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nicorn】旧识11 完结

感恩太太完结!祝贺太太完结!
这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故事,它展现了作者对Jewnicorn两个人不光是爱情怎么谈的设想,更是全方位三观的理解,刻画了一对真实立体的Jewnicorn。它让我相信这是两个有优点有缺点,有困境有危机,也有呵护有妥协的人,让我相信虽然这个故事完结了,但故事里的他们,有能力经营好自己的爱情,不管未来还有多少风风雨雨。
它也是让我开始在lof写文的起点。当时我纠结于rps的粮太少,找来找去最喜欢的只有《旧识》(才更了一点点),然后太太当时更得比较慢,我等不及,这才开始自割腿肉。
我的泪点是文里他们看见这些同人文,说为什么要给他们写be,他们过得好着呢!瞬间就崩溃了,我多希望所有的be都属于我,所有的he都属于他们。
我多希望这不是一篇太太的同人文,这就是真实的世界,在某一个我不知道的时空,他们过得真的很好。
感谢太太,我多年守船看过很多故事,但《旧识》对我意味着很多。

无角獬豸:

实在不知道让他们怎么吵架了,感觉该吵的都吵完了,就让他们开开心心地HE吧。


私设飞天,无力控制,我也没控制。文中演员对角色CP的态度,主要是因为我觉得,演员应该知道有这回事儿但是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很多人会选择避开自己角色的CP。至于真人CP,我真觉得一般演员不太可能搜YY自己的文看(腐兰兰不是一般演员,他是外星生物,看自己的小黄文看得津津有味这种事情我真觉得他干得出来但是他是特例!),所以也是处于“知道有但是不清楚”的状态。


以上想说明,我对其他CP没有偏见。


至于为什么把贾老板当催化剂,原因有二:一、他用着顺手;二、当年宣传期“三人同行我是灯泡”的状态,这位有感觉,结合文里两位谈恋爱的状况,旁观者比当事人知道得清楚。


写写写又发现……我对HE、BE也没有偏见,文里一切都是脑补啊,我僭越了我知道,但是不是对别人有意见,我没意见。真没意见。


感谢 @小甜饼好吃 的精彩脑洞及慷慨分享。期待她的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N年以后,Andrew和Jesse结婚了。婚姻登记,联名账户,白金戒指。没有婚礼,没有改名,没有新闻。


两人对此非常满意。两人的经纪人对此不太满意。但是已然这样了,经纪人做了现在用不上但总有一天会用上的应对预案,放在那里。顺便更新了不用想也知道没有用的公共场合禁止令。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事情起源自某个活动。


Jesse Eisenburg的《吃鲷鱼让我打嗝》中文版发售,中国的迷妹欣喜若狂,预售订单数量和微博转发留言量都远远超出了Jesse的想象。尤其是对于当时放出的作为福利的Jesse背包中国游的照片,Jesse放了一张自认为不好看调色也非常惨烈的,但粉丝状若癫狂,全都是正向回应。“我终于意识到14亿人口是什么概念了”,Jesse努力平复呼吸,双手哆嗦托着马克杯对Andrew说:“14亿的意思是,即使你属于小众,喜欢你的人只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一,这百分之一也抵得上美国的大城市人口了。”


Andrew被惊得面色惨白,说不出话。


配合中文版发售的新书活动,宣传申请了邮箱,这个活动是脑洞大开的Jesse想出来的。Jesse拿出了十本签名本,又配合申请这个邮箱,说让大家看书以后写读后感,或者与书里故事相关的故事,或者写书里故事人物的故事,中文即可。翻译的事情,谈好了由中国的出版和宣传承担,总之就像中国迷妹的反应一样,“卷老师空手套同人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收到这种反馈,Jesse天天笑醒。


Jesse和Andrew讲了这个事情。Andrew笑着说他取巧,Jesse得意得不行。两个人都觉得,能有一百篇左右就很不错了,要是能有几百篇就可以开庆祝会了。事实证明两人猜得不错,最终邮箱收到了一百多篇各类文章。对接的工作人员说,剔除与《吃鲷鱼让我打嗝》无关的,最后有效投稿总计89篇。出版社挑了十篇,把七篇翻译文章加三篇英文文章发给Jesse,又把落选但附英文翻译的两篇发了过去。Jesse看得超级兴奋,觉得自己赚翻了。


本来这件事过了也就过去了,但出版社和宣传把邮箱账号和密码给了Jesse,说即使过了截止日期也有不少文章发进来,不乏附英文翻译的,甚至直接用英文写成的。他们说,这是写给你的,你收着吧。Jesse就每个月登陆一次,看看有没有新的故事但并不回复。一年以后,渐渐没有新邮件发过来了,他把这个事情写进了专栏里,总结并再次感谢中国的粉丝。然后,出乎他的意料,他又收到了很多篇文章。这些文章不限于《吃鲷鱼让我打嗝》,很多人发来了Jesse其他作品的读后感,其他作品的衍生作品,Jesse参演电影的影评,Jesse参演电影的衍生作品。五花八门,只有想不到没有写不出来。


Jesse看到一篇写The Social Network里Sean和Mark的文,自带英文翻译。他饶有兴趣地看完了全篇,又拽着Andrew一起欣赏。两人对着文里混合了Justin Timberlake本人和Sean Parker电影角色的Sean Parker笑了半天,Andrew还专门打电话给Justin。Justin被自己儿子缠得不行,直接说你不知道你们俩早就被写成文了吗?没人写我和Jesse,也没人写我和你,就你俩的文,一直没断过。Andrew说也就那几篇而已,写Sean和Mark的才多;Justin疲惫地哄着儿子,让Andrew自己上AO3或者fanfiction或者干脆搜一下ins、twitter或者tumblr的tag,了解一下他俩的文还有他俩角色的文再说多还是少,随即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Andrew和Jesse说了这件事,Jesse第一次以“找文看看”为目的搜索。很快,他们发现了两人的专属tag,又补习了关于AO3和fanfiction的同人文分类,还有留言、评论、点赞体系。习惯“阅读全文”的Jesse点开一个长篇读了简介和警告,感觉自己不认识英文了。他指给Andrew看,又翻了翻另几篇的,先不管着重标出的“暴#¥力”“non-con”“强@#¥奸”,那“ABO”是什么东西?


查完维基百科,又查了几个不用申请账号的论坛还有几个所谓的“科普”贴,Andrew和Jesse盯着电脑屏幕,沉默了。


半晌,Jesse以讨论学术议题的口吻发表评论:“果然,人类的追求永远离不开性和繁衍。这个设定一举两得,还特别省事,不需要努力就能获得。太偷懒了。”


Andrew已经丧失了组织语言的能力。“这是AV。或者GV。或者黄文。带我名字的黄文。这种设定的黄文。”


Jesse拍拍他的背。“看起来有些写得还不错……你看评论。“Jesse滑动鼠标,“‘感情线发展顺畅,肉也很香。谢谢!求继续!’所以,评价标准也和色情文学差不多,感情,还有性描写。”


“你打算看吗?”Andrew斜乜Jesse。


“不。色情文学写得再好也不是实战。”Jesse非常淡定。


Andrew面色铁青,抬手在触屏上戳来滑去。“这不是我。也不是你。不对,这俩怎么可能谈恋爱!?”


Jesse靠过来,读了一下Andrew的这篇文章。“和你的公众形象很符合。”他憋笑评论道。


Andrew怒目而视。“和你的也符合吗?”


Jesse耸肩:“我没有公众形象。”憋不住笑的Jesse滑动鼠标点开另一篇,“这篇分级'Gen’的挺不错的。很短,情感很细腻。”


Andrew看了两眼,然后就看了下去。他承认这篇确实情感细腻,文笔也很不错。但是看到最后,Andrew受不了了:“为什么分手了?好好的为什么分手了!?”


“你哪里看出来好好的了?”Jesse很诧异,“这篇每个自然段都在铺垫这两个人性格不合环境不好,最后肯定分手啊?”


“他们相爱啊?而且这是……你,和我!这是我们!我们两个!”


Jesse笑得特别开心。他从背后抱住Andrew,把下巴卡在Andrew肩上。“这是他们想象中的我们,总是不能在一起。我们过好我们的我们就可以了,我们在一起啊。”


Andrew叹气,点了点头,又把脑袋靠在Jesse脑瓜尖上。Jesse伸手关了网页,又安抚刚刚急得脱力的Andrew午睡去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之后的日子照旧,但是Andrew总觉得愤懑。每次他和Jesse约会的时候,他和Jesse聊天的时候,他和Jesse讨论问题的时候,他和Jesse亲昵的时候,他都会想起那天他和Jesse搜tag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他没法忘记那篇文,没法忘记自己看得正投入却被结尾浇了一盆冷水,那种感觉太难受了。他又看了几篇kudos数很高的文,性描写跟笑话一样(他极度怀疑作者是不是连GV都没看过,不,连AV都没看过),但HE的总是顶着他俩名字的别人,BE的总是他们两个。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他没想着分手,Jesse没想着分手,怎么说着爱他们这对的人那么多都哭着写他们分手?什么逻辑?


噢,悲剧美。悲剧的逻辑。Andrew可以写十篇论文写罗密欧与茱丽叶的悲剧结局的必然性,但是悲剧结局到他头上,他要在悲剧结局里和顶着他现实男朋友名字的人物分手甚至老死不相往来,这绝对不行。


Jesse问他怎么了,他也说不出来。但这也不是“没事”,所以他回答“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等我想清楚了会跟你说”。Jesse点点头,捏了捏Andrew的肩膀,对他说“也不用想太多”。


想着想着,Andrew想清楚了。不就是因为别人对他们的未来不看好,不看好的还是声称爱他们的人,这点让他心里不平嘛。别人怎么想和他俩半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他自己……他突然意识到,他好像还挺想推进两人的关系的。


可Jesse没这想法吧。Andrew敲了敲脑袋,惆怅。没看出来Jesse有这心思,他很享受现在的状态。但是……已经想了好几个月了,Andrew觉得即使这是冲动他也想试一试。至于Jesse,Andrew觉得,他应该不会被吓跑,即使吓跑了他也能追回来。


不过不好说。Andrew依稀记得两人合作话剧重新开始聊天的时候Jesse的样子,还有Jesse纠结了那么长时间还怎么也不说的“你、我、我们”。不能让他难受,Andrew想。旁敲侧击一下吧,看看什么反应。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事实证明,Andrew旁敲侧击Jesse,就是纯粹的灾难。Jesse看得出来Andrew在旁敲侧击,他更关注Andrew怎么就认为他和Jesse说话需要旁敲侧击,到底发生了什么让Andrew不能直接说清楚?具体旁敲侧击的内容,Jesse心一慌就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好在,从几年的相处之中Jesse学到了至关重要的一点:有话就说,不能憋着。他直截了当地打断Andrew的旁敲侧击,告诉Andrew他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如果Andrew想说什么就直接说。


Andrew沉默地看着餐盘和刀叉,心一横牙一咬,掏出了个盒子。


蓝色,天鹅绒,方的,可以打开。


Andrew把盒子打开,对着Jesse。盒子里面有两枚白金戒指,款式不太一样,但摆在一起却意外地和谐。


“我怕吓到你。我也怕你就此躲得远远的。我觉得我还能把你追回来,但是,至少有相当一段时间,你会很难过。我不想让你难过。我知道我也有点急,我承认我是受了刺激,但是我这么想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几周了。你不用想着答应,但是先不要因为我求婚了你觉得害怕就提分手,现在的状态我也很满足,你不要……”


“I do.”Jesse拿起一个他觉得像自己的戒指朝Andrew晃了晃:“这是我的吧?”


“是。”Andrew楞了一下,“你答应了?”


“是啊。”Jesse笑着,笑得像从没笑过一样,“你刚才说你受了什么刺激?”说着,Jesse拿起Andrew那枚戒指,套上Andrew搭在桌上的手指。


Andrew打了个激灵。“我,是我求婚,我应该给你戴上戒指。”


Jesse想了想,把自己的左手伸过去。“你要摘下来再戴一次?还是我摘下来你再套一次?”


Andrew托起Jesse的左手,虔诚地吻在了戒指上。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接下来的几天非常忙碌。两人回到自己的住所整理财产信息拟协议,分别给自己的经纪人打了电话。两位经纪人不约而同挂了电话杀到家里,仔细观察自己艺人的状态,发现两人除了荷尔蒙因素影响外,头脑清楚,逻辑通顺。两位经纪人通话核对信息以后,对Andrew求婚还记得买不一样的戒指以方便戴出去这件事表示钦佩,其他的无话可说。


婚前协议,完毕。婚姻登记,完毕。联名账户,开立。所谓之人脉,就用在了这种地方:靠谱的律师,下班以后的婚姻登记,签了保密协议的银行客户经理。根据婚前协议,两人收入的30%都会存到联名账户,作为二人生活开支,多存不限。


这一切都办完以后的好几天,Jesse才想起来问Andrew他当时受了什么刺激。Andrew瞪着墙上的钉子想了好久,才拍脑袋想起是因为那些文章的结局。平生第一次,Andrew看着Jesse笑瘫在地毯上。笑了一个白天,Jesse终于累得笑都笑不出来了。他躺在床上,打开ipad,开始写他下一部作品。


在这以后,他的作品里,总有人过得很幸福。不过,他再怎么写,都比不上Jesse和Andrew,他们自己的幸福生活。


一一End.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这篇各种OOC失控莫名其妙甜甜虐虐的文就这么写完了。一切都出乎意料,不过除了我写得不怎么样以外都还不错。


那个活动是真的,记得给卷老师喂文章啊。

  57 2
评论(2)
热度(57)

© 杏老师 | Powered by LOFTER