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eZ是杏老师

Jewnicorn rps爬墙到瑞克莫蒂,杂食偏莫蒂右,是个垃圾

 

【jewnicorn】《穷途末路》25

rps,be,au,巨型ooc。含若干原创角色,且包含拆cp情节。
变态野猫Jesse&扒手小骗子Andrew。
可以直接当原耽了。内含众多x变态及黑暗情节,但是会全部规避正面描写。
r18,慎入!


上接第23更,继续倒叙威廉之死。另,把前文里双胞胎的残疾改成了手臂而不是腿。



18:00 福利院Jesse的房间


William确认这个时候Wayne并不会回来,他用钥匙打开门锁,走进这间一半熟悉一半陌生的房间——他熟悉属于Jesse的那一半领域。


Jesse拥有一个小书柜,里面的书绝大部分是和William一起买的。这个时代,拥有kindle就拥有整个图书馆了,所以他们购买的是两个人都非常想收藏的那种类型,通常是非虚构类的作品,比如文学理论、电影史,或者传记之类的,它们有完美的装帧、排版、设计,使用精良的四色铜版纸,带着印刷细致的彩色照片和图表。


也有几本画册,沉甸甸的,价格不菲,买它们的时候还被Andrew嘲笑了一通,说有这个钱足够去好多次美术馆了,去得频繁些,上面的不少画能现场看到。尤其是讲装置艺术和数字艺术的那一章,“简直是骗钱,那玩意印在纸上还有什么意义”,这是他的原话。


其实在公共图书馆和电子阅读如此发达的现代社会,精装书本身就很式微,William自己也学的是编程,而不是什么艺术理论。他觉得自己和Jesse还不一样,他被这些作品吸引的时候,有大概百分之三十的原因是“文艺”这个词汇自带的光环加成——他需要一些非写实的东西,证明自己和他周围的同伴们不一样。


William很少反省这一点,他更愿意享受Jesse的赞美,他是其他孩子眼里的怪胎,却是Jesse眼里的瑰宝,这很酷,这给予他存在感和特殊性。只有Andrew视此为稀松平常,既不带着有色眼镜看他,也不觉得文艺青年就出淤泥而不染,仿佛William和Jesse经常去看戏这件事,和他自己热衷于把烟草卷出完美的圆柱体一样,都是小爱好一桩。他们仨从来就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同一种人。


 

现在,William思考要不要把这个小书柜搬到雷克萨斯上去,那将需要他多跑几次腿,大大增加了在这里被人发现的几率。他应该拿了解码器就走,顺带顶多打包一些重要的个人物品。对了,还有唱片,原声碟,蓝光碟,它们也夹杂在书籍中,带走的话还要小心别弄坏了。William决定一会走之前随手拿上几个好了,未来那么长、那么广阔,这些艺术作品永恒流传,他们将来完全可以重新买。


他开始翻找解码器。按照Andrew的说法,这个东西小巧玲珑,Jesse拿到以后可能塞在任何角落,也可能直接丢在抽屉里,但是William翻遍书桌也没找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开始有点焦虑了。


他熟悉这个房间,确信自己的搜索并无遗漏。好几次Wayne不在的时间里,Jesse坐在他的小单人床上,William跪在地板上,把头埋在男友的腿间,他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的技术太差了。


有几次,他们会换过来。他知道Jesse不过是出于牺牲奉献精神和爱意才做这件事,他们对此心照不宣。一次,William没控制住地抓住对方的卷发,把野猫先生未经开发过的喉咙直接按了上来,强烈的喷射让Jesse呛住了,William的手被甩开。


于是,始作俑者弥补似的,提起自己想了很多次的话题:“我们出走吧。离开这个城市。”


Jesse的眼泪还没完全收回去,他说:“好啊,我们去哪儿?”


“你家乡,我家就在这,但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儿,不远的话,我们去你长大的地方吧。”


Jesse的脸色阴沉下来:“我不会回去了。”片刻,他怕吓到William似的,又补充道:“不如我们帮Andrew找爸妈去吧。”


William的提议里并不包括Andrew,更不可能让他当主角,所以他委婉地表达了只想和Jesse双宿双飞的意愿,没想到Jesse生了气。


当时的William以为对方只是在恼怒自己之前的鲁莽行为,而现在的William知道了,一起经历过弑父jian母的两个人,是永远分不开的了。Andrew就像Jesse的拖油瓶,如果William选择Jesse,就同时也要接受他的“孪生兄弟”。


而今日午饭时候,Jesse却做出了和William两个人单独离开这个城市的决定,这对小猫来说太不容易了。但William是怎么回应的呢?他应该受宠若惊,应该感谢爱人终于想通,但他却第一次站在了Andrew一头,坚决要先帮Allen干掉Wayne。


他们错过了。一切都乱套了。


 

他最后在床下找到了一个铁盒,里面是一些杂物,解码器正混在其中。那些杂物有:一根红色鞋带,喇叭牌手卷草的蓝色包装纸,画着草莓图案的火柴盒,外卖订单纸,撕下来的石榴汁的包装纸贴……William并不知道这些物件都和Andrew有关。他拿了解码器,把铁盒归位。


