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穷途末路》17 与昨日更新合并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本章为Aline pov,jewnicorn无戏份。过渡性章节。

下一章开启一个较长的Andrew pov

 


 

Aline和Sarah认识于一场意外,这要从Allen爱好的“广泛”程度说起。他热爱看Aline被其他男人进入的场景,不仅仅是在现实里,也体现在他有拍摄和收集此类影片的爱好。于是天真的富有牺牲精神的Aline主动提出,何不给他一场惊喜,自己主演一部爱情动作电影,但是要拍完之后才给Allen看。

 

三月份左右,Aline去为Allen拍那部电影,“摄像师”正是Kristen。这是一个非正式的小团体,几个成员都身兼数职,男主角同时也是导演,一边说戏,一边亲自上阵。拍摄过程气氛欢乐融洽,Aline几乎相信了自己是热爱这项活动的,这和当一个女明星,演一场动人的爱情故事没有本质差别。

 

拍摄花了一周时间,杀青当天,“剧组”成员晚饭出去庆祝,在Kristen的频频敬酒下,Aline有些醉了。但是她拒绝了导演送她回家的请求,一个人走在月色下,为了抄近路,她迷迷糊糊地再次走上那条酒吧后面的小道。

 

她的神情如此恍惚,满脑子想着Allen将有多为她自豪,以至于当被人从后边袭击,捂住嘴抱在怀里的时候,她还下意识地叫了一声Allen的名字,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用高跟鞋狠狠跺了身后男人一脚,但是和网上写的不一样,对方叫了一声,但是仍然有力气把她掳向巷口的面包车。

 

不过捂着她嘴巴的手稍稍松动了一些,所以Aline得以大声呼救起来,酒吧嘈杂的音乐隔着墙壁传出,她的声音被淹没在贾斯汀比伯的歌词里。Aline大声叫着Allen的名字,试图营造将有人来救她的假象。

 

Sarah就是在这时出现的。她从酒吧的后门跑出来,穿着和仍然料峭的春寒毫不搭调的碎花吊带连体裤,下身短到仅能遮住一半的臀部,但她脚蹬运动鞋,跑得飞快,在男人还没来得及回头的时候,飞起一脚踹在他的腿弯处,男人一个踉跄,连拽着穿着高跟鞋的Aline一起摔倒,Aline觉得自己刚刚的晚饭都要被他从胃里压出来了。

 

Aline还没来得及看清,Sarah就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副手铐,握着它击打在男人的太阳穴上,男人显然有些懵,被拷上了一只手才开始挣扎。Sarah像个机器猫似的,从本应该没有衣兜的连体裤里掏出一个警察证,在男人眼前一晃,说道:“别回头,我是旁边酒吧的便衣。”

 

男人怎么肯听凭她把双手都铐住,于是一骨碌爬起来,左手腕上还戴着手铐,就跑上自己的面包车飞驰而去。Aline本应该感慨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但是她被逃跑的男人一脚踩上脚踝,怀疑自己粉碎性骨折了。

 

她不敢挪动自己,用肘部支起半身,问面前衣冠不整的女人:“你是警察?”

 

“你都看见我穿什么样子了,我怎么可能是警察!”Sarah笑出来,把所谓的警察证扔给她,“那男的没回头看过我,我骗他的。”

 

Aline心想这也太冒险了吧,定睛一看,果然那证件不过是个仿制的玩具罢了,“那手铐也?”她问。

 

“当然啦,都是假的,我是旁边酒吧的,下一场角色扮演的道具,我衣服还没换呢,听见你喊救命。”Sarah象征性地往下拽了拽自己的裤脚,向Aline伸出手,“我叫Sarah。你认识Allen?”

 

Aline没理解对方是想握手,还是想拉她起来,于是她一边握手,一边说:“我脚踝刚被他踩了一脚,动不了了。恩,我是Allen的女朋友。”

 

Sarah蹲下来,把Aline弄上自己的背:“Allen是优姬平台的老板,那你就是我们的老板娘了。我先带你去看脚。”

 

“你们,都知道他?”Aline趴在瘦弱女人的背上,却觉得对方力气很大,背得稳稳当当。

 

“当然,现在我们都在平台旗下。”Sarah把Aline背进酒吧,拐进一个类似“员工办公室”的屋里。她把Aline卸在沙发上,长舒一口气,“你比我高,背起来可真累。”

 

“你真的很有劲!”Aline由衷感叹,“你是练过健身吗?”

