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穷途末路》18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作者说明:

1  前面两章更新有改动请注意:我把前面第16更新增加了一段内容,解释了William是被送去给毒枭任由处置了。在第17更新的结尾补充了一段,麻烦读者自行查看一下,说明了Aline追上了jewnicorn,四人相遇。


2  此为Andrew pov 章。较长,五千字。内含Jesse和男友William互动情景,介意拆cp请慎入。尤其是,含有jewnicorn杀人场景具体描写,慎入!


3  我最近状态都不太好,以为更文能让我逃避,没想到还是失眠&痛哭。我在这一章里写了加菲的几重被落下,写卷的冷酷,我还会写更多不美好。丧极了,带你们来这样一个故事里,真是对不起啊。陪陪我,跟我一起干翻这个坏世界好不好。




Andrew在脱口而出“停车”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Jesse开得有多快,因为当时他看见了追他们的车里,驾驶座上的人是Aline。他没有思考Aline此时是敌是友、有何目的,他只花了0.1秒就做出了选择:相信他的姐姐,哪怕他们阔别多日。


代价就是一次强烈的追尾,他庆幸自己听了Jesse的话,系好了安全带,所以并没有在冲撞中受到太大损伤,不顾尖锐的头痛,他飞奔下车,朝着Aline而去。姐姐!他在心里喊道,但是他只是表现得好像一个见义勇为的路人,没有多余废话,就是把女人拖拽出车厢。


他抱着Aline回身去找Jesse,看见猫先生此时怀抱微睁双目的William,四人聚首,面面相觑。William打破了僵局:“水……”


“对,水,水!”Jesse恍然大悟,想把男友放下,却又没地方放,犹豫半天只好让William坐在路边草地上,头靠着Andrew的腿。Andrew从没有看见过Jesse如此慌张的时刻,他的步履是一跳一跳的,他的语气是快速、急切而颤抖的,他出了很多汗,汗液顺着尖下巴往下滴溏,而他连擦汗的动作都来不及,就跪下来把水瓶放在William嘴边。


Andrew也放下了Aline,后者此时已经恢复了神志,她抬了抬手摸上弟弟的脸,却硬撑着做出凌厉的神色,临时改作甩了Andrew一个耳光:“你有没有常识!直接这么拽我,万一我骨折了呢,会被你拽瘫痪的!”


Andrew也回甩了她一个,但是并不重,叫道:“我以为你卡住了,而车要爆炸!”


“你电影看多啦?追尾而已,怎么爆炸!傻x!”Aline的力气在冤家般的争吵中回来了。


他们坐在路沿边,用自己的方式交流着,气势汹汹地表达着对对方的思念,忽然Andrew被姐姐抱住了。“Andrew,我以为你要死了!我听说他们要把一个像你一样的男孩送到毒枭那里去!”


Andrew被突如其来的拥抱扰乱了呼吸,他憋了一口气,等着Aline松开他,他僵硬的身体除了Jesse并没有抱过任何人,其实他比Mr. Trunkles还不习惯身体接触。他看向仍然待在草地上的Jesse和William,此刻后者正瘫软在前者的怀里,不过看上去也恢复了过来。


“我也是才知道后备箱里装着的所谓货物竟然是William。”Andrew回答道,他吹了声口哨,打断小情侣的劫后余生的亲热,喊道,“你们过来,Aline知道一些情况。”


William在Jesse的搀扶下过来,他看见Aline,惊讶道:“Green小姐?”


Aline白了他一眼,都没有站起来,快速地说:“我真名叫Aline Z,我是Allen的女朋友,其实是Allen买了优姬,我们想脱离Wayne掌控,怕你走漏风声,所以我用了假身份。”


William做出原来如此的夸张表情,他想和Aline握手的右手停留在半空,见对方毫无反应,就索性更改了姿势,拉着Jesse坐下来。而初次见面Jesse和Aline则连一句寒暄话都没有,他们俩似乎已经完全默认了四个人无论如何都要目前统一行动的事实。


 

