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穷途末路》19 深夜更新,打戏&飙车戏,字数爆表的一章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Jesse pov,6500字,动作戏+公路追逐,头一次写这样的场景



Jesse和Andrew开着后面撞得一塌糊涂的雷克萨斯,重新驶向了北方。Jesse不敢想William经历了什么,他不能把念头往那个场面上扭转一丁点,否则就会失控得哭出来,并且把车再次撞得更烂。


他努力让自己相信,后备箱的尸体是一个福利院的普通孩子,他将为此表现出震惊,给予毒枭想要的悲伤表情,但又不能太过分。Leyva先生并不知道William这个人的存在,所以他们也要假装这个人从来就不曾存在过,编程是Jesse做的,反正他看过初级教程了,万一遇到什么问题,也可以胡诌上几句应对。


他假装自己是一个演员,也假装自己是一个导演,教给Andrew怎么说、怎么做。他们在交流完这些以后,还编好了车祸的情节,然后就陷入了沉默,Jesse争分夺秒地开着车,Andrew再次嚼起了泡泡糖。


 

Jesse第二次踏入毒贩位于波士顿的豪宅。他看见这次不加掩饰地“迎接”他们的Leyva先生的手下们。因为Wayne先生不在,所以他们连基本的客气都不愿意做了吗?


上了二楼的会客厅,Leyva先生请他们落座,屋里除了他,还有两个保镖。窗外能看见一棵很高的法国梧桐,临近傍晚,夏风更甚,树叶晃动得厉害。两个人对车祸的问题口径一致,对答如流,Andrew的神态渐渐放松下来,Jesse也觉得应该在拒绝完共进晚餐以后,这趟行程就结束了。


可是Leyva先生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了行李箱,这可真尴尬啊,死shi滚落了出来,带着虽然还没腐败但是也并不好闻的味道,窒息而死的面孔空洞又诡异,正好面对着Leyva先生的脸。毒枭显然被吓了一跳,他真的后跳了一下,连带着他肥硕的腹部一阵乱晃,有点滑稽。


其他人都皱着眉,慌慌忙忙地掩饰自己的表情,Leyva先生故作镇定地扫视四周,仿佛胸有成竹一般。可是千不该万不该,Andrew笑了一下,很轻很轻地上扬嘴角而已,但是正好被毒枭捕捉到了。


他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但是并没有点明,只是问道:“怎么是死的?”


“我们不知道啊,我们连里面是个人都不知道!”Jesse表演了他在车上排练过的表情。


“一定是憋坏了!”Jesse的肩膀轻晃了一下,碰到Andrew,后者赶紧补充道。


“或者是那车祸造成的。”Jesse接着说,“哦天,这是Jerry,我害死了他!”


“算了,省的我动手了。你们把他赶紧拖走吧,留在屋子里太不雅观了,对我们两个重要的客人是极大的不尊重。”老男人挥挥手,不再看男shi,两名手下抬着Todd出去了。


Jesse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试探性地问道:“Leyva先生,我们路上耽搁了,得赶紧折返了。”


“今晚住下就好了。车的事我帮你们跟Tomas说。”毒枭的声音看似热情,可是眼神却冰冷得很,“你们那个程序说改进一下的,马上就能给我了吧?”


“嗯嗯,我们仨马上就搞定了,很快。”Andrew回答道。


“你们仨?还有谁?不是Jesse在弄吗?”Leyva先生的手敲上桌面。


Jesse吸了一口气,他看向Andrew,同伴面露羞愧地低下头。Jesse一瞬间竟然对Andrew的怒气超过了保护William的谨慎,他的语气不再平静,说的话来不及深思熟虑:“还有William,他不叫Jerry,他是William,我害死了他!”


Leyva先生思索了一秒,理解了其中意思:“所以,恰好是这个William骗了我,然后被老Wayne让你俩送过来,而他在路上死了。”


Jesse忽然觉得自己压抑一路的情绪有了突破口,对啊,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William确实死了,他们将再也不能回去福利院,将从此浪迹天涯流离失所,带着一身创伤的记忆,没能保护爱人的失职,将成为他毕生的污点。


于是,Jesse站起来,身体越过桌子,揪住保镖已经不在身边的毒枭的衣领,用不至于引来更多人的低吼,他咬着牙说:“你为什么要他死?他骗你的钱不过是Wayne的要求!”


