老男人深不见底的眼睛,说:“Andrew。我们一起给Leyva先生做事。”

William没法同时保全三个人,他做出了选择,他终将带着Jesse离开这里,如果有人不得不被落下,那只能是同样利己主义的小骗子。他没有更多时间自责,选择就在一瞬间发生了,因为这是一个等腰锐角三角形。

 

“之前是女人,现在是毒品,William小朋友,你把我的规矩全破坏了。”Wayne先生的手离开了他,好像根本不担心他会逃跑,“现在你需要去一趟波士顿。”

 

“什么?”William觉得自己的脑子不能自如转动了,他觉得眩晕,老男人的脸轮廓好像有点虚……

 

“老Joe和我虽然势不两立,但我们都是守规矩的人。”Wayne先生直视着男孩,眼窝的阴影让他看起来好像一只黑色的水怪,他很不耐烦地解释说,“我把你送给他处置,因为你骗了他的钱。反正你也可以给他干活,你们这些叛徒在哪儿不是都一样吗?”

 

不,不一样,William心想,那里没有Jesse,那里比福利院还难离开。而且,Jesse为了保护William,从来没有在毒枭面前提过他的名字。这意味着他可能只被当做一个普通的祭品,也许还没和Leyva先生说上话,就被他的手下杀死了。


见男孩低头不语,Wayne先生又说:“我一度很喜欢你,William。”他抓起男孩的细手腕,把他拖着走到房门口:“但老Joe的事我真的不想插手。来,我带你去个你没去过的地方。”


William思考要不要在路上大喊大叫,Jesse一定会想办法帮自己脱身,但是他不敢妄自举动,因为他们事先没有对过口供,他害怕Jesse暴露了自己,他应该使用某种暗号。William是如此犹豫,以至于脑子里混乱成一团,他感到疲倦席卷了全身,僵持的恐慌感被软绵绵的脱力感代替了,他晕厥在老男人的怀里,突然意识到那杯水并不是很清澈。



William在陌生的床上醒来,松软洁白宽大的床铺,他觉得自己好像陷在云朵里,张开的四肢轻飘飘的,他在飞翔,很快就会飞到Jesse的面前。


他看见天花板上直接悬吊着刺眼的灯管,毫无美感,再往旁边看去,惊讶地发现这个房间很小,除了中央的大床以外空无一物,甚至没有窗子。墙壁是水泥的,没有刷漆,他猜地板也是如此,于是他打算坐起来,这才发现张开的四肢原来是被锁在床的四角,因为麻醉剂的药效还没过去,他刚才没有感知到手脚腕上细的金属环。


William害怕了起来,他宁愿去波士顿也不要被遗弃在这里,他喊叫着,试图把腕子从环里抽出来,只能感觉到皮肤的触感在一点点恢复。当他的触觉完全回归的时候,男孩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挣扎把手腕搞得血肉模糊,一点干巴巴的血蹭在白床单上。


Jesse!Jesse!你在哪儿?他尖叫着恋人的名字,只听到自己的回声,他难道已经在波士顿了吗?默默地渴死在一个类似地下室的地方,也许天花板之上就是Leyva先生和Jesse吃着龙虾。Jess……他的呼唤被开门声打断了,Wayne先生的脸露出来,在灯光下半明半暗。


他盯着William泪汪汪的眼睛说:“所以,那个人是Jesse对吗?你们半夜偷跑出去,你们和Joe交易,你是勾走我小猫的另一只小猫。”


William下意识地想捂住自己多话的嘴,但是手的动作被钳制了,Wayne先生用虚伪的怜爱眼神看向男孩的手腕,伸手轻柔地抚摸上去,男孩的身体滲出冰凉的汗。他突然在伤口上狠狠搓了一把,让自己的手指沾上更新鲜的血,看见少年咬着嘴唇向相反的方向挣扎。