经历过这一通,四个人都大汗淋漓的,两辆车目前都还凑合能开,他们决定先不叫救援。四人对坐在地上,讲了自己的经历。这才知道William因为经济骗局骗了Leyva先生的钱,被毒贩们追究,Wayne先生本就迁怒于他的优姬app,又知道他参与了对头毒枭的事情,索性顺水推舟说把William送去给Leyva先生处置。而Andrew和Jesse只是接受了送货任务,并不知道箱子里竟然是个人。Aline则是从朋友那里听说福利院有男孩要被送给毒贩集团,误以为这个男孩是Andrew,才一路追来。


所以,现在他们面临的问题是,要不要救William、怎么救William。


Andrew这就拿起手机:“我给Leyva先生打电话,告诉他那个骗他钱的人就是给他的线上贩毒平台写程序的人,留着William还有用,人不能杀。”


但是William制止了他:“不行!那样我就……走不了了……”


“你想走?去哪儿?”Andrew大为吃惊。


男孩低下头,不敢直视朋友的眼睛,他的手拉紧了Jesse的手,低声说:“我会编程,我可以养Jesse,我要和他离开福利院,过自由的生活。”


Jesse搂住男友的肩膀,语气激动:“对不起,William,我早就知道你想和我离开这里,可我一直都没有回应你。因为Andrew,我不确定,Andrew他……”


Andrew生气了:“不要拿我当挡箭牌,Jesse!你什么意思?你们早就计划好一走了之,但是却不告诉我,现在又说你是因为我不想走,才没有走的?”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William弱弱地插嘴。


他还没说完,Andrew就呼地站起来,指着北方荒凉道路的尽头说道:“你们现在就走,我自己去波士顿!”


Aline拉拉Andrew的衣角,让他在一声叹息声中又坐下了。她看看尴尬的三个男孩,活跃气氛似地说:“不管将来是走是留,我们先要讨论一下怎么救William这次!”


“我不会让你出现在Leyva先生的面前!”Jesse坚定地说。


而Andrew抬头扫视了一圈众人,缓缓道:“你们又不等我,我还没有表态。我不想救他,我想假装什么也没发生,把他敲晕了重新放回箱子里!”


他话音刚落,Jesse松开William的手,扑过去一拳打在Andrew脸上。他骑在Andrew身上要打第二下的时候,被William和Aline制止了,Aline尖叫一声,对着Jesse又踢又打,但Jesse仍然稳稳骑在Andrew的胸膛,几乎要把他压得背过气去,William从后面箍住愤怒男友的双臂,哭喊着:“住手!Jesse,我一个人走!”


小猫一下就清醒了,他放开身下人,拽起William的领子:“你在说什么?”


“我被强jian了,Jesse,我坏掉了,你们不用救我了,不管是离开还是去波士顿,我都一个人。”William终于哭了出来,他趴在地上嚎啕大哭,把脸埋在草地里,他看起来更矮小了,像是一团颤巍巍的果冻,他是透明的了。


Jesse跪下来,展开双臂想去抱住面前跪着缩成一团的情人,但是他担心对方的应激反应,于是几次伸出手又颤抖着收回,只是虚抚着William的轮廓。


“谁?”他的声音也是颤栗的,他害怕听到那个名字,自己“父亲”的名字,Allen曾经告诉过他,Wayne先生会侵犯那些注定离开福利院的孩子。


William摇头不答。Jesse无处发泄的手把一撮青草带泥拔起,用力抛掷出去,他喊叫着问第二次:“Tomas Wayne!对不对?”男友轻轻点头,哭声小了一点,肩膀仍然剧烈颤动。


 

Jesse刚才还拽了William的领子,凶神恶煞的,挣扎起身的Andrew心想,看看你都对自己的爱人做了什么。他想开口说风凉话,但是终于没有讲,他望向眼眶红红的Aline,意识到自己是这里唯一没有哭泣的人。


我的心呢?他想,我曾致力于变得像Mr.Trunkles那么冷酷无情,而现在野猫先生变成了Jesse,谈了恋爱,义无反顾地抛弃了曾经的自己,有了羁绊,生了软肋,化了心肠。而Andrew在这场野猫成人的蜕变之战役中,又成为了落下的那个,他心心念念中那个让母亲鲜血染红他鞋子的野猫,已不复存在了。


连Aline也展露了感性的一面,Andrew看着姐姐,不知不觉间被她的悲伤感染,鼻子也酸起来。他很久没有哭过了,酸痛的鼻子是很不好的体验,不只是心里疼,脸也疼,他捏捏鼻子,把刚出闸的泪水憋回去,用故作轻松的语气说:“别哭了行吗?我同意,咱们想办法救William,让他金蝉脱壳,人间蒸发!”