“年轻人,我并不知道这个William是谁,我事先什么也不知道,这是个巧合。”Leyva先生无动于衷,他甚至都没有低头看一下自己被弄乱的衬衫。他盯了Jesse几秒,后者慢慢松开了他。


Andrew插嘴道:“William已死,那个程序的改进版本就没法给您了,只有初版了。”


“你到现在还想着那个什么平台!”Jesse转身又冲着同伴发火,“它有意义吗?你把William拉下水的!”


Andrew做出举手投降的姿势,不再说话。


Jesse借机发泄够了,他觉得自己的理智在渐渐回来。我真蠢啊,Jesse心想,是需要找一个机会发泄的,但是为什么偏偏是在刚才,是在这么危险的时候?毒枭看出我和William的关系了吗?


“既然你们这么想念他,干嘛不去陪他呢?”Leyva先生意味深长的说,眼神扫过两个僵硬的年轻面庞,“我点名让你俩来波士顿,你们说是为了什么呢?”


Jesse心里一沉,他要灭口!原来不是Wayne先生的安排,“父亲”还没有残忍到如此地步,是Joe Leyva想请君入瓮。


“你,什么意思?”Andrew把手摸向裤兜,才意识到自己的小刀在进门前被搜身的人拿走了。


“而既然第三个人已经死了,那么正好,还是只剩下你们两个需要处理的。”Leyva先生大声拍拍手,刚才出去的两个保镖立刻进门,好像一直就在门口等着一样,“送两位先生去休息。”


“等等!”Andrew大叫,他站起来,侧身而立,右手边是对桌的毒枭,左手边是仍在门口做好准备姿势的两个保镖,“你不想要程序了吗?”


“我有初版的了,有人会帮我把改进版做出来的。”Leyva先生摇摇头,叹了口气,“我的小朋友,你真以为你们三个就那么重要吗?”


“不重要还杀我们干嘛?”Jesse话接的很快。他觉得体内有什么基因在蠢蠢欲动,他要反驳,他更想反抗,野猫从不会容易地被制服。


“最不重要的就是那个小程序员了,他的死才毫无意义。”Leyva先生没有一丝恼怒之色,他好像是个回答学生提问的老师,“掌握到分销链核心秘密的人是Andrew,可我从酒桌上能看出来,Jesse,如果我杀了Andrew,你会穷追不舍地和我拼命,所以我为什么不一了百了呢?”


我会为了Andrew和你拼命?Jesse的心里震颤了一下。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他必须承认毒枭说的是对的,他会为了保护Andrew做任何事,就像他为了保护William不惜杀死无辜的Todd一样。而他对前者的保护更为本能,他甚至不需要作为Andrew的朋友或者男朋友去那么做,他觉得保护Andrew,就是在保护他自己,或者说,保护他自己人性的、良心的那一面。


“你们没有更多问题了?”毒枭再抬起头,眼神已经完全转变成凶狠的样子,他给了手下一个眼神,两个壮实的男子围了上来。


Jesse鱼跃而起,一把抓住椅子掷向那二人,椅子是实木的,其实应该非常沉,但是野猫突然的爆发力是惊人的,他这一下,砸到了其中一个男人。那人踉跄着歪倒在地,不过椅子并没有砸中他,他只是失去了平衡摔了一下,又迅速站了起来,另一个男人则是冲着Andrew去的。


Andrew冲到书架处,拿起一支钢笔做武器,和那人搏斗起来,对方竟然没携带任何武器,大概是以为对付两个孩子绰绰有余。可是发狂中的小骗子身手也不错,他的笔尖乱戳,张牙舞爪,令对方一时间无法近身。


Jesse趁着先前倒下的男人还没有冲上前的数秒间隙,双手一撑跃上桌子,他在桌面一个前滚翻,双脚落下时正踢中毒枭的胸口,本在置身事外旁观的老男人显然没有防备这一脚,他的肥胖身子往后退去,抓着椅子才没摔倒。


