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一把 御手洗洁&石冈和己:我心里仅次于jewnicorn的cp

既然提到了日系推理,就给大家安利一下我心目中仅次于jewnicorn的cp吧!

御手洗洁&石冈和己!经典的侦助cp。

这一对是官方bl,因为作者大人岛田庄司本人是承认的!正所谓官逼同死,我不算腐女,我唯二信了的cp,除了jewnicorn的rps,就是御/石(斜线有意义,不拆不逆)了。

 

po几个书中原句:

1 我急着寻找在异邦结交的朋友,我怀疑他会和梦境一起消失。因为他的言行和现实世界不大一致,非常像只有梦境才会有的人物。但是,御手洗仍然站在那里,站在我的手可以触摸得到的地方。

 

2 最后当奇克·柯里亚的琴声登场时,我一定会回想起二十岁的御手洗骑着破烂摩托在夜晚的荒川河堤上狂飙时的情景。他那英姿飒爽的形象,就像一位跨骑铁骑,来自异邦的骑士。

 

《异邦骑士》是两个人的见面之初,也是我的入坑作品。那一年年轻气盛的厕所君大人,为了救彼时那个白皙脆弱又挣扎着前行的石冈,骑着机车在荒凉的河堤上狂飙,这一幕就好像“what a coincidence”那句话一样,瞬间戳中了我。

 

尤其是御手洗最后的官方告白,给了我一个虚假的安慰。对,这一对最后也官方be了。也是有个女小三上位,就是下文那个“玲王奈”,让我心痛的啊……最后这俩人也是天各一方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我萌上御石被伤透心之后,又萌上了jewnicorn……

3  来自《御手洗洁的旋律:别了,我曾经的思念》,著名的告白:

“他对你说过什么没有“关于日本?”(玲王奈发问)……

“我只听他说过这一回……那天夜里,一杯酒下肚后我的心情不错,就问了洁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傻得可以,后来我一直为此后悔。我是这么问的:洁,你喜欢人这种生物吗?”

……(御手洗此时的回答很随便,并没有当一回事)

“我对洁说,我想问的不是你回答的;我的意思是想问问你,心里喜欢过谁没有?你是否感觉过与另一个人心灵相通,完全能体察对方的痛苦,并把它当做自己的事,真正在情感上融为一体,共同体会对方的悲哀和痛苦,并以此确定两人的关系,你究竟有过这种经验没有?”

“听了我的话,御手洗考虑了好久,看来这些话多少也触动了他。他一改平日里玩世不恭的口吻,半天才开口。他告诉我,确实有过一次,但那几乎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御手洗刚见到他,就感到十分痛心。……御手洗告诉我,在这个时候,他突然产生了强烈的使命感,似乎领悟到了不可抗拒的天意,御手洗说,他被年轻人那哀怨无助的眼神深深打动了。……御手洗清楚地告诉我,那位年轻人长着白净的脸庞,总是穿着一件白衬衣,单薄的身子在他面前晃动着,无论做什么都要用哀求似的眼神看看他的脸,这种眼神让他无法装作视而不见,就像一记重拳重重地打击在他的胸前,心痛和怜悯难以抑制。这种感觉他以前从未有过,所以他当时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帮助这个人,拼尽全力也要让他渡过难关。那一刻他仿佛感悟到了什么,细细想起来,正是在那时他心里产生了这个念头:人不能光是为自己活着,许多时候必须站出来为别人做点什么,给他们指路,给他们智慧。我生来就担负着这种使命。

……

“海因里希,你嫉妒过一个女人吗?”

突然,玲王奈转脸对我说。

“嗯?”

我听不懂她的意思。

“就是说,有没有哪位女人夺走了你心爱的女人。”

“奥……” 

我总算明白了。

 

厕所君大人在我心里的地位应该是京极堂的中禅寺秋彦排第一,他排第二吧。

讲真,爱上一个虚拟人物对于我这种老阿姨来说还是挺怪的,但是我迷推理的时候也是个中二少年啊!

我也想萌个he的cp啊,但是可能自古以来红颜总薄命,真情难隽永吧。

  6
 
评论
热度(6)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