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jewnicorn】《穷途末路》21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Allen的pov 解释他和韦恩的恩怨往事



院子里寂静得好像坟场,只有纷乱的脚步声,一个17岁的少年正被30岁的Wayne先生追逐着。他跑出福利院的大门,发现天色骤暗,外面漆黑一片,他选择着左还是右,然后,左边的街道亮起了霓虹灯,以及拥挤着的高高低低各种颜色的招牌闪烁着,照耀出一道前路,好像是香港一样。


他毫不犹豫地朝左边跑去,写着潮汕牛丸、春丽推拿和陈记冰室的牌子们被他逐一甩在身后,少年不知道,那些灯光在他跑过之后又一个个熄灭掉了,最终,他让整条街陷入黑暗,他发现突然就没有路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深渊,少年凝视着它,感到一种召唤,但是理智指引着他不要跳下去,而是转过身寻找新的路口。他迎面撞在了男人的身上,和他一般高,但是比他健硕不少的壮年男子,他们撕扯着,少年不断后退,一脚踏空。


他被男人抓住了手腕,巨大而突如其来的牵引力让少年怀疑自己直接脱臼了,他用愤怒的眼神告诉男人“放手”,但是最终他还是尖叫道:“拉我上去!”


Wayne先生好像一个超能力者,他一只手轻松地握着男孩子的手腕,晃了两下,笑意阴森:“我当然会拉你上来,因为你逃不掉。”他好像捡起一个落地的球一样捡起少年,但在那孩子双脚刚着地的时候就把他放倒了。


少年的腰部以上都悬在半空,tun部是他唯一的着力点,他的双腿曲折,被Wayne先生抓在手里。每一次当他被zhuang得向前的时候,就恐惧自己会像达利笔下流淌的时钟一样,滑落下万劫不复。而每一次当他被拽向男人自身和活着的世界的时候,他又厌恶得想逃离,逃离这个救了他又毁了他的人。他被迫悬空着挺直的后背,带给他体力不支的颤抖,他想被男人抱在胸前,结束这种煎熬,但是另一方面,他怎么能迎合进这个让他恐惧又作呕的男人的怀抱?


“你想让我抱起你吗?”Wayne先生说,温柔得好像一个丈夫。

 


他在做出选择的一瞬间醒来,睁眼只看见苍白的天花板。五月的早晨,Allen丢失了睡眠。这是一个曾被不断重演的噩梦,但是通常梦截止到他跌入深渊,他会在脚掌的筋抽搐的瞬间醒来,一动不动地平躺在被窝里,等着抽筋感逐渐平复。而今天,他梦见了后面的事,有一些是真的,有一些不是。


他转过头,看见阳光穿越窗帘照射进来一些,整个房间洋溢着初夏的喜庆,另一侧,Aline的呼吸轻轻喷在他的脖子。他支起身子来,凝视蹬掉了被子的女友,她的脚踝刚拆了石膏,那里有着新生儿一样的白嫩,他有闪过一丝念头,想撅断它,让锋利的不规则的骨骼戳刺出来,他一定是受到野猫先生的潜移默化了。


女人的小腹赘肉不多,但是侧躺让它们稍微堆积了一点,堆积更多的是xiong部,他不禁伸手点上有点发黑不过整体仍然比大多数女人都粉嫩得多的ru tou。女人哼了一声,睁开眼睛,她反手打掉Allen的手,把身体挪开,眼神冰冷。


温情脉脉的气氛结束了,Allen坐起来,除去瘦弱干巴的毫不拉美血统的身材,他浅棕的肤色本身还是很好看的,他撇头抹掉眼角泪痕,问道:“你今天有什么安排?”