然而Jesse已经跳下了长桌,他勾住老男人的脖子,整个身体以毒枭的身躯为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瞬间绕到了Leyva先生的后面,他现在背对着玻璃窗,一手环住毒枭的脖颈。刚被椅子撞倒的男人不敢轻举妄动,一时愣住,站在二人面前却不知如何出招。


Andrew余光瞥见了这一幕,他虚晃一下,从和自己纠缠的男人的腋下下腰而过,把钢笔稳稳抛到Jesse的手里,野猫先生立刻用钢笔笔尖贴住了Leyva先生的颈动脉。“都别动!我随时可以杀死他!”Jesse高声喊道。


然而失去武器的Andrew却在同一时间被保镖控制了,他脆弱的脖子此刻被强壮男子的大手掐住,如果男人手里一提,他就会双脚离地。他成了毒枭一方的人质。“快走,Jesse!他们没带武器,没法直接杀死我!”Andrew叫到。


Jesse当然知道这不是真的,那人可以直接掐死Andrew。他想到之前Andrew说过把William“不如敲晕了扔回行李箱”的话来,不过是气话吧,他却当了真,气急败坏地打了朋友一记重拳。


Jesse的笔尖更深地戳着Leyva先生的脖子,几乎已经埋进去了一点,他冷面道:“放了我朋友。”对方却只顾掐得更重,Andrew发出呜咽声,已经无法再说话。


Jesse拖着毒枭继续后退,紧紧贴上窗户,他一边继续勾住Leyva先生的脖子,一边用手肘一下撞碎玻璃,这一下让他的手臂直接涌出血来,但是Leyva先生也被勒得不轻,不顾笔尖的折磨,昏天黑地地咳了五六下。


Jesse做出遗憾的表情:“Andrew只是Wayne先生给我的礼物,他没了,我还可以有新礼物。而我相信Leyva先生的身价不止如此吧?”他在拖延时间,他希望自己的某句话戳到对方的心理防线,只要对方有一丝松懈,Andrew练过的身手就有机可乘,毕竟对方也是赤手空拳。


“是吗?”保镖言简意赅,手下使劲,Andrew的身体几乎要离开地面了,他的脚尖扑腾着勉强触着地板,双手被另一个男人桎梏住,让他只能完全被动地承受窒息感。


Jesse却无法以同样的方式报复,因为如果他挪动笔尖,戳进不致命的地方,下一秒可能就难以再次对准颈动脉了。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反而起到了相反的效果,但神态上却不能让对方看出来,只好硬撑着冷笑道:“但你们仍然不敢直接杀了他。”


这样状态的Andrew就算有机可乘,也恐怕要先停下来痛咳一通,Jesse是真的束手无策了,他的镇定都是装的,是Mr. Trunkles惯用的面具。夏风从破洞的窗里吹进来,Jesse的卷发轻动,暖风拂得他后颈瘙痒,屋里屋外是两个世界。


他意识到刚才应该让Andrew去劫持毒枭,因为接触太多信息的Andrew才是必死无疑的那一个。Andrew可以押着Leyva先生逃跑,让Jesse留下来做人质,兴许他们还能逃过一劫。


 

突然间,正门开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女人欢快的声音传进来:“Joe!你在不在?我给你洗了蓝莓!”


所有人都朝门口看去,Kristen露面了。她手里拿着装满蓝莓的玻璃碗,见到这阵仗,一声尖叫,她把沉重的玻璃碗朝着前方扔过去,大叫着:“你们是谁?你敢挟持Joe!我跟你拼了!”


而这碗却正好砸到控制着Andrew双手的那个保镖的头上,也就是说这个倒霉的男人先被椅子砸,又被碗砸了。他这回直接见了血,哎呦一声捂上了头。Kristen冲到半截的身子又退回了大门口附近,捂着嘴道:“唉呀妈呀,我准头不好!”