Aline配合他,也说道:“男孩子们,靠我们自己了,快想办法!总不能找个假William代替他去波士顿吧?”


Jesse拍了一下手,回过头来:“你说得对!找一个假William送给毒枭,真William就此假死,换一个身份重获新生!”


William还埋着脸,带着哭腔道:“怎么可能找到一个和我相似的人,他还愿意配合咱们演这么危险的戏!”


“你提醒我了,我们不清楚Leyva和Wayne有没有谈及你的相貌,所以我们得找一个和你外形相似的替死鬼。”Jesse把William扶起来,双手托着他的脸,仔细端详,“个矮,瘦,卷发,尖脸,这几个特征足够了!”


“你在说什么?”Andrew代表一脸懵逼的三个人发问,“你是在说,找一个死人送给毒枭?”


“我是在说,我们制造一个死人。”Jesse冷酷的眼神扫过姐弟俩惊诧的脸,William把自己从爱人手下挣脱出来,也叫道:“不行!你们不能为了我杀人!”


“不是我们,只是我,我来做,后果我承担。Andrew和Aline,你们俩可以先走了,我跟Leyva说你路上不舒服去医院什么的就行。”Jesse又使用了那种毫无感情的命令口气。


“我知道去哪儿找人!”Aline说着,掏出手机,“William,Allen后来改进了优姬平台,现在上面可以叫到男ji。”


William漠然地点点头,并没有表示反对。


Andrew愈发跟不上了,刚才不是群情激奋说不能杀人吗?现在怎么又径自讨论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浮萍随波逐流,他不懂这些人,为什么可以突然哭红双眼,又可以突然视人命为草芥。


他在发愣的功夫,Jesse和Allen已经“下单”了一个男孩。他瞥了一眼宣传页的gif动图,展示了男孩360度的相貌,确实神似William。原版点头认可了相似度,Aline的一记点击,将把一个年轻生命葬送。


Andrew觉得恶心起来,这和他见识小野猫jian shi时候和制作残疾孩子时候的那种恶心感不太一样,更隐晦,确切的说是如鲠在喉。然后,Andrew意识到不能让Jesse做这件事,不能让他当William的面杀人,不能让他的xing pi暴露在人前。再一次,Jesse提出要求,Andrew去满足,他又得代替他做那个刽子手。


 

Andrew拉了拉Aline正要和她私下里说,没想到女人先开口了,她当着所有人的面:“Mr.Trunkles,我听闻了你的某些嗜好,我认为一会那男孩子来了,你最好回避。”


William一脸不解地看着Jesse。Jesse目不转睛地盯着女人道:“我说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不需要你们替我下手。”


“我想你误会了,”Aline冷笑一声,“你当着男朋友的面儿,对另一个人表现出性趣,这不合适吧?”她撩起自己的裤脚,露出刚愈合的踝骨,声音冷得好像阵痛冰袋,“这里一个月前被Allen弄断了,因为他在我骨折未痊愈的时候强jian我。这是你教的吧?”


Andrew推了Aline一把,嗔怪地说:“你说什么呢?”他使着眼色,想让Aline不要在William面前再说这个话题了,但是女人不为所动。


William叫起来:“Jesse,她在说什么?”


Jesse并不搭理自己的男友,他只低头瞥了一眼,就重新看进女人的眼睛,目光像是要把她冷冻了:“这个程度,对我不够。”


Aline气得脸都皱起来,她运运气,最终只是比了个中指:“你是什么人你自己知道。”她转向William:“你的替身,你自己去做!”


William彻底蒙了,他又要哭,拽着Jesse的袖子问为什么。Jesse把双手插进卷发,使劲掐了掐头:“你生日,我再告诉你。”他已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了。


没想到William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明天,明天就是我的生日啊!你到底有什么在瞒着我?你和Andrew,你们以前有过什么事?”