 

Sarah蹲下来给她脱鞋子,手轻扶着她的脚,这让Aline觉得不太好意思,所以当对方还想给她脱丝袜的时候,她赶紧自己动手。左边的脚踝有一块淤青,那里的骨头不正常的突起着,Aline吓得吸了一口冷气。

 

“疼吗?”Sarah赶紧问。

 

“刚才不觉得,现在越来越痛。”Aline老实回答。

 

“那你叫Allen过来带你去医院吧。”Sarah把Aline的包还给她。

 

Aline拿着手机,迟迟未动,没话找话的又问了一遍:“你是练过健身吗?”

 

“我今年三十了,前几年的时候一直跳钢管舞,所以我猜和健身差不多了吧。”Sarah个子不高,人也长得温柔,短发也并非犀利的类型,唯独手臂上流畅的肌肉线条展示着她真实的一面。“你快打电话啊!”她催促道。

 

Aline翻了通讯录,但是并未拨出号码,叹了口气说:“我不想让他知道……你带我去急诊好不好?我会付你钱。”

 

“你们关系不好?”Sarah试探着问。

 

“没有,很好,我只是……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搞砸了事情……”Aline的脚抽痛了一下,她的眼泪跟着落下一大滴,但是她赶快擦掉了,吸吸鼻涕接着说,“其实我,宁可拍电影,也不想让他在现场看或者在镜头前偷窥……Kristen会把我拍的很好看……”

 

在Aline断断续续终于解释清楚她和Allen奇怪的情侣关系以后,Sarah熟练地给Aline的脚踝做了冰敷,和简单的包扎,带着她去了医院。

 

 

Aline以拍摄进度拖延为由没回Allen处,当晚住在了Sarah家,在这个狭小拥挤的出租房里,长手长脚的Aline行动不便,让小屋更加局促,但是Sarah看起来很高兴,她忙活着给Aline换衣服,帮她擦身洗脸,好像照顾一个孩子。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有过一个孩子。”Sarah让Aline平躺在床上,让一头长发垂下床沿,帮她洗着头发,“他被流掉了。如果你是我女儿,我绝对不让你去拍那个。”

 

“喂,我只比你小十岁,还不至于差辈分呢。”Aline打岔道。

 

Sarah不为所动,继续说:“你不喜欢Allen的爱好,为什么不告诉他?”

 

“总要有人妥协。我爱他。”Aline闭上眼睛,眼前都是刚才刺目的灯管光线留下来的斑点。

 

“但爱情里不能总是一个人妥协,另一个无动于衷。”Sarah有力的手臂托着Aline的脖子,让她很舒适。

 

“他没有无动于衷。他减少了去现场看的次数,更多的是用针孔摄像机录下来。这已经是妥协了。”Aline辩解着。她觉得头痛,但是没法锤。

 

“这不叫妥协,如果他爱你,他不应该强迫你做任何你不喜欢的事。”Sarah柔软的手指揉搓上Aline的头皮,但女孩的神经无法因此放松下来。

 

“但如果我不做,不是就变成我强迫他放弃正常的爱好了吗?”她仍然激动,强压着话语里的颤抖。

 

“Aline,这叫正常吗?”Sarah开始冲洗她头发间的泡沫。

 

“你在做的不也不是正常的工作吗?”Aline没忍住自己的情绪,她脱口而出了伤人的话。

 

但是Sarah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她说:“你想认识一下我们吗?我们有一个女子自卫队,我是队长。”

 

“干什么的?”Aline的道歉没说出口,她干巴巴的提问,被对方带走了话题。

 

Sarah一边给她擦着头发一边说:“你知道有很多暴力犯罪是针对我们的吗?借助你们的优姬平台,我们有一个互助小组,当姐妹们落单或者觉得有危险的时候,相互之间会提前通知其他人自己的位置,我们还去学了防身武术之类的东西。”

 

“那真好。”Aline说,但她心里对这种组织是否有用深表怀疑。

 

Sarah笑了:“要不要来看看?明天有一场格斗训练课,可不是些花拳绣腿,学了真管用呢!”