Andrew可是逮到了机会,他趁着男子回头看同伴的时刻,把那人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反关节掰下,然后反而将其拉到自己更近身,紧接着另一只手的手肘直击对方心脏处,通过手部的动作顺势把他从自己的身后拉到身侧,再一拳直击面门,Andrew觉得自己指节的骨头都要脱臼了,他用了全部力气,瞬间爆发地完成了这一连串的格斗动作。


然而,此时,不光额角流血的那个保镖重新站起,更多的人从Kristen的身后涌来,大门的方向是不可能逃得出去了。但是他们失去了人质Andrew,而毒枭又在Jesse手上,所以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


Leyva先生主动让手下退后,佯装镇定地对Jesse和Andrew说:“怎么样?你就这样架着我,他们给你让一条路,你出去?”


Jesse并不敢这么做,那都是电影里武功超强的英雄的做法,如果他和Andrew胆敢这样,很快就会被围攻,到时候他手里只有一支钢笔,哪怕劫持了他们的头领,也于事无补。他决定还是原计划跳窗逃跑,他眼睛向后方的窗户瞥了一下,示意Andrew做好准备,Andrew回应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他们仍然配合默契。


Jesse继续把笔尖顶着毒枭动脉,Andrew先行跳窗,紧接着传来他的声音:“你下来吧,可以落脚!”Jesse在众目睽睽之下逼迫着Leyva先生颤颤巍巍地爬出窗子,三个人一起站在二层的窗台上,一二层之间还有一处突起,可以先跳在那里,然后再跳到地面。


Jesse回头望了屋里一眼,看见Kristen几不可见地冲他眨了一下眼睛,其他人则飞奔下楼去拦截他们。Andrew先快速下了楼,他直奔向院子里随意停着的他们破烂的雷克萨斯,把车开到楼下。


然后是Leyva先生在Jesse“你知道我现在用不着笔了我可以把你踹下去”的威胁声中,下到了一二层之间的小台子上。而Jesse说了一句“滚吧”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毒枭一脚踹了下去,这个角度和高度,他应该正好摔到花丛里,既不会摔死,也不会砸到车顶。


而Jesse则朝另一个方向下了小台,他双手扒在台面上,把身体顺下来,纵身一跳,连着半个后滚翻,安全落地。正好迎上Andrew提前打开的车门,跳进副驾驶的位置。打手们云集上来,这个院子的大门近在咫尺,但是面前起码站了五六个人挡路。


“油门!撞!”Jesse一声令下,但Andrew见来人正在眼前,犹豫了一秒。野猫先生直接扭过身子,替他踩住了油门。Andrew大梦初醒,慌忙去掌握方向,他们不顾一切地冲向人群,冲向大门,撞飞门板,向着南方飞驰。



“我们刚才撞死人了吗?”Andrew惊魂未定,他不断扫着后视镜,果然看见有车追了上来。


“镇定。他们又不是不怕死,会自己躲开的。”Jesse语气冷峻,但是声音带喘,“不过离得最近的那个应该躲不开。”他的这句补充让Andrew倒吸一口气。


Jesse松开脚让Andrew自行开车,车子在马路上剧烈摇晃了一下,险些撞了路沿。他回头看向后面,后车的副驾驶掏出了枪。他们不敢贸然开枪,尽管华灯初上,但是毕竟是夏天天黑的晚,又是大城市的市区,惊动了警察大家都跑不了。


“你放心开,我们先和他们拉开距离。”Jesse安慰道,“他们不敢在城里开枪。”


“可是开出城以后呢?”Andrew握住方向盘的双手颤抖,他不住扫着后视镜。


“不用那么频繁看他们!我帮你看着呢!”Jesse严厉地说,他探着身子在后座底下翻找,拽出来一个袋子。


“你在干嘛?”Andrew问,他开得太快了,连侧脸看一眼Jesse都不敢。


“枪。我们有枪了。”Jesse打开布袋,这是一把藏在后座下的手枪,足够用了。


开出城区,上了州际公路,这个时间果然车辆稀少了许多,后车咬得很紧,拿枪的人做好了准备。Jesse开了他那一侧的车窗,猛地探身出去给了后车一枪,没打中,但是后车歪斜了一下,和迎面开过去的卡车擦身而过,差点直接一头撞上,这给了毒贩一记下马威。