“你不在家,我就自己看看电视、玩玩电脑什么的呗。”Aline回答道,她的口气冷漠,好像在说别的人似的。


“我陪你,我不出去了。”Allen重新滑进被子里,试图抚摸女人的头发。


Aline偏头躲开了:“别骗人了。你快穿衣服走吧。”


Allen继续着拙略的讨好,他掀开被子视线往下,满脸堆笑:“你看,早晨的好时机,尤其对我而言有多难得,你懂的。”


“对,没有第三者,你却能直接对着我bo qi,我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Aline讽刺道,她并不避讳地赤luo着起身,从椅子上堆积着的衣服里挑出正确的一身,一次性砸在Allen胸前,“快穿衣服走吧。”


她声音里带着沉重的失望,和之前的冷漠与嘲讽相比,这种失望感最让Allen受伤。因为他不知道她想要什么样的道歉,他在她戴着石膏的一个月里进行过无数次花样翻新的道歉,但是最终,都以这种失望的神色收场。


他曾把自己的一时兴起归结到Mr. Trunkles的身上,也许是这样的甩锅行为让她失望?他曾说让弟弟去医院照顾她,也许是Aline误会了,以为这代表自己不想去照顾她?这一次,他用chen bo引诱她,试图说明她自身的魅力,但是又失败了。


Allen懊恼地、气势汹汹地穿着衣服,把裤子甩得啪啪作响,他甚至故意在穿nei ku的时候弄疼自己还未完全消退的yin jing,并把疼痛表现出来给Aline看。他的早晨孤独而忙碌,连噩梦和创伤都无处诉说。最后,他在一个敷衍的道别声中,开门离去。


晚上回来,Aline就不见了,桌上留了张纸条:“别找我,我去Sarah家住一段。”Allen看见空了不少的衣柜,行李箱的防尘罩丢在角落,风吹掉字条上压着的铅笔,吧嗒一声断落在心上。他不认识、也没听说过Sarah,他认识好几个叫Sarah的,尤其是ji nv们喜欢这样的名字,如果他去打听和寻找,违反了字条上的要求,Allen害怕Aline对他更加失望。


 

他打给Aline,发现自己被拉黑了。他打给Kristen,对方无人应答。其实就算Kristen接了电话,又能如何呢?她们俩,一个魔鬼身材,一个天使脸蛋,一个温柔里透着倔强,一个倔强下藏着温柔,能合在一起就好了,他太贪心了。不过二选一的话,肯定是Aline,Kristen一来太矮,二来他自知hold不住。


一夜之间,他失去了两个姑娘,Allen被深深地挫败感席卷。他自以为比自己那个愚蠢的弟弟更有魅力,除了怎么都吃不胖、练不壮的干瘪体型以外,他的外表无甚瑕疵,chuang上也算的上出色。Aline从不会介意他被Wayne“收养”的那几年,Kristen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歧视他。


他不会再违背Aline的意愿,他已经得到教训并悔改了,可女人不愿原谅他。喜欢就去追,道歉就得到原谅,爱上了就有回响,Allen一直都是这么顺利地过来的。Aline让他碰了壁,也让他雄心勃发,他决定把Kristen抛在一旁,全心全意挽回和Aline的感情,苍天见证,他真的想过和她共度余生。


在祈祷下,Allen一个月后见到了Aline。她把前面撞烂的雪佛兰开进车库,扶着William走出来,不理Allen的惊讶和疑问,径自走进客厅。他们摊倒在沙发上,足有一分钟没说话也没动弹,好像经历了什么世界大战,死里逃生。


William的脸毫无血色,他看见Allen,打招呼道:“嗨,我遇到麻烦了,Aline说可以暂时住在你家。”


Allen最低限度地客套了一下,然后就拉着Aline进了卧室,关上房门,他急切地问:“发生什么了?”