等他站起来的时候,越过床铺,看见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双胞胎无声无息地站在那里,表情木然。


这对小孩是福利院的元老级人物了,大部分残疾的孩子最后都不知所踪,可唯独他俩活得好好的。他们看上去十三四岁,一个只有左臂,一个只有右臂,二人总是黏在一起,配合着做事,好似连体婴,所以几乎能完成所有健全人的动作。


但他们脑子显然受过损伤,只说彼此听得懂的语言,William并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应该也没人知道。所以此时,他无法判断这俩人的目的为何。他想起《闪灵》里的双胞胎女孩,觉得寒意骤起。


他们仍然紧紧地靠着,右手举起,做了个“嘘”的动作,左手举起,做了个“快走”的动作。William看懂了,他把解码器放进衣兜,拿上Jesse的ipad和kindle,又扫了一眼书柜,抽走一张《社交网络》的光碟,跟着双胞胎快跑出了门。


他刚躲进拐角,就听见Rory的声音,意识到自己出来得急没锁门。“Mr. Trunkles,是你回来了吗?”Rory问道。


William所在位置是走廊的尽头,要下楼梯必须经过Rory的面前,他握着东西的手开始出了汗,怕这男人为了找Jesse而正好走到这边儿来。然而他还是听见脚步声近了,此时,双胞胎忽然冲了出去,两个人配合默契地用各自的独臂“打架”,嘴里念念叨叨,一个把另一个推倒在地上,正摔在Rory面前。


William悄悄露出一只眼睛看着,强壮的Rory一手一个,把俩个小孩拎起来,一边数落着一边下了楼梯。他松了口气,觉得脚都软了,几乎要无法迈步逃离,他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早上脱臼又接上的脚踝现在隐隐作痛。

 


雷克萨斯没敢停在离福利院太近的地方,William紧紧攥着从Jesse房间带出来的三样东西,生怕手汗湿滑摔碎了电子产品。他不顾踝骨传来的奇怪感觉,快步走去了自己藏好的汽车。


有了之前几分钟独立开车的经验,William这次表现得镇定多了,他把雷克萨斯开到贫民区附近。有人在看他,但是无所谓,这辆撞得破烂又沾满泥土的车子不至于招来盗贼,他只需把ipad和kindle藏好了就行。


等他晚上杀了Wayne,就换上这辆车开回去,接上Jesse,把藏在座椅罩子下面的ipad抽出来,给爱人第二个惊喜。既然Wayne死了,Andrew也就没理由继续留在福利院了,他若愿意跟着,就三个人走,他若不愿跟着,就两个人走。


一气呵成,天衣无缝。William的嘴角稍稍上扬。


 

 

14:30 Allen家的院子


中午的不快被蛋糕和Jesse的厨艺掩饰了,William在午后心情变好。今天是他的生日,他理应开心起来,不是吗?管他春夏秋冬呢。


“Andrew,你一会有事吗?”他走到院子里,看见对方正在树荫下玩手机。


“没事,除了我在冲浪。”男孩子回答道,头也不抬。


“大夏天的,你不热吗?”William撇撇嘴,刚才餐桌上的表态,意味着自己和Andrew成了同盟,这让他几乎忘掉了上午刚睡醒时的不满。


“我在玩冲浪的游戏,假装自己很凉快。”他按下暂停键,示意William坐到自己旁边来,“你要不要试试,是个重力感应的游戏。”


“拉倒吧,我才不信你玩个游戏能觉得凉快。”William接过手机,摆弄了两下,身体跟着稍稍歪了歪,然后迅速在一声短促尖叫后,把手机还给了对方,game over,他自嘲道,“没准我将来能做出款这样的游戏来,可我永远也玩不转它。”


“这游戏本来就挺专业的,不是那种简单的休闲游戏,需要专业知识。”Andrew安慰道,“但你将来能做这样的游戏出来我信。”


“你还懂冲浪啊?”William觉得热死了,“嗨,你不想回屋的话,我们出去吧。”


“嗯,但我只和Wayne、Rory去玩过一次,还潜水了,特别喜欢大海,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再去吧。”Andrew把手机揣进兜里,站起来,“不想听Allen和Jesse讨论个没完没了,磨磨唧唧的成什么样子。你说去哪儿?”


