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访谈上,主持人问如果马克和花朵是情侣,他还会不会创造fb,除了卷,其他人包括加菲都说“不会”
如果让我回答,我也说会。但我无法从短短一个yes里揣测卷的理由
我只是在那一瞬间非常坚定的觉得,卷是爱他的。真正的爱不会阻挡任何自我实现。
我在卡文,我要写死威廉了。总觉得他值得一个盛大的残忍的结局——不,不盛大,渴望希望的人只应该像蝼蚁一样徒劳的死去
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

  8 6
 
评论(6)
热度(8)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