Aline坐在床上,她本来软绵绵的身体在男友的注视下,又硬撑起了力气,她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两口说:“他需要隐姓埋名,躲在咱们家,这一点你必须同意。然后,你先去安排他住进客房让他睡一会,我跟你慢慢说怎么回事。”


那个无论遇到什么,都像个战士一样应对的Aline又回来了,当初吸引Allen的正是这一点,他爱的不光是愿意扮演一个biao子满足他xing癖好的女友,更是一个能和他并肩作战的爱人。之前,连他自己都在Aline的贤妻良母外表下,忘记了这一点,沉迷于他自以为天作之合的xing ai里,他终于知道Aline的失望源于何处了。


然而,听完来龙去脉,理性告诉Allen,连Wayne先生都不想碰的毒贩浑水,他有什么资本去搅和一把呢?他确实曾找过Jesse,试图里应外合搞倒Wayne先生,但是当时还没有什么墨西哥裔的毒枭牵扯其中。


但是另一方面,感性告诉他:同意Aline的要求,插手这件事,在她面前像个英雄!最后,Allen还是默许了William住在这里,给客房放上换洗的衣服和干净毛巾,让男孩去洗个澡。


忙碌结束,Allen把灰头土脸的Aline抱在怀里,他希望她不要再撑了,也去洗澡,去睡觉,去躺在他们共同的床上,诉说给自己她刚才杀了人,她有多害怕。但是Aline的身体虽然不再僵硬,也没有更多交流的意思,Allen自说自话地安慰着她,言语中透露出让William避两天风头就走的意思。


“他的事解决了自然会走,”Aline面不改色地说,“但是可能不止一两天那么简单,晚上Jesse和Andrew也要过来。”


“Mr. Trunkles!你那么讨厌他,为什么还要……哦,因为你弟弟和他混在一起。”Allen恨铁不成钢地说,“恕我直言,你弟弟真是擅长给自己找麻烦。”


“但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杀死Wayne的好时机吗?正是他众叛亲离的时候。”Aline从床上站起来,她比划着对Allen说,“我还可以去问Sarah加不加入,我们把里面所有孩子都救出来,把他的公司接管过来。”


“公司可以有……但是孩子你养吗?”男人面露为难。


“到时候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Aline指着他的鼻尖,坚定地说道,“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因为你是最了解他的人。”


什么时候,他和她不再能一起被称作“我们”了?Allen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看得出此刻的Aline可能因为之前经历的事情而处于激动之中,完全无法正确判断事情的危险程度,她被自己的英雄梦蒙蔽了,像一个有勇无谋的战士。以至于她暂时忽略了他们之间的冷战,忽略了解决感情问题。


Allen别无选择,他不想被落下,只好顺着Aline的思路走:“好,等Jesse和Andrew回来了,我们共商大计。”


而此时,浴室传来一声尖叫,两人飞快地跑过去,发现厕所的门从里面锁着,Aline撞了一下没有成功,她的身体被反弹回去。Allen扶住她,自己拼命拽动扶手,让整个门板咣咣直响,他大吼着要求男孩开门,但是里面没有了声音,这让他更加担心。


他让Aline离开一点,自己后退几步,直接用肩膀撞上去,随着门开,Allen的身体由于惯性扑上前去,他抓了一下把手,直接扥掉了它,于是重重跌倒在地。而等他随着Aline的惊叫声站起身来,看见眼前一幕时,摔跤的疼痛都顾不上了。


浴缸里的水变成了红色,William一手持刀坐在里面,看上去是拆下来的剃须刀片,他缓缓转过头来,看见Aline,用沙哑的嗓音说:“能原谅我,忘记了一件事吗?”


Allen冲上前去,把他一下从水里抱出来,男孩瘦弱而赤luo的身躯暴露在两人面前,他的大腿上有一处狰狞疤痕,血还在往外涌着。Allen夺过他手里的刀片,扔在洗面池上,托着他的腋下让他不至于跌倒。虚弱的William在晕过去以前,另一只之前紧紧攥着的手张开,一块他的皮从掌中落下,上面的烙印是一扇翅膀的形状,Wayne发明的福利院标志。

 

  5 10
评论(10)
热度(5)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