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穷途末路》20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毒枭Joe Leyva的pov。过渡性章节。为下文继续铺垫毒枭儿子死亡之谜,以及Kristen的亦正亦邪身份。给代表自己的角色k写了非常恶心的一幕车前灯,自虐大手杏老师。

 

 

Joe Leyva四仰八叉在楼下的花坛里,站起来的时候头上还顶着叶子,肥胖肚子上也沾着花泥,他的自尊和威信被Jesse这一推,彻底打破了,尤其恶劣的反而是他毫发无伤,这一点让他的坠楼连半分牺牲奉献的意味都没有,变成了彻底的受辱和闹剧。


他拒绝了手下送医的建议,怒气冲冲地返回到这一切发生之始的房间,那里的狼藉被收拾好了不少,Kristen背对着门口,正在蹲着捡蓝莓。Leyva先生气不打一处来:“傻x biao子!”他一脚揣在女人的后腰上,在她短款小T恤和低腰七分裤之间的裸露皮肤上印下一个黑印。女人尖叫一声,手里新的碗再次打碎了,归拢好的蓝莓尽数洒出,她伸手撑地,却正好按在了碎玻璃上,尖叫声变成了沙哑嘶鸣。


Kristen愤怒地转身,却见到是Leyva先生,迅速收回了眼中怒火,转变成悔恨和委屈。“对不起,Leyva先生,”她低声抽噎着,眼泪涌出,“我本意是想砸那男孩,可是没想到失手帮了倒忙……”


“你何止是失手!”Leyva先生把她从地上拎起来,“都说胸大无脑,你这个小馒头怎么也没给大脑长点智慧。”


“Leyva先生,我下次不会这么做了,我应该第一时间去找人帮忙……”Kristen嗫嚅着,细瘦的胳膊被男人抓在手里,按出红印,她比毒枭矮了起码十五公分,怯怯地抬眼看着对方,露出小狗一样楚楚可怜的眼神。


Leyva先生松开她,在她脸颊上狠狠掐了一把,笑着说道:“Kristen,我一开始就喜欢你傻傻笨笨的样子,没想到你是真傻。”他抓起女人的手掌查看伤势,接着说:“我给你把玻璃挑出来,然后你去找人给你包扎一下。”


“Leyva先生,我没事,我可以先把地板收拾了……”女人此时雪白双手被盈握着,顺势半倒在男人怀里。


“叫我Joe。”毒枭把她带到椅子上坐下来,弯着腰摆弄她的手。其实Kristen早就疼得发抖了,但是她一直忍着痛,继续扮演可人儿的角色。Leyva先生的粗手指倒是很灵敏,他轻轻夹着玻璃片拔出来,然后安抚性地亲吻女人疼痛而出了一层密汗的额头。


“好了,去找Jack清创吧。”他胡噜了一把女人的柔软头发,问道,“你和我在一起多久了?”


“Joe,你在考我吗?三个月零十六天。”Kristen对答如流,她甚至舒展了刚才紧皱的眉头,展露出一丝孩子气的但是苍白疲惫的笑。


Leyva先生怜惜地又亲吻她的指尖,和蔼地说:“短短三个月啊,你像上帝赐给我的礼物,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体会过坠入情网了。”


“可你的情话说得可不像个单身汉。”Kristen不顾手掌疼痛抓住男人的手,“我也爱你,我古典又老派的绅士。”


“说起老派来,”Joe耸耸肩,“可真没人能超过Tomas Wayne,其实William这孩子可惜了,我要知道是个天才小程序员,早就把他挖过来。我是当时真以为老对头在捉弄我,随便让个什么屁大孩子把我耍的团团转。”


“遇到这种事,谁不生气呢!”女人附和着,“你比那个老变态可正常多了。”


“其实我们以前,关系特别好,就是因为我入狱那几年,他让我儿子坠楼身亡……”Leyva先生不禁又说起了伤心往事,他只能和Kristen说这个,没有什么别的人可以听他的脆弱。


Kristen捧着他的胖脸亲了一口,她站起来,让刚才一直弯腰站立的男人坐在椅子上,自己坐上男人的大腿,说道:“当时Wayne先生还有一个养子,他自己不在家,也不知道让养子带看一下弟弟。”她抚摸着Leyva先生的后脑,引导男人靠在自己胸前。