Jesse这才反应过来明天就是the big day了,而他根本没做好准备。他慌乱地想去安慰自己的男朋友,可是William双臂抱在胸前,姿态抗拒。他知道纸包不住火,他的秘密只能再持续一天了,可他还想再多拥有William一日。


想说“请多给我一点准备时间”,想说“我害怕失去你”,可Jesse出口的却是:“不关Andrew的事,你都在想些什么啊!”


William的哭声更凶了,他捂着嘴巴蹲下去,锤着Jesse的小腿:“你在包庇他什么?你到底有多少事没有告诉我!”


Jesse恶狠狠地剜了Aline一眼,无助地看向Andrew。Andrew用口型说:“你和William离开一下吧。”Jesse去拉William,可是男孩死活不站起来,他们都濒临崩溃。


 

此时,摩托车的声音渐近,四个人看见了穿着机车上衣和牛仔裤的男ji,大概十来岁,几乎还是个孩子,机车外套和他非常不搭调。他们都各自快速做着调整,把刚才激动的情绪掩藏起来。


“你们,四个人?这不行,这要加钱。”男孩停好车,一脸痞气笑容地走过来,“而且这是在路边,这什么诡异爱好?”


Andrew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以前嗖地站了出去,他拉着男孩走到被撞得一塌糊涂的汽车前面,说:“只有我,他们一会儿会走开。我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所以现在你去把上身俯在后备箱里,pi股冲我趴好。”


Jesse和William还是磨磨蹭蹭地离开了,站到Aline的车那边去,背对着另外三个人。Aline叹了口气,走向自己“揽事儿”的弟弟,对那男ji说:“我赢了,所以现在他和你怎么做得听我的。”


Aline用眼神制止了要说话的Andrew,她打开雷克萨斯的车门,做出“请”的手势:“小不点,你先进去,平躺在后排座上。”


Andrew带着尴尬和不情愿的表情,跟着俯上男孩的身体,从而把男孩整个压在身下,而同时,Aline悄悄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突然把头枕蒙在男ji的脸上。


只是一瞬间,Andrew就明白了如何配合姐姐完成这场谋杀。他压住男孩挣扎的、生理性抽搐的身体,腾出一只手来帮助Aline用力。这条公路虽然目前空空荡荡,但是保不齐途中来车,所以他们必须做得够快。


他又感到了恶心,他此时和将死之人同处一个狭小空间,陌生的身体在他身下抖动,好像一个发条玩具。他觉得这个世界的逻辑都离他远去了,只有姐姐冷静的表情代表着他们还在地球,地心引力带走他的汗水。


一刻钟后,湿热的风,夹带着新死之人的独特味道,渐渐吹干每个人身上脸上的汗。他们把男孩的衣服和William交换,把shi体装进行李箱,William已经木然,丝毫不顾及自己穿着死者的衣服。


“他叫Todd。”Andrew说。


“那是个假名。所有这个年龄段的他们都叫Todd。”Aline揉着手腕道,她冲William勾勾手指,说,“小伙子,先跟我回去吧,我和Allen住的地方绝对安全。”


“你们同居了?”Andrew问。他看看Aline撞得面部全非的车前脸,皱皱眉头。


“我们刚刚分居了一段,但是没关系。”Aline兀自先上了车。


William不情不愿地和Jesse拥抱,并没有道别,垂头丧气地坐进了雪佛兰的副驾驶。Aline帮他系上安全带,做了一个ok的手势,这辆破破烂烂的车掉了个头,扬长而去。


Andrew看向Jesse,小猫先生现在终于不再掩饰他的狼狈,他把汗湿的卷发埋在Andrew的胸膛,仿佛William的离去也带走了他的全部力气。他双手扶着Andrew的手臂,不让自己的身体滑落下去,指节渐渐地使着力气。


Andrew被攥得有点疼,但是他喜欢Jesse的身体接触,他只喜欢Jesse的。所以他犹豫着、慢慢地抱紧了怀中人,一言不发。他望向蓝天,又看向远方,满目荒凉。


此时,一辆过路车飞驰而过,又在前方急停,车主探出头来大声问:“你们车坏了吗?需要帮助吗?”


他们的拥抱被打断了,Jesse的回答带有一点鼻塞:“不用,我们在等拖车了!”


那车离去了。Jesse搓搓脸,道:“我们耽误了太多时间,看来我得开快点了。”


  8 8
评论(8)
热度(8)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