 

Aline不置可否:“明天我要去看Kristen剪后期……”

 

“哦,对了,我们认识她。”Sarah把Aline扶起来,在水盆里涮涮手,道,“她是个奇葩。长得那么瘦小,我们都劝她加入进来,她却毫不在意,说什么她不缺人保护,我们这不是在相互保护呢吗!”

 

“我和她不熟,没聊过拍电影以外的事。”Aline决定不要背后议论人,她和Kristen相处挺愉快的。

 

“她还能靠谁保护?还不是男人?”Sarah谈兴正浓,“哪能靠得住?Aline,不是我婆婆妈妈,既然你把你们的事告诉了我,我就得说,你不能爱得失去自我,你太迁就Allen了……”

 

Aline跪坐在床上,打开了电吹风的开关,嗡鸣声盖住了Sarah阿姨后面的话。


 

第二天,Aline没去看Sarah的格斗练习,如约去看Kristen做后期。Kristen的专业性让Aline自惭形秽,她觉得和多才多艺的对方比起来,自己只是一个卖rou的演员,落了下乘。

 

“你说,Allen会喜欢吗?”午休时候,两个人一起去楼下的小餐馆吃饭,Aline盯着Kristen手里的馅饼发呆,当被对方一个响指“叫醒”的时候,她脱口而出自己刚才思考的问题。

 

“谁?”Kristen听到了熟悉的名字。

 

“Allen Garcia,我男朋友。”Aline解释道,“我没跟你说过吗,我拍这个是为了给他个收藏。”

 

Kristen愣住了,这个名字,这个拉美裔的姓氏,这个让女友拍片子的特殊爱好,对应着的是一个她最熟悉的人——她的男友。

 

然而当时的Aline并不知道面前抢着买单的女人,其实早就洞悉了他们的三角关系,她仍然毫不设防地把自己的思想,连同肉体的模样敞开给对方。而Kristen并没有以公谋私,她出色完成了后期的工作,让Aline仍然光彩夺目。

 

 

四月一日,Aline收到了Kristen寄来的成片,她把电影光盘包系上了漂亮的丝带,放在电视旁边。Allen一回家,她就拉着男朋友坐到沙发上,让他闭上眼睛。

 

Aline刚刚拆了脚踝的石膏,行动还不太敏捷,她去拿光盘的时候撞到了茶几,咣当一声,惊得Allen睁开了眼。“快闭上!我没事!”Aline急急忙忙地说,把脚步的一阵锐痛闷在心里。

 

伴随着女友“嗒哒!”的声音,Allen睁眼看到的是封面上Aline美艳的脸,她的一双长腿曲折,膝盖冲着镜头,双手在身后支撑着自己,白色半透明的底裤完全暴露。

 

Aline看见男友惊讶的表情,觉得又好笑又满足,她手肘支在沙发上,也想做出封面图上的动作。“我没想到你真去拍了这个,我还以为你只是说说!”Allen一边夸赞着他的女朋友,一边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让放映机吸入光碟。伴随着设备的运转声,他却听到身后沙发上Aline的一声呻吟,赶紧转过身来。

 

“Allen,我骨折的那里,好像又受伤了!”Aline坐在沙发上,把脚搭在茶几上,一动不敢动。Allen检查了一下,表面看不出异常,于是说:“可能是刚才磕了一下,不会又断掉的。我抱着你,我们一起看你主演的电影吧!”

 

Aline缩在Allen怀里皱着眉头看电影,过一会,她皱着眉头被爱人压在沙发上,脚踝的那处地方伴随着男人的律动,一下一下的隐隐作痛。

 

第二天,医生重新给她打上了石膏。

 

 

“Sarah,他就算真觉得我的脚没事,也不应该在我刚拆石膏的第一天就和我那个啊!”五月,Aline再一次拆掉了石膏,她拎着行李箱,一瘸一拐地住进了Sarah的家。

 

“你不回去和他住了?”Sarah接过箱子,掂了掂重量,“你是不是把家底都搬来了,那要交我房租哦。”

 

“我四月二号就想来找你了!出了医院,直接来找你!”Aline气鼓鼓地说,“可我打了石膏不方便,只好在家住了一个月,和他冷战了一个月!”