“教我开车。”William想尽快学会开车,他觉得这在干倒Wayne的大业中是个必备技能。



 

15:30 无人街道


William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Andrew坐在副驾驶。


“我万一开坏了,撞了怎么办?”William双手握着方向盘,神情紧张。


“反正这车也不能再坏到哪里去了,都撞坏了才好,一气儿修。”Andrew开了瓶矿泉水,灌了一口,“说得我口干舌燥的,我说再多也没用,还得你自己练习,你来吧,大不了还有紧急制动系统呢。”


William点点头,呼了口气,松开制动踏板,手去摸手刹。


“哎,先换D档啊。”Andrew在一边说。


William赶紧换上前进档,然后油门踏板又踩重了,车子咣当晃了晃。


Andrew恨铁不成钢地重重叹了口气。不过他们就这样摇摇晃晃着上路了,在Allen家附近开了几圈。期间,Andrew数次骂骂咧咧地指点着,William有点尴尬,联想到自己腿上和脚上都还有伤,精神创伤也没痊愈,要求他在一两个小时内学会开车,太强人所难了,于是眼泪开始打转,但又不能哭出来,否则模糊了视线就危险了。


最后,练习完停车,已经是五点了。William把安全带解开,擦擦额头的汗:“Andrew,你跟Jesse说话的时候也这么凶么?”


“我凶吗?”Andrew反问。


“你喜欢用指责的口气教我,而不是……而不是鼓励我。”William试探着说。


“Wayne和Jesse把你保护得太好了,William,没人有义务鼓励你。”Andrew也解了安全带,打开车窗,“我得抽烟,压压惊。”


外面热气腾腾,开窗以后空调冷气跑走了不少,William不喜欢烟味,别过头去。


“嗨,我不应该提Wayne,我的错。”Andrew拍了拍男孩的肩膀,直率地道歉。


“没事,可以提。我们中午饭的时候一直都在提。”William挤压许久的委屈泪水静静地落下来,他就是觉得憋屈,每个人都假装照顾他的感受,绝口不提那件事,甚至连Jesse也没有多问一句那间地下室什么样。他们对他的遭遇视而不见,只考虑着怎么扳倒Wayne,不是为了替他报仇什么的,而是Allen和Aline想吞并Wayne的公司,Andrew想分一杯羹,至于Jesse,他至今还没同意加入,连报仇的意思都没有。


Andrew没发现对方的流泪,径自说着:“我是真烦他们几个,一个身边连个保镖都不怎么带着的老男人,随手就可以杀了,他们却讨论来、讨论去,好像要偷赌场钻石似的。还不是因为只有Allen了解Wayne的那些产业怎么运作,他一磨叽,全体磨叽。”


“随手杀了,就可以了吗?”William问。


Andrew听出了他的鼻塞,惊讶地探头过来,掰了掰William的脸:“我cao,你怎么哭了?”


“随手杀了,真就可以了吗?”William重复道。


“当然。但你想干嘛?”Andrew与其说是警惕,不如说是嘲讽,“你就别想了,你做不了。真要搞什么个人突袭,也是我去,我那时候和Jesse……”他顿下来,停住话头。


“没事,我都知道了。谢谢你救他。”William说,“我能抽你的烟吗?”


Andrew递给他,William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对了嘴,他呛了一口,赶紧打开自己一侧的车窗。


“我这烟你不能头次抽就过肺。”Andrew解释道,“事情都有循序渐进,我和Jesse没有,不代表你就要也勉强自己。”


“你们都觉得我懦弱。”William报复性质地吸了一大口,但是确实没敢过肺,只是让烟草味划过口腔,然后呼出来,他把烟还给Andrew,一片烧焦的烟卷纸落在座椅上,没人管它。


William只想离开此地,他不需要等着Allen的“从长计议”,不需要等着Jesse的“加入许可”,他在Wayne活着的时候离开还是死了的时候离开,并没有区别。但他想报复,不光是为自己,也是为Jesse。


早上的Jesse让他意识到,在Wayne的纵容,或者说诱惑下,爱人的心理和生理问题越走越远了。Jesse曾经告诉过他,自己讨厌选择让谁生让谁死的游戏,那不过是Wayne的一厢情愿。可是清晨Jesse的行为又表明了,他不仅没有机会纾解自己的天生困境,反而在福利院的环境下越陷越深。这不公平,如果Wayne真的是扮演父亲的角色,他应该帮自己的孩子,而不是放任不管。


惯于明哲保身并不意味着消解愤怒,William并不把自己的愤怒表现出来,但他仍然有报复的欲望。Andrew展现给了他外人眼中的William什么样:一个逆来顺受的可怜虫,凡事只会等着Jesse处理。


“毕竟你在遇到那种事之后,第一反应只是和Jesse悄悄逃走。你好像从不生气,从不努力争取什么。可你又虚伪,你等着我和Aline替你杀了那个小替死鬼,等着Allen和Jesse替你杀了Wayne。”Andrew说完,把烟头扔出去了,William觉得对方的动作有点嫌弃。


他想表明自己并不是懦夫,并不是只坐享其成、还当biao子立牌坊。可他的泪水又开始涌上来,在眼眶里转啊转的,他觉得自己内心激荡得很、脆弱得很,但Andrew不理解。一瞬间,William想离开身边的朋友,Andrew的话太直接了,他急于证明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我要去厕所,你开到前面一点,有个麦当劳。”Andrew打断了William的思绪。


于是17:30,William趁着Andrew在洗手间的时候,开着车去了福利院的方向。


  5 6
评论(6)
热度(5)

© AlineZ是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