但是毒枭并没有这么做,他看向Kristen的眼睛,严肃地说:“我只能告诉你,我怀疑我儿子的死另有蹊跷。”


“什么?”女人惊讶地问,她专注地开拓这一话题,似乎忘记了手上的伤。


老Joe的声音黯然神伤:“我查来着,但是没有什么证据,后来不了了之。Dave的shi体手指甲缝隙里有泥土,但是福利院那扇窗户下面直接是水泥路面。”


“这代表什么?”Kristen问。


“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就不会什么也查不出来。可能只是当天正好楼下哪里有脏,被Dave赶上了。”老男人叹了口气,他这回靠上了Kristen的胸膛,不过只持续了数秒。


他的电话响了,女人知趣地下地,退出去了。


 

“老Joe,礼物还喜欢吗?”电话那头是Wayne先生的阴阳怪气。


“William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你却不知道珍惜。”Leyva先生的语气里透露着不屑。他并非心疼生命,只是觉得这单生意未能物尽其用,自己吃了亏。


“世上有点才华的人多了去了。”Wayne先生说,“但是忠心可靠之人少之又少。”


“好,我喜欢你的礼物,但这也就是只能抵消这一次的,钱你要给我还回来,咱俩的旧账也消不掉。”Leyva先生准备草草结束电话,他想和Kristen做ai了,在床上把刚才的耻辱偿还回来,以达到收支平衡,他是个经济学家。


“你太抬举那孩子了,他当然不值20亿,更不值我……我们以前的事。”Wayne先生顿了一下,继续说,“但是他挺好用的,你懂我的意思。”


“你这个老变态。而且,他死在路上了。”Leyva先生说。


“什么?”Wayne先生吃惊的声音,让毒枭把手机稍稍远离了一下耳朵。


“对,他憋死在行李箱里了。你难道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吗?你知道偷渡来的货,每死掉一个要损失多少钱吗?我的半个同行?”Leyva先生最见不得别人“不专业”。


“你是真做xing奴生意的,我只是卖一点点边角料。”Wayne并不生气,继续道,“可是我不信他就能死在后备箱里!我还准备了一个惊喜给你呢。”


“什么惊喜?”老Joe知道这是个贬义词。


“我知道你们那帮人里,最后总有人要用他,所以我在他的大腿根烙下了我们福利院财产的标志。”Wayne先生为自己的小小恶作剧会恶心到这个自己现在实力上已经得罪不起的老朋友而得意洋洋了一小下,“可惜他现在死了。”


“幼稚。”Leyva先生冷笑一声,“我不会把他那块的皮肤剥掉啊?”


Wayne先生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然后说:“总之,William是你的了,你自己处理吧。”然后他们结束了通话。


 

Leyva先生结束通话,没有马上收起手机,而是打开照片app的隐私相册,里面出现Dave坐在婴儿车里吃手的样子。他竟然没有儿子更多的照片了,这张照片上小孩子的脸是如此普通,以至于男人经常怀疑他的亲子鉴定是否真实,这个孩子的存在是否真实。因为那张照片看起来和网络上、电视广告上、街头上,能见到的混血小宝宝别无二致,没有什么外在的特征能说明这是他的骨血。


但他就是知道Dave是他的孩子,Joe Leyva握住过那纤细小巧的手指,亲吻过那吹弹可破的脸颊的皮肤,抚摸过那柔软的黑色胎发,相看两不厌过那纯真的笑脸。他不会和那些来了又走了的女人们生孩子,也不会和让他几乎要动真心的Kristen生孩子,除了Dave,他谁也不想要,不要一个妻子,不要一个“替代品”属性的孩子。


他的人生不适合娶妻生子,Dave已经用淋漓鲜血向他做出了最好的证明。然而还不够,那疑点始终萦绕在心,提醒着他无数版本的阴谋论,可是无一实证。真相永远埋在时光里,埋在福利院里——甚至不是他的地盘。


Leyva先生感觉到头痛,他起身的瞬间,眼前有点发黑,人过了一定年龄,就会迅速衰老,他贩毒而不吸毒,贩运女nu而不纵情声色,可谓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但是这些克制都无法延缓他身体机能的衰老,那栽倒在花坛里的一下,还是伤到他了。