 

“冷战不能解决问题,Aline。”Sarah摸了摸女孩的头发,“你得告诉他,让他不能这么对你。”

 

“我会说的,但不是现在,我现在只想躺在你家的床上玩手机!”Aline刚想跑去卧室,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还不能跑,她灵活地定格住动作,这让Sarah大笑起来。

 

“好好好,”她一边笑一边说,“你要是不怕我唠叨,就尽管住下来。我会每天唠叨你和他多沟通,唠叨你吃蔬菜,唠叨你躺床上看手机对视力不好。”

 

“喂,你又不是我妈!”Aline突然想起来自己还给Sarah准备了礼物,她从行李箱里翻出来一本厚厚的小开本口袋书,递给年长但是长了张娃娃脸的女人,“一个手册,什么都讲,有格斗技巧汇总,也写军事手语,还有急救知识,反正就是那种工具书。”

 

“给我的?我看这个这有什么用?”Sarah接过来翻了翻,书的纸质很轻,但是比较厚。

 

“我想你们女子自卫队也许用得着,里面写了各种知识总结。”Aline其实就是逛书店的时候碰巧看到了,就买了回来,自己也没有翻看内容。

 

“好啊,我收下了,慢慢研读!”Sarah把厚厚的一本小书藏进自己百宝箱一样的外套衣兜里,它的厚度仿佛神奇地消失了。

 

 

就这样,五月开始,Aline住在了Sarah家,和这个风韵犹存的ji女共享床铺。直到六月份,当Jesse和Andrew驾车行驶在前往波士顿的路上时,她收到了Sarah的信息:你最近都没有和Allen联系,那你还有Andrew的消息吗?

 

Aline不知道对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但是她其实并非和Allen毫无联系,她更像个闹别扭回娘家的小媳妇,而不是铁了心离家出走的主妇。可是,Aline这才想起来,她确实这一阵专注于自己的感情纠葛,忽略了继续跟进Andrew的动向。

 

“我刚才听酒吧的客人聊天,他们说那个福利院里面有一个小孩骗了毒枭Leyva先生的钱,本是他们那里最有前途的小骗子,现在被送往波士顿去赎罪了!你看这像不像是在说Andrew?”Sarah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她那边背景音乐嘈杂,又不能大声讲这件事,所以这段话说得劈头盖脸,又断断续续。

 

但Aline还是全懂了,她在这一个月里疏于关注弟弟的动向,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帮我打听一下什么车,走的几号高速。我知道你行的,姐!”Aline抓起车钥匙就走,“我先把车开出城区!”

 

“包在姐身上!保持联系!”Sarah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无比坚定。

 

 

根据Sarah的指路,Aline追上了Jesse他们的车,确切的说,是追尾上他们的车。

Aline的雪佛兰科鲁兹要想追上Jesse的雷克萨斯RX很困难,何况Jesse车技绝佳,Aline为了咬住不放,已经没有多余的注意力来考虑安全问题了。所以,当前车突然刹车急停的时候,她一头撞了上去。

她被安全气囊顶着,一时间意识抽离,千万别又伤到脚踝,她朦胧中竟然在思考这个。然后,她看见了阔别的Andrew,不远处是跑向另一方向的Jesse。

“弟弟,快跑,别管我,快逃!”她喊道。但是回应她的却是Andrew不明所以的脸,她觉得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但没力气思考,胃里翻江倒海。

她被抱出汽车,直接吐在了Andrew的身上。意识却渐渐回来,好像要被送去给毒枭杀死的是另一个男孩,Jesse抱着的那个。

哦,我弟弟,安全了,她想,等等,我弟弟,在帮Wayne杀人?

 




作者吐槽:论我是有多爱Jewnicorn,那个骨折时啪啪的梗,被我给自己用了,舍不得给Jewnicorn用,太恶劣了。




  5 2
评论(2)
热度(5)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