趁着这个空档,Jesse和Andrew换了位置。他先是脚部过去接替Andrew的动作,然后身体挡住Andrew视线的同时,转而由自己把握方向盘;Andrew则从Jesse的身下侧着挪出去,换到副驾驶位置。这个动作让他们挨得如此之近,Jesse清晰得感觉到Andrew身体由于紧张和激动而火热。


“我开车,你开枪,打驾驶员,打车胎,随便你。”Jesse刚一接盘,车速立马又飚了一个档次,和后车差距瞬间拉大。但是这距离的陡增让Andrew的第一枪彻底虚发。


“cao。”Andrew说,重重跌回座位。


“Oops!”Jesse轻笑一声。但他的速度不减,向着天地昏暗得几乎融为一体的南方地平线驶去,落日最后的余晖在这时间消弭。


追车也不是省油的灯,副驾驶的家伙枪法更准,他击穿了雷克萨斯的后玻璃,Andrew和Jesse同时缩头,子弹从前车窗破窗而出,导致车窗的裂纹让驾驶员视线有些受阻。Jesse扭头看向Andrew,后者惊魂未定的同时,却明显变得兴奋了起来,这样刺激的时刻通常只出现在电影里,显然这个中二少年感受到了燃点。


“Andrew,I need you.”Jesse说,“打中他们的车胎,我们就自由了。”


“我在努力!”Andrew大声答道,但是他的瞄准被一记漂移过弯又打断了。


但不得不说,Jesse的车技确实了得,他直接下了公路,拐上小道,他们的车并非最适合越野的车型,但是追车亦不是,这样的路况考验驾驶技术,Jesse有信心甩掉他们。从这条小路可以再次绕到下一片城区,他们完全可以大淫隐于市,弃车而逃,第二天再偷辆新车出城。


Andrew的下一枪打在对方的车顶角上,没什么实质伤害,但是让本就因为突然拐弯而开得歪歪扭扭的后车,进一步减慢了速度。“赞!”Jesse夸奖道。Andrew打了个响指。


然而,对方的报复也来得很快,他们一击打飞了雷克萨斯RX的右侧外后视镜。Jesse并不着急,此时其实一味往前开就可以了,第一波距离已经完美拉开。


“你开稳一点!”Andrew说道,然后他直接爬到了后座上,后备箱因为已经撞坏了,加上刚才后车窗又被枪子穿了个大洞,现在几乎起不到什么保护作用。


“小心!”Jesse说,“就算你打不中也没事,我们可以多花一点时间甩掉他们,大不了再去下下个城区……”


他的絮叨话还没说完,Andrew的子弹已经宣告了他们的提前胜利。小骗子靠着幸运和不顾危险,直接全身暴露在敌人面前,一击打中对方前胎。后车七扭八歪,对方仍然垂死挣扎般连开了数枪,但是没有一枪命中,他们的车终于停下不追了。



“我cao,你刚才一点掩体都没有,他们最后那几枪打中你怎么办?”Jesse故意又甩了一个大弯,把Andrew一下摔回座位。


“cao你妈你就这么报答神枪手……”Andrew这话是笑着说的。


夜色彻底降临,他们驶入城区街道,后怕地发现其实时间太晚,所谓的大隐于市计划并不见得行得通,但是Andrew的那一枪救了他们。Jesse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湿透了,汗粘着衣服,头发黏在脸上,他的车速降了下来。


“We did it。”Andrew说,他也在喘着气,爽劲儿还没过去,把枪一丢,又拆开一枚泡泡糖。


但一股悲凉突然涌上Jesse的心头,他看见月色朦胧,陌生的街道拒绝着他们,毒枭并不会善罢甘休,福利院也回不去了。他们仨,成了孤魂野鬼。没有死在Leyva先生的枪下,或者飙车的路间,而是死在这份肾上腺素带来的兴奋感里。


William,我刚才的高兴,可能不是因为逃出生天的庆幸,也不是因为马上将去找你私奔的愉快,可能只是车、枪和血让我本能地开心。William,很快就是明天了,我要告诉你我是个什么样的疯子了,你还爱我吗?


  11 8
评论(8)
热度(11)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