追出去的人始终没有回音,天色渐晚,Leyva先生没了耐心,他已经开始考虑如果这一次不成功,要怎么除掉那两个孩子了。其实,策反过来也不错,未必只有灭口一条低级道路,William一开始不就是相当于Wayne先生拱手相让的么?那变态家伙最固执的一点,就是思想落后于现代化经济的时代,强调什么忠诚、义气之类的虚无缥缈之物。


不过,烙印标志是有点过分了,邪教似的,正在学习拥抱互联网经济的老男人满意于自己的与时俱进,而Wayne的那套邪教,太土、太不入流了。所以,老毒枭稳了稳身子,打算亲自去给shi体做个小手术。


 

他叫来了Kristen,女人的手掌刚刚包扎完毕,缠着纱布。她换下了沾血的衣服,穿了件方便撩起裙子被gan的溜冰裙,小腰简直可以一手盈握。


手下人的精力之前都被Jesse和Andrew吸引过去了,还没人处理shi体,Todd的shi身就大剌剌地被丢在一间空置的洗手间里,发青的苍白皮肤让他看起来好像鬼。Kristen跟在毒枭身后,看了一眼,眉梢抽动了一下,说:“啊Joe,我害怕。这是干嘛?”


Leyva先生从包里拿出精致的工具盒,给自己穿上白大褂,又拿了一个长袍子套在Kristen的身上,声音宠溺:“有我在你还怕?我们来玩一个Mr. Trunkles喜欢的游戏。”


“什么?”女人的声音微微发抖。


“这就吓到你了?”毒枭把shi体拎起来,一边说一边剪开他的衣服,“老变态在William的大腿上印了个记号,我要给挖下来。”


“哦,那他可是够无聊的……搞得好像邪教似的。”Kristen接话。她摆弄着长袍的脖领处,稍微有一点扎。


“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你,咱们的想法总是一样。”Leyva先生占着双手,回头给了女人的鼻尖一个轻吻,然后他的神情阴狠起来,“等我抓到了Mr. Trunkles,不管他将来是为我所用,还是被我所杀,我第一件事是喂他把这块记号吃掉。”


Kristen面露难色,她实在没法附和这奇怪的话,要不然也显得太假了,于是皱着鼻子问:“这是怎么个说法?”


“我和Wayne都有个道貌岸然的毛病,为此丧失了太多乐趣,Mr. Trunkles提醒我好玩的事有很多,不尝试怎么知道。”他彻底剪开了男shi的裤子,小小的紧缩的xia ti 展示了出来,女人别过脸去。老毒枭也皱了眉毛,接着说:“因为Jesse喜欢William,我的新发现。”


然而,Leyva先生把男shi的腿翻来覆去看了一圈,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福利院的标记。他脱了白大褂,团成一团丢在shi体的身上,怒气冲冲地面向女人,Kristen识趣地高举双手,方便毒枭一把把她的长袍也撸下。


“两个小混蛋,他们掉包了William,这shi体不是他!”算上Wayne的电话嘲讽,Leyva先生这是今日的第三次受辱了,他意识到三人组全部逃出生天,他没能成功灭口其中任何一个。


“消消气,”女人的手抚上他的胸膛,“反正你也考虑把他们仨为己所用,今天没死了也是天意支持你深谋远虑的决定。”


这样的恭维很好的安慰了老毒枭的面子,他攥住女人的小手,不顾那里还缠着纱布,把Kristen拽得转了半圈,背对自己,他把女人的身体粗鲁地推到水池台前:“我早起晨bo的时候就想cao你了。”


“那你可攒了一整天。”女人放荡地笑起来,伏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短裙被直接撩起,透明内裤只是个摆设,瞬间就被男人的剪刀破开。


老男人油腻肥硕的啤酒肚搭在她的细腰上,一只手掐住她的右臀,尽量掰开,另一只手则抓起她的头发:“看着镜子里的你!”


Kristen没有任何抗拒,她涂着黑指甲油的左手扶着自己的另一个tun 瓣,帮他直接贯穿自己,冲撞让她受伤的腰部隐隐作痛。


老毒枭觉得这娇小的女人是个相见恨晚的尤物,他爱她,如果他知道什么是爱的话。


  4 11
评论(11)
热度(4)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