他举了举手腕的表,说:“每次我都能在你们彻底清醒以后进来,算好时间。William,在我把你送给老Joe之前,你还得帮我个忙。可以吗?”唔。William没能回答,因为老男人把手指塞进了他的嘴里,他感到自己血液的腥味扩散开来,他的所有感官都恢复了正常。


当然包括痛觉。


William和Jesse最多的接触就是他曾给男友口jiao,他还是一个处子,因为Jesse向他隐瞒和Andrew的往事这个行为让他倍感焦虑,他不能在双方还不够坦之前就交出自己。尤其是他总觉得Jesse也并不着急,他的男朋友很少像爱情小说里正当青春的少男们那样,相处时动不动就ying起来,这让William更加失望,以至于怀疑自己的魅力和对方的爱意。


不久将是他的生日,Jesse曾在今年伊始的时候承诺过,生日当天会把一切和盘托出,William因此更加期盼那天的到来。他其实已经做好了准备,让Jesse的xx成为自己的生日礼物,他们将真正成为一体,分享秘密,结合身体,共振灵魂。


就差几天而已了,老Wayne越俎代庖。没有正常程序的前xi,没有runhua,没有kuozhang,他稚嫩的身体在恋tong癖男人的眼里只是一个马上就要送给他人的容器,甚至越坏掉越好,不能让那个毒枭占到便宜。


William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疼痛,因为他隐隐知道Jesse的xing爱应该也是粗暴的,他不必需少女小说里温柔轻缓的第一次。盘古开天辟地,摩西神杖分海,如果他要被撕开,他的爱人也必须是盖世英雄。


但他现在被锁在专为罪恶打造的地下室里,任凭自己的血污秽这里唯一洁净的东西——高档的床单暴露了Wayne先生其实很有钱的事实。他甚至因为太过疼痛而无法挣扎,他甚至为了减轻痛苦而舒缓着自己的身体去配合对方。


我们应该早点走的,我会很多东西,我可以养你。William隔着朦胧的无法擦除的泪水,看见野猫的“父亲”流露出和平常完全不同的神态。他想起来Andrew所说的——我替你杀了你的父母,Jesse,你愿意为了我,再一次弑父吗?


William闭着眼睛,无法感知时间,觉得自己流了如此多的血,以至于可能床垫都被他毁了。然后,Wayne先生出去了,William只听见他说:“我得给老朋友个惊喜。”然后他在新的剧痛中忘记了后面的事,他不应该忘的事。



等William再恢复意识,就是在箱子里了,他被狭窄黑暗的空间吓得不知所措,觉得自己将要窒息着死在这里,比死在那间屋子里还可怕。他没有空间踹动手脚,之前叫哑的嗓子也限制了他的呼救,他试着想象自己正在Jesse的身体里。


他指的是,这个箱子,整个空间,万物天地,就是Jesse本身,他存在于斯,被爱人的灵包裹环绕,他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但他其实正沐浴在恋人目光的蓝色汪洋,这是一个只有海洋的星球,每一下颠簸就是Jesse掀动的浪。Jesse不在这里,但Jesse无所不在。


于是,William平静了下来。他再次感觉到肢体的麻痹,仿佛已经失去了它们。被破坏的地方像塌缩的黑洞,彻骨的寒冷在六月的天气里不合时宜地散发出来,因为所有光和热都被吞噬了,这边的世界荒芜混沌。他需要睡去,自主的而不是被迫的睡去,他没能保护的恋人是否像自己一样,也已经变成一缕洋流?


接下来,车祸,他在天旋地转中看见Jesse的脸孔几次一闪而过。他听见男友尖叫着呼喊自己的名字,没有力气回答,但他在一次次接吻中被注入力量,脑子又有点能思考了。Wayne竟然让Jesse亲手把自己的爱人送给恶魔?而现在他们在半途中,首尾两端都是深渊,要往哪儿逃?


  5 27
评论(27)
